逛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许仙志 > 第三卷 汝今能持否 第三十一章 暴病
    第三十一章暴病

    谎言可以欺骗一时却不能欺骗一世,任何东西若以谎言为根基就注定不能持久。若没有阴曹地府十八地狱的恐怖,又哪有西方极乐世界的安详呢?

    道教的核心若是天庭的话,那么佛教的核心正是地府。

    许仙想不明白,就干脆不想。而是转到另一件事上,道:“娘子,怎么还叫我汉文啊!快来叫声官人听听。”他一声一个娘子的叫着,心中暗爽不已,但白素贞静下心气,却再不肯叫他一声官人。

    白素贞微微脸红,却摇头道:“汉文,你还是叫我姐姐吧!我们……我们还没有成婚,让旁人听了,会误会的。”

    许仙便道:“姐姐。“他这一声“姐姐”叫的缠绵悱恻,比之娘子,怕是更容易让人误会。“那我们快快成婚不救好了,你算出黄道吉日了吗?”

    也让白素贞更是脸红道:“我算过了,十年之后,有一个百年难寻的好日子。”

    许仙如遭雷击,颤颤巍巍的道:“不……不会吧!”小青哈哈大笑,反正对于她们来说,十年八年的,根本不算什么。

    许仙如何肯依,一味撒娇耍赖,小青恼道:“你也不知我们为了救你,吃了多大的苦头,却只会来这里占便宜。”撅着嘴很是不满的样子。

    白素贞伸出一只秀指在他额头轻轻一点道:“那就看你的表现了。”而且瞟了一眼小青,附在许仙耳边轻声说着小青昨日消化内丹时的情景。“还不去谢谢青儿。”

    许仙望向小青,心里不禁有些感动,昨天真是吃了不少的苦。却还不等他说话,小青就道:“谢就免了,本姑娘完全是为了自己。”

    回到苏州,休息了一晚,再临药铺,许仙真觉得前两日像做了一场梦一样,佛道两宗的秘闻听说了不少,那早夭的一代天神东岳大帝,就是自己的前身。但这又怎样呢?那云端飘渺的仙山,在他心里,总归比不上这凡间的烟尘。

    吴玉莲埋怨道:“许大哥,你这两天跑到哪里去了,我给你送粽子也不见人。”依旧是那一身粉色的衣裙,头上还带着许仙送的手帕。脸上不着粉黛,自然白里透红,清新如莲花一般。

    端午那天,她一大早就提着粽子,兴冲冲的来到许仙家里,却被百福告知许仙回家探亲去了。真的乘兴而来,败兴而返。

    许仙道:“回家探亲去了,忘了告诉,让你白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吴玉莲低着头,捏着衣角道:“没关系,我明天再拿来给你吃吧!你回家是看你娘子去了吗?”

    许仙笑着点点头,吴玉莲一阵怅惘,不知道许仙远在杭州的娘子是怎样的模样,能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但她年纪尚轻,性格也是天真烂漫,这思绪只是一闪而过,便笑道:“那位姐姐,能嫁给许大哥真是有福了。”脸上一副羡慕的神情。

    许仙摸摸鼻子不置可否,但被这样的美人称赞,无疑是一件很愉快的事,但当着别人老爹的面,感觉大概就很复杂了。

    旁边吴人杰连连咳嗽,吴玉莲冲他皱皱鼻子道:“爹,你感冒了吗?那可要赶紧吃药才行。”样子极为可爱,使人忍不住想要刮刮她的鼻子。

    吴人杰被她堵的说不出话来,

    药铺的二楼,白素贞同小青正刺这针绣,小青不满道:“姐姐,这许仙还说要娶你,一回来就跟别的大姑娘打情骂俏。”她哪懂什么刺绣,不过是跟着白素贞而已。

    白素贞道:“只是说话而已,哪有像你说的那样。”

    小青把手上刺的乱七八糟的绣帕丢下,道:“我不管,我去教训教训他。”

    白素贞忙拉住小青道:“我若吃醋,酸也酸死了。”见小青满脸气愤的神情,问道:“青儿,你莫不是也……”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小青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姐姐你不要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笨蛋许仙,我……”

    白素贞眨眨眼道:“我没说你喜欢他啊!”

    小青一下子呆住,脸色涨的通红,就要发誓赌咒,被白素贞拉住道:“好了好了,姐姐跟你开玩笑的。”小青伏在白素贞怀里,道:“姐姐,今晚一起睡吧!”

    白素贞推脱道:“还是不要了,会很热的。”虽然知道小青已经释去那奇异的心思,但同她睡在一起,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小青抬起头道:“怎么会,我们都是凉凉的。”蛇类并非是恒温动物,却都喜欢荫凉。小青的修为已经极为高深,已经能够维持住体表的温度,所以皮肤总是凉凉的,特别是到了夜间,更是凉沁心脾。

    白素贞推脱不开,道:“你晚上不见许仙了吗?”小青同许仙在夜间拥吻数次,她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小青道:“姐姐不喜欢的话,我再也不……”

    白素贞忙掩住她的口道:“想一起睡就一起睡好了,你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好了,姐姐不会勉强你的。”小青道:“那我也不勉强你,晚上我还回水里睡好了。”

    白素贞道:“等再过些日子,你掌握了现在的力量,我们就去太湖瞧瞧吧!”

    就在这时,楼下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行人躲避的惊呼声,却并不曾有叫骂声。

    骏马疾驰,行至百草堂门前,马上骑士勒住缰绳,骏马一声嘶鸣,骑士翻身下马,马也不系便赶进堂中急道:“许,许大夫,我家帮主请你快到府上走一趟。”正是漕帮的弟子。

    许仙皱眉道:“怎么了?”心中已经隐隐有了预感。

    那骑士道:“我家少帮主,昨天晚上,病倒了。”

    许仙叹口气道:“你稍等片刻,我去取了药箱。”那小子果然没有听自己的话,真是自做孽。

    跟着这骑士到了漕帮赵帮主的府邸,赵全名正一圈一圈的在门前踱步,胖胖的额头已经满是汗水,不停张望街口。

    待到许仙赶来,他忙迎上去道:“许大夫,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侄儿啊!”

    许仙道:“莫急,莫急,还有的救,快带我去看看。”

    赵全名这才定下心神,同许仙说了昨晚的事儿。那位少帮主这些日子果然没有听从许仙的劝告,吃喝嫖赌无所不为,而赵全名事务繁忙也管不上。心下也觉得这么个精壮的小伙,怎么可能像许仙说的,一夜之间病倒呢!

    但就在昨晚,这位少帮主自醉花荫回来,平日都要在妓馆中过夜,因为喝的烂醉,犯了脾气,才执意要回来。结果一到家中就躺下,第二天却没起来,家人这才着急,忙请了赵全名回来处理。

    刚到房门前,便闻到一股药味,许仙皱眉道:“赵帮主,你已请了别的大夫?”

    赵全名漏说了此节,家人一大早就请了苏州城的名大夫替侄儿医治,诊治无效才着了急请他来处理,他一看侄子的症状立刻想起了许仙前些日子的预言。赵全名也知道医家的忌讳,忙道:“请多多包涵,都是家人不懂事。”

    许仙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病不能乱医,不然怕是有性命之忧。”说着话已推开房门,跨入房中。

    一个声音不悦的道:“什么敢在此信口胡言?”却是现在正在医治的大夫,看见赵全名,声音立刻矮了下来,道:“赵帮主,您回来啦!”

    许仙大眼一扫这人,五短身材,留着八字须,老鼠般的小眼睛,滴溜乱转,使人见之而生厌。许仙无暇理会于他,上前到床边一看,只见这赵公子面黄唇苍,这才多少日子没见,就虚弱成这个样子。

    为他一把脉,脉息似有似无,竟已现出了死兆。

    古时常有所谓“暴病而亡”的例子,这些暴病都是无数时日的积累,一旦发作出来,以古代的医疗水准,就很难遏制,多则三四日,少则一两日,就一命呜呼,命丧黄泉。

    赵全名忙小声问道:“许大夫,怎么样。”

    那五短身材的大夫,凑到赵全名跟前,脸上现出悲戚的神色,道:“赵帮主,我已开了药给公子服了下去,该是能有些效果。但我看他脉象已乱,接下来就看天命如何。”这是典型的医家所言,成则在我,败则在天。

    赵全名回过头来狠狠瞪了他一眼,道:“闭嘴。”眼神狠厉,令那大夫身体一缩,不敢言语下去。

    这时,许仙转头问道:“你给他开了什么药?”

    那大夫露出一个不屑的神色,又被赵全名瞪了一眼,才连忙的念了一遍药方。

    许仙一听,怒道:“这种暴病,你怎么开这种虎狼之药。”却不知这大夫认定这位赵公子必死无疑,才死马当活马医。

    那大夫涨红了脸,辩解道:“黄口小儿,你懂什么医术,赶在赵帮主面前搬弄是非。”

    病患危在旦夕,许仙懒得同他争辩,对赵全名道:“还请赵帮主和这位大夫出去一下,我这就为令公子医治。”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许仙志”查找本书最新更新!本书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地址为。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十一章暴病)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