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枭宠 > 第一卷 92前传2:一生一世
    宽敞明亮的作战会议室内,深蓝军装的飞行员齐刷刷坐了一屋子。苏弥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对身旁人道:“师长抽风了?什么任务要动用全国空军的金牌飞行员?”

    刚踏进门口的师长闻言皱眉:“苏弥闭嘴!”

    幻灯片持续播放,作战参谋解说的声音冰冷无情。画面上是个巨大的银白色圆形物体,悬浮在云层中,庞大而不失精致。最醒目的是散布表面的十几排炮口,显示出精良的作战能力。

    这么个强大而先进的玩意儿,足以引起任何军人的兴趣。

    可如果它是在某一天忽然出现,沉默悬浮在北京上空三万米处;而其他任何国家都否认对它的所有权,且同样因它紧张不安,那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师长,不会是外星人吧?”苏弥歪着头盯着画面。

    这一回,师长竟然没因她的胡言乱语炸毛,只是深深看她一眼,对大家做了总结:“总之,总参要我们做好准备。一旦对方来意不善,空军要立刻出动,保护首都!”

    “是!”飞行员们全部起立敬礼。

    “苏弥过来!”散会后,苏弥刚走出会议室,却被叫住。

    她小跑过去,只见师长大人挥开了警卫,格外严肃的盯着她。

    “师长,是您刚才说自由发言,我看气氛太紧张,才帮您调剂调剂……”

    师长摆了摆手,厉声道:“苏弥!”

    “到!”她收了笑,严肃立正。

    “如果真的开战……”师长一字一句的道,“不管对方是什么,你必须给我打下第一架敌机。”

    “……是!”她重重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苏弥没有食言。

    三天后,她打下了第一架敌机。只是当她拎着头盔,站在残破坠地的敌机前,却再无前几天的轻松。

    她的心情,前所未有的阴霾。

    “好样的!中尉!”工程师们爬上机舱,撬开了舱门。重重烟雾中,他们惊讶的看到,驾驶员位置上,一具银白色全金属机器人,静静躺在那里。

    它的头部被弹片打中,凹了一大块,露出金属外表下,复杂的线路和芯片。而金属躯体看起来轻盈而精致,就像曾经也有过灵魂与生命。

    机器人。

    原来他们的对手,是外星机器人。

    两天前突然空袭了北方军区总部的,是机器人;已经击落了他们超过五十架战机的,是机器人。

    而此刻,正在全面打击各个军事基地,并且即将取得城市统治权的,正是机器人。

    已经持续飞行超过数小时的苏弥,什么也没说,重新戴上头盔,不顾地勤维修人员们的阻挠反对,爬上自己的歼击机。

    却在这时,被师长的警卫叫住。

    “中尉。”年轻的警卫员脸上,是面无表情的沉痛,“师长叫你过去。”

    诺大的指挥室内,空荡荡只有师长一人,沉默站在指挥台前,仿佛一夜苍老。

    苏弥不由得想起,前天这里还聚集了全国最优秀的飞行员,熙熙攘攘、严肃活泼。而现在已折损过半,剩下的还在不眠不休的驾着战机,在阻挡无比强大的机器敌人。

    “小苏,过来。”师长低头看着她,就像看着自己的女儿,“听说你打下了一架敌机?”

    苏弥面容沉静:“报告师长,我还会打下更多敌机。”

    “好,很好。”师长盯着她,“你未婚夫是顶尖黑客?”

    “是,全球第一。”她从未像今天这么肯定过。

    师长双眼异常明亮,有些失态的抓住苏弥的肩膀:“把他找来!快!我们的专家已经没有办法了,我的作战指挥系统已经被敌人入侵。现在你的战友们,全部双眼一抹黑在天上打,快把他找来!我要他帮我打回去!那些机器人!”

    “是!”苏弥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却忽然停住,转头看着师长。

    “师长。”她一字一句的道,“我们会战至最后一人!它们想占领这个城市,除非踏过我们的血肉尸骨! ”

    苏弥是开着战斗机回去的。尽管全国全球都在驰援这个城市,外围却没有一架飞机一辆坦克,成功冲进机器人的包围圈。

    一旦军队溃败,整个城市将落入它们手中。

    强行将飞机垂直停靠在小区正中的广场,苏弥跳下飞机,看到无数人跌跌撞撞往小区外面跑。

    “别怕!我是空军,不会伤害你们!”她朝迎面而来的人群喊道。

    却根本没人理她。

    邻居们仿佛被鬼追着,尖叫着瞬间跑了个精光。

    她逆着人流,大步向单元门跑去。跑了几步,她像被施了定身咒瞬间僵住。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飞机开久了眼花?不然为什么单元门口,空调、冰箱、洗衣机,这些最普通不过的电器,就像有了生命,或是翻动、或是跳动,一步一步,向外移动着?

    她举目四顾,才发现整个小区,不断有电器从高空窗户坠落,摔在地上粉身碎骨;每栋楼门口,各式电器都在自己移动;而有的单元门口,几个人躺在地上,头上身上血流如注,明显受到过袭击。

    谁的袭击?

    机器觉醒。

    这个词语恐怖的冒上她的心头。她只觉得眼前诡异的一幕,绝对与入侵的机器人脱不了干系。然而她没有半点迟疑,拔出配枪,绕向大楼背后的消防通道。

    她的心慌了。

    孟熙琮手机关机,座机打不通。这个时候,他在哪里?

    家门毫无疑问的洞开,她握着枪,紧张的侧身进去,只见一室凌乱,客厅的电视、空调、冰箱统统不见,就像被人打劫过。她深吸一口气,冲进卧室。

    她差点哭出来。

    大床上,孟熙琮眉目安详容颜俊朗的沉睡着。他穿着睡衣,他保持那天她离开的姿势,仿佛从未动过。

    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她踉跄着扑到他床前,颤巍巍伸手探向他的鼻端——

    熟悉而温热的气息,令她喜极而泣。她将他抱在怀中,只觉得多日来从未有过的安心。

    太好了老公!你是受到了机器的袭击,所以才昏迷不醒吗?

    不要紧的。我说过,有我在,如果这个城市沦陷,我会开着我的战斗机,带你逃出生天!

    她拖着孟熙琮,心惊胆战的再次上了看似毫无异样的战斗机。或许是飞机的防御系统存在,并没有如其他机器一样“觉醒”。

    她开着飞机穿过云层越过城市,她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到了基地立刻找军医看孟熙琮,然后以他的天才,一定能侵入机器人飞船的系统,打败他们!

    当她的飞机终于飞到基地上空,她却再也不能完成降落这个最简单最基本的动作。

    她的双手第一次脱离驾驶仪,捂住自己的脸。

    “师长!师长!”她在千米高空,看着基地的滚滚浓烟,几乎泣不成声。

    没了。

    什么都没了。

    指挥部夷为平地,灯塔夭折倒塌,停机坪一片火海。漫天火光浓烟弥漫,仿佛在见证北方军区最后一个空军航空师基地的消亡沦陷。

    她掠过低空飞行,模糊的视线中,许多飞机残骸冒着浓烟;许多人横七竖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老公,基地没了。”她看着前方,头也不回的道。

    “老公,也许我不该去接你。这里比城里危险。可是我答应了师长,会接你回来,打垮机器人。”

    “老公,你知不知道,我对师长说,我们会战斗到最后一人。它们要胜利,除非从我的尸体踏过去。”

    “老公,现在我可能是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架战斗机了……”

    飞机安静的停在昔日师部所在的位置,这里已是一片废墟火海,甚至连一具全尸都没有看到。

    苏弥爬到驾驶座后,将依然昏迷的孟熙琮抱在怀中。她看着漫天的火光,静静道:“师长,我把全球最厉害的黑客带来了。”

    “师长!”

    铁灰色战机,仿佛一只受伤的雄鹰,孤独的栖息在地面。

    孤独的等待着敌人,等待着死亡。

    当雷达上逐渐出现满满一屏的敌机目标时,苏弥抱着孟熙琮的双手,慢慢松开。

    她转过头,肉眼就可以看到,天空中铺天盖地的银白色敌机,转瞬呼啸而来。地面上,一个个足有二十层楼高的机器巨人,正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她走近。

    这就是它们的真面目?

    苏弥毅然跳回驾驶座。

    三小时后。

    它们想要生擒她。

    或许因为她是最后一个活口,或许是她又打下了三架敌机惹恼了它们。它们将她围困在基地旁的山谷中,弹尽粮绝,进退不能,她走到了绝路。

    可她不会投降。

    她脚踩推进器,闭了闭眼又睁开。

    她发起了自杀式撞击。

    在足以令她灰飞烟灭的火光热浪中,苏弥突然想起了很多。

    她想起自己当年填报军校时,父亲一脸欣慰,母亲哭着不赞同;

    她想起第一天入伍时,因为态度嚣张被连长罚跑十个圈,丢光了脸面;

    她想起第一次单独驾驶歼击机,成功于蓝天翱翔时的意气风发;也想起了这几天,战友的飞机们,一架架在自己面前无情坠毁。

    她还想起了师长、参谋长,想起他们对自己的骄纵和疼爱,想起师长对其他首长说:“这个丫头天生就是飞行员,给我金山银山都不换”……

    最后,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天。她和一帮兄弟,蹲在军校外的绿荫下,看着穿着白衬衣高大清俊的孟熙琮,表情冷漠目不斜视的经过。她把可乐瓶往地上一放,堵了上去。

    她对他说:“你就是孟熙琮?哎哎哎别走嘛,交个朋友……”

    她想那时自己的笑容一定很流氓很欠扁,所以从来目中无人的孟熙琮,才会停下脚步,不发一言看着她。

    从此,被她拽进自己的生活,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前世的苏弥,很潇洒彪悍的。来到希望星球后,是因为环境太落魄,所以才更加谨慎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