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威武不能娶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八厉章 厉害
    随着一场秋雨,最后那点儿暑气也散干净了,白日里爽快,等到了晚上,略有些凉。

    较之前一阵的“热闹”,京城一下子安稳下来。

    朝堂之上,许是三公摸透了圣上暂无立储之心,他们不开口,底下也没有愣头青出来推动此事,一时间搁置下了。

    也就是在这样的安稳之中,到了给孙栩补抓周的日子。

    抓周礼摆在了慈心宫,依着宫中规制,几张八仙桌拼在一块,铺了顺滑的绸子,上头摆着的各式物件都很精致。

    孙栩一岁多了,自然比刚足岁的孩子活动顺畅,他胆子也大,站在大案中间左转右转的。

    顾云锦听蒋慕渊说了不少孙栩的故事,对这个在将来斩赫赫战功的孩子很是喜欢,自是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同样,她心里亦有些许担忧。

    前回皇太后提醒过蒋慕渊,叫他莫要“打搅”孙栩抓周,孙栩抓得越普通,对不愿参与皇位之争的孙淼越有意。

    可谁也不知道孙栩会抓什么。

    前世,刚满周岁的孙栩抓了把剑,今生,快一岁半的孙栩若抓向了不合适的东西,该打搅还是不打搅呢……

    正思量着,只见小小的人儿往前一扑,下巴磕在案上,双手压在了剑上。

    他也不哭,滋溜儿爬起来,抱着剑一个劲儿乐呵。

    边上伺候的奶娘、宫女全叫他唬了一跳,这会儿松了一口气,也笑了。

    顾云锦亦是松了一口气,大抵就是命中注定,孙栩的心在军营里,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就相中了这柄剑。

    圣上也来观礼了,见状,让韩公公把孙栩抱给他,道:“我们栩儿肉胳膊肉腿,看不出还挺有志向的。”

    “仕儿当时抓了一支笔,”刘婕妤接了话去,“这两孩子长大了,一文一武,守朝堂、拓疆土,为我朝千秋之业添砖加瓦。”

    圣上似是极高兴,把孙仕也叫到跟前,问了几句话。

    孙仕口齿清楚,童言童语,把圣上逗笑了。

    圣上摸了摸孙仕的头,与孙祈道:“仕儿聪慧,提早开蒙也挺好,你自个儿挑几个能教幼童的先生,朕定下来。”

    孙祈一时不知是喜还是忧。

    这是圣上兑现给他的好处,与孙祈想要的不太一样,可孙仕若在开蒙时就表现出天资,不失为一条捷径。

    他自个儿占了“长”,他的嫡长子占了“贤”,在未来前路一片光明。

    他要选好先生,对方要懂朝政、有影响,一日为师,终生都在一条船上,这是孙仕一辈子的事儿。

    孙栩的风头被孙仕抢走了,二皇子妃余氏却如释重负,孙淼紧绷着的背也放松许多。

    中规中矩,已然足够。

    八月渐渐走到了尾巴,南下催漕的金珉等人陆续送了不少折子进京,讲述这一路上的状况。

    鲁敬在漕运总督的位子上坐了很多年,岁数也不小了,自不会在这个时候与朝廷对着干,真落在黄印手里被参倒了,他这一辈子的辛苦全毁了。

    鲁敬配合,底下州府就算不老实,也会掂量掂量——胆大妄为的三教九流在这一行人跟前没讨到半点好处,他们白道上的,难道不要官帽了吗?

    当然,收成的困难也是真的,最多先前虚报夸大些,与催漕的官员拉拉扯扯,各让几步。

    徐砚一心要催出成果,黄印唱足了黑脸,李丰嘴巴灵光,左右调和,总体效果,彼此有交代。

    因而,送进文英殿的折子上,成果算得上喜人,圣上脸上亦笑容满满。

    待第一批粮船抵达京畿渡口,装车运到京郊粮仓,不少人甚至兴致勃勃地特特出城去官道上看两眼。

    “今年可真早,头一批比往年早了差不多快一个月吧?”

    “催漕的人都下去了,不提早说不过去。”

    “早一个月、晚一个月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多!能把海运仓、南新仓都装得满满当当溢出来,才是好事儿呢!”

    “听说此番催漕有些效果,且看看,咱们前头打仗的兵,可不能缺了口粮。”

    顾云锦着了身轻便衣裳,策马到渡口附近,也去凑了回“热闹”。

    皇太后颇为关心此事,顾云锦便来亲自看看,进宫时好仔细说与她老人家听。

    不过,她的头一批听客是长公主和寿安,听她描述漕船列在江面上的景象。

    蒋慕渊回府时,她们还说得起劲儿。

    “前头去催漕的大人们厉害,主张催漕的哥哥也厉害,”寿安夸了声,就这么转过来头,晶亮着眼睛问顾云锦道,“嫂嫂你说呢?”

    顾云锦才不怕她打趣,哪怕是在长公主跟前,她自若又笃定地点了点头:“当然厉害了。”

    长公主笑弯了眼睛。

    蒋慕渊轻咳了声,亦笑了。

    待回了两人院子,顾云锦才问蒋慕渊道:“没想到,袁二他们真的能雷霆手段,制住不听话的各路人马,让催漕顺利起来。”

    蒋慕渊道:“先前五爷下江南时好生摸过漕运口子上的底细,袁二传消息时也往来了几趟,识得不少人脉,这次由他出面应对野路子,最是恰当。”

    彼时周五爷去江南,主要是查访赵同知,蒋慕渊知道以国库状况,催漕是迟早的事儿,便请五爷顺带着理一理。

    五爷毕竟是叶城周家人,他能在南陵扮商人,却不方便在催漕时顺江而下,袁二是他在人前最好的尖刀。

    夫妻二人说江南、说漕运,不知不觉间,已到了歇息时。

    念夏伺候了顾云锦梳洗,端着水盆子要往院子里去倒掉。

    抚冬值夜,正在外间整理榻子,见念夏回来,小声问道:“你见过那袁二吧?真那么厉害,三头六臂,能把水路上那些牛鬼神蛇都摆平了?”

    催漕上的难事,蒋慕渊与顾云锦说了些,话本子里也有写到过催漕官员的,抚冬东听一些、西看一些,对困难有了想象上的认知。

    念夏闻言一怔,道:“我们小公爷也就一个脑袋两只胳膊,旁人哪里来的三头六臂?”

    抚冬忍俊不禁。

    念夏也跟着笑了,想了想,又道:“他个儿挺高,看身形就知道功夫不错,饭量大,天南地北各处跑,我看他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能者多劳嘛!”抚冬道,“我也要再添些能耐,给夫人与小公爷出力。”

    里间吹了灯,两人也不再闲聊,念夏轻手轻脚退出正屋,正要回去歇息,就见钟嬷嬷朝她招手,轻声问她要不要来口热酒暖暖身子。

    念夏不喝,却想起了当时明县小院里,袁二分了她一碗酒。

    她想,抚冬说得对极了,她们两人也要更出息,袁二确实厉害,可厉害的人要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