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混迹江湖开客栈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九章 成也
    不得不说从刘元嘴里得知的消息,让秦可依十分惊讶,但最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后道:“我明白了。”

    但其中还是有不少的疑惑,例如裴蛟开口问道:“你就一定能保证事情是真的?”问询的目光落在刘元脸上。

    “一不一定的,试试就知道了,总之是约定好了再见面的事情。”刘元笑了笑。

    其实他还有句话没说,那便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既然决定了将秦可依送回,那便送佛送到西,若是半途而废,也不大可能从蛮主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了。

    三人又就一些细节商量了一番,不再发现什么问题,有问题或者是意外也等遇到了再说。

    翌日清晨,刘元起了一个大早,直接奔去了西晴坡的方向,裴蛟说了很多疑惑和担心,乃是因为她不是当事人。

    就昨晚发生的那些事情,还有结合他自己的判断,刘元已经有了九成九的把握。

    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刘元顺利在西晴坡的山下见到了王俊雅本人。

    后者满脸堆笑的走上前来,朝刘元行了一礼后才道:“和您还真是有缘呐。”

    没有什么是比先后两家主子,渊源如此之深的情况下,还是朋友要来得让他高兴了,所以此时此刻的王俊雅脸上的笑容,也是发自内心的。

    笑的十分开心,略瘦的脸庞都硬是笑出了几条褶子。

    “挺好。”刘元随口应道,说的玄乎的,也不知是指啥挺好。

    “大人已经在等您了。”王俊雅在前半步,领着刘元往前走去。

    一边跟在王俊雅背后,一边往前走着,刘元没放弃打量周围的环境,未免功亏一篑,即使到现在也还警惕着。

    并且手放在二级内力丹的位置,保证遇到危险的第一时间就能吞下。

    没有走的太久,王俊雅便停下脚步,扭头朝着刘元说道:“就在前面几步远的地方了。”说着还伸手往那处一指,之后便默默朝后退下。

    留下刘元独自一人,又往前走了几步。

    前方空空如也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以刘元的眼力,没有任何察觉,甚至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清。

    不是一个级数的存在啊,刘元心里感慨一句,反而再不担心什么。

    诚如对方这样的实力,要动手早就动手了,没必要弄这么多弯弯绕绕的,还等到现在。

    “见过前辈。”刘元朝着对方的背影,执晚辈礼。

    就背影来看,这位前辈身形壮实,却也没有过于夸张,一声黑衣带袍,将自己的身体完全隐藏在了里面,让刘元看不见丝毫纹身。

    一语说罢,那前辈慢慢转过身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如此,刘元心里暗自腹诽着。

    待看清男子面容的那一刻,刘元心里再次一叹。

    像,简直太像了,即使什么也不知道,刘元在看见前辈面貌的那一刻,也会觉得其人就是秦可依的父亲。

    也就是当今菩萨蛮蛮主——秦兆旭,一个忽略威严和气势,会发现其人十分俊美的男子。

    看来秦可依是完美的继承了乃父的优点,不过,要是加上其人身份带来的压力和气势等等,便只剩下了霸气。

    只是简单的站在那儿,就好似山岳一般深厚,一双眼炯炯如炬,亮的好似眼眸里燃着两团火焰。

    那些还在四处搜寻秦可依踪迹的菩萨蛮叛徒们,又哪能想得到,蛮主其实早就出关了呢?

    亦或者,蛮主从头到尾都没有闭关?只不过是为了看清那些人是叛徒,等他们自己跳出来,然后来个一网打尽?

    只是如此一来,让自己女儿暴露在外,会否显得太残忍了一些?

    虽然蛮主可能留下了一批足够忠心的弟子,不然秦可依也活不到刘元的到来。

    但刘元的到来也只能说是一个巧合罢了,假如没有这个巧合,难以想象秦可依的后果是什么。

    当然,也保不齐蛮主这样的大人物,还留有什么后手,心里存着这些疑惑,就在这僻静的西晴坡,刘元与蛮主开始了接下来的谈话。

    能顺利的见到蛮主本人,看来是昨夜,让那两位菩萨蛮弟子带回去的话语,起到作用了。

    既然如此,接下来的计划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一切顺利的话,事后刘元问起父亲的事情,对方也必不会拒绝。

    开口就是一个略显沙哑与沉稳的声音,符合刘元的心里预设。

    虽然气势雄浑,但蛮主嘴上所说的话,却是十分平和,甚至是彬彬有礼的,这四个字放在蛮主这样的人身上,一时间有些诡异的维和。

    好在三言两语之后刘元也就习惯了,不卑不亢的与蛮主聊了起来。

    与聪明人说话,尤其还是事先都通过别人的嘴,相互沟通过了,所以谈话进行的很快。

    等到刘元从山坡上往下走时,王俊雅刚撒了一泡尿回来,似是也有些诧异刘元迅速,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他在这其中也只是起到一个传话人的作用罢了,人重在摆正自己的位置,既然是传话的就做好传话该干的,不该好奇的不应该他多问。

    这一点,王俊雅心里很是清楚,只要事情能够成功,之后他便可以更近一步,银子自然是少不了他的。

    在那些武痴的眼里,吃喝不愁也就行了,尤其是菩萨蛮弟子,对金钱近乎是到了无欲无求的地步。

    但他王俊雅嗜赌如命之人,自然看重金钱,有钱他又可以在各大赌坊厮混。

    “好了,咱们就此别过吧,你也不用在送了。”到得山下,刘元朝王俊雅挥手作别道。

    “诶。”王俊雅点点头,挥手看着刘元远去。

    跟着又回了山中,站在距离蛮主五步之远的位置,和蛮主对话几句之后,王俊雅也下山而去。

    外门弟子众多,当中又能有几人得见蛮主,且被其重用的?我王俊雅就算一个,王俊雅心里不无自豪的想着。

    不过他的事情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在这个计划中他依旧担当着相当重要的一环。

    ......

    菩萨蛮蛮主闭关,还是闭死关,那就相当于群龙无首。

    而且是为了突破蛮神诀最高层,若成,便能成就蛮神之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若不成,估摸着这辈子都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古往今来,菩萨蛮传承了数百年,若是追溯到最早的大西北蛮族部落时期,那就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自诞生蛮神诀以来,即使算上当初的雏形,能修至最高层的也不过三四人罢了。

    时间太过久远,具体人数已不可考,但总的来说,不可能多。

    即使很多隐秘存在都加起来,再如何也不会超过两手之数。

    同为主攻炼体的武功,什么铁山派的金精功,与蛮神诀搁一块,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毕竟蛮神诀乃顶级武功,放在江湖最是鼎盛时期,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所以如果说是一般的闭关,蛮主虎威雄风犹在,手下弟子们不敢有任何异动,可这闭死关,手下弟子自然就起了异心。

    将来万一,是万一的情况下,蛮主一闭到死不出,下一任蛮主的继承人是谁?总不能是蛮主那唯一的,且不会武功的女儿吧。

    这些菩萨蛮的苦修之人,不是真的无欲无求,只是其所求与寻常人不同罢了。

    像蛮神诀这样的武功,就是他们的终极需求,而且一旦固执起来,大有疯魔的架势,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既然蛮主选择了死关,所以他们便将主意打到了秦可依的身上。

    其身为蛮主的女儿,很有可能会在蛮主入关之前,接受了蛮神诀的传承,即使她不会武功,但这才是重中之重。

    一般来说蛮神诀的传承分为两种,一则存在于几大蛮老共同监管看守的崖洞中,历代皆是菩萨蛮的禁地,非寻常弟子能够进入。

    而几大蛮老首先忠心于菩萨蛮,次忠心于蛮主,且实力非凡,不是合众弟子之力就能突破的。

    况且一旦新的蛮主诞生,这些蛮老便会忠心新的蛮主,为首反叛之人,没必要将他与几大蛮老之间的关系弄僵。

    那么二来,蛮神诀还会被前任蛮主在弥留之际,传承给新的继承人。

    一般武功练至蛮主这样的程度,自己的大限还是能预感的到,只要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传承不会断代。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一些弟子反叛,将目标盯上了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身上,几位蛮老是不会插手的。

    就历史上来看,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时刻,这样发展下去,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几位蛮老也就理所当然的选择了顺其自然。

    这也是他们的行事准则,先忠于菩萨蛮,后忠于蛮主。保持中立,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赤蛮明机,乃蛮主二弟子,也是蛮主所有弟子中,天赋最好的那一个,此次便是他带头闹出了这些乱子。

    能当上赤蛮的明机,乃五蛮之首,赤黑白青黄中高了白蛮提珠两个层次,其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在其言明了利弊,讲出为何要这样做以后,大部分脑袋里都是肌肉的苦修之士,便头脑发热的站到了他这一方。

    实力加言语,便是造就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再加上明机之下,自然也有众多的弟子。

    一言以蔽之,所从者甚众!

    其中也还有几个得力的助手,例如先前的提珠就是之一,毕竟能让其直接追出去,追踪秦可依的踪迹,可见对其之信任。

    只可惜总有意外发生,提珠死了,秦可依至今没有踪影,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明机自然是暴怒。

    “有消息了吗?”一间宽敞的古色古香的屋子里,赤裸着上半身的男子,双手抱拳放在桌上,看着眼前人问道。

    立在桌前的男子,粗着嗓子,就像一个闷头鹅一般直言道:“没有。”极其简单的两个字。

    “好一个没有。”

    明机看着眼前这个呆头鹅,一肚子火,偏生又不知该如何发作,整个菩萨蛮苦修之士中就没几个脑袋灵光的。

    看着这些人有事没事就在眼前晃悠,明机就一阵疲倦和心累,挥了挥手不想再多说什么,让其退了出去。

    结果刚把此人挥走,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敲完门之后,也不等门内应答,那人直接推门就走了进来。

    怒火彻底的压不住了,明机豁然从座位上站起,一双眼瞪着来人。

    刚要说话,就看见对方一张脸上满是喜色,开口就道:“有秦可依的消息了。”

    硬生生的将怒火又憋了回去,明机张开嘴说的话也变成了:“快说,再来呢,走,出去边走边说。”

    接连失败,让秦可依逃脱的打击之下,明机已打算亲自前去。

    外加上先前出现的意外情况,虽然护送秦可依的那人,实力不过是比白蛮稍高一点,他出马有些杀鸡牛刀的感觉,但明机不想再出任何的幺蛾子了。

    先将秦可依捉住,把此事定调了之后再说,到时候有几位蛮老撑腰,即使蛮主出关了又如何?

    当今乱世,还不是要继续依仗他。

    而且他心里有七八分的把握,蛮主可能一辈子都出不来了,要知道蛮神诀岂能是那么好练的。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习练蛮神诀走火入魔的例子,菩萨蛮的记载中可多了去了。

    “就在西晴坡的位置,曾看见了秦可依的踪影。”来人说着又怕明机不清楚地理位置,又开口详细说了一番:“距离上砀郡郡城不远......”

    “好,我知道了,消息可靠吗,是从哪儿得来的?”明机边走,边披上自己的袍子。走的速度很快,语速也很快。

    “可靠的,乃是从咱们菩萨蛮外事弟子嘴里得知,那人一直就是咱们的人,调查这个也已经很久了,之前还提供了不少的线索。”

    来人再次说道,脑海里下意识的便浮现出,那个面庞消瘦,嘴角还有颗黑痣的男子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