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混迹江湖开客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走火入魔(4000)
    咚咚,随着说话,那男子还十分有礼貌的敲了两下门框,待堂内所有人都看向他时,又说了一遍:“呵呵,来投宿几晚,可还有空房?”

    视线中的男子,站在门槛前,一袭干干净净的长衫,面容平凡笑容谦逊和煦,像是个彬彬有礼的读书人。

    “有的,有的。”郑东西率先站了起来,那空房还不是多的是,满面笑容的便迎了上去,拱手说着就要将来人往楼上领。

    最近的事儿比较多,林捕头显得格外敏感了些,握着刀柄转过身来道:“等会儿。”

    “捕头大人。”来人瞧这身官服,便知林捕头身份,恭敬行礼后笑看着对面。

    “恩。”林捕头微微颔首又道:“我来问你,打哪儿来?为何留宿此地?”

    来人不做他想,直接说道:“小生杨审之,汝阳郡人氏,来晴川县等候朋友,同去大德郡参加花灯会。”

    君临道三郡之地,分大德、汝阳与壬平。

    之后林捕头又问了几个问题,这叫杨审之的年轻人,都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对答清晰且没有任何迟疑。

    而这花灯会也是确有其事,再加上来者一身干净不像是逃亡之人,白日天下第一客栈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总不能又来一个吧,想想林捕头也就挥挥手放他两上去了。

    站在桌前,目送着郑东西领着那人上楼,待身影消失之后,林捕头又开始手舞足蹈的说了起来。

    直说的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茶碗饮下一口。刘元此时才开口问道:“那元御阁的大人呢?”

    林捕头摇了摇头:“不好说啊,好像是受伤颇重的样子,直到那林顶阳离城而去,都没有再出现过。”

    “而且......”说到这儿,林捕头刻意压低了声音:“听说林顶阳那厮还有帮手,不出意外的话,之后元御阁还会来人。”

    当时刘元他们几人也在场,几人都是听见的,闻言同时点了点头,就林捕头这两句话,听的刘元暗自在心中计较着什么。

    “好了,总之非常时期,你们各自小心。”说着林捕头起身便要离开,刘元相送到门口,林捕头又回过头来,手指敲击着额头道:“对了,小刘啊,你三叔出了趟远门,临行前让我告诉你来着,忙完了都,说是快则两三月就会回来,慢就不知道要多久了,之前两三年也是有的。”

    “你也知道,你三叔那个不着调的性子,想起一出是一出逍遥着嘞,让你勿念。”

    “啊......”刘元从喉头发出一声,望着林捕头离开的背影,眼眶已然红了。

    刚才这番话定然是三叔去往太清山之前,说与林捕头的,无论快慢,都见不到三叔了,刘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情绪尽数藏进心底。

    心里默默念着楚牧二字,想到他那江湖十大高手第三的威名,脚步稍显沉重了几分。

    回了屋内之后,发现郑东西正好从楼上下来,刘元收拾心情开口问道:“怎样,那人要留宿几日?”

    “他也不知,要等到他要等的人来了之后才走,先付了一两银子,说是后面不够再补。”说着郑东西从手中银子抛了过去。

    按照之前的来算,一两银子够住十天了,当然是不算吃饭的。

    坐进椅子里,将手里的银子抛上抛下,与林捕头一样的,刘元也没有发现新来的客人有什么怪异之处。

    但他这会儿是颇有些惊弓之鸟的意味,保不齐自己这客栈会招来什么牛鬼蛇神,罢了,再看看吧,想着刘元便将银子揣进了怀里。

    此时天色也不早了,商量着让众人都回屋睡觉吧,郑东西去将门板关上。

    回到屋里之后,刘元从枕头下面摸出了那本鲜香卤煮,一直忙着别的,差点忘了枕头下还有这玩意儿。

    也不点灯,此时坐在窗台下就着月光翻看起来。

    依旧是那般精致的封面以及图画,一想到今后能够尝试新菜刘元心里还是十分高兴,尤其是经丹橘的手做出来,看着图画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将小册上的内容全部记在脑子里后,像往常一样将其烧成灰烬。

    闭目躺在床上,没过去半柱香的时间,刘元又睁开眼来,他失眠了。

    先前刚从太清山回来,是太累了,大概是从前几天开始,他才发现自己的睡眠时间日渐减少,仔细想想恐是修炼这纯阳霸体的缘故,精力旺盛。

    既然睡不着觉也不浪费时间,刘元索性穿衣下床出门而去,摸黑下了楼梯之后,直接去了后院。

    想到白天心里冒出的那个想法,想起先前林捕头的那两句话,刘元迫切的想要练刀。

    从厨房里找到新买的杀猪刀刚要出去,眼角余光看到一物,正是当初随手插在木鞘里的那把陨星厨刀,刘元心思一动:“要不,今晚试试这个?就这个了!”

    想罢便将杀猪刀重新放了回去,顺手抽出了木鞘里的陨星厨刀,细细看了一眼,恩,还是那般普通,胜在结实啊!

    听听这刀的名字,就不能是一般材料做成的,总不会像先前那把杀猪刀一样,被他一手捏碎了刀柄吧。

    轻轻掩上后厨的木门,刘元抬臂提刀,灰蒙蒙的刀身在星光之下,竟然有些别样的美感,当然除此之后也再没什么特异的了。

    从那日讨教的最基础的刀法练起,足足练了小半个时辰,感觉浑身发热。

    这刀果然要好使的多,但总有些怪异,他感觉自己只是在用刀,而不是在用属于他的刀。

    前后者的差别在于有一种拘束感,或许便是那日说的他与这刀无缘,无法体会到它的妙处吧。

    都活动开了后,刘元闭目坐在石磨旁,将刀横于膝盖上。

    厨刀向上的那一面,在星光下竟然微微亮了起来,但这光芒一闪即逝,闭上眼的刘元是看不见了。

    此刻他的脑海里竟是浮现出了,那日在太清山时,看了一炷香才记下的三千道藏上的内容。

    仅仅只是这一炷香时间记下的东西,都玄奥异常,此时一字一句的出现,让刘元的眉头越皱越深。

    一个个的字他倒都认识,但连成句之后,他是十之八九的理解不了。

    嘴唇不自禁的抖动起来,默默念叨着什么,下一刻脑子里的画面一转,‘山荒’刀法的口诀跳了出来。

    紧接着金色小人又在脑子里跳起舞来,从山刀第一式开门见山,变成荒刀第一式穷荒绝迹。之后是第二式巫山云雨......

    金色小人越跳越快,汗水从刘元脑门上不断淌下,好似兜头给他浇了一瓢水般,整件上衣都湿透了,满面通红,丝丝缕缕的白烟从头皮上升起。

    马厩里睡着了的刘窜风,突然睁开眼来剧烈的嘶鸣着,驴蹄子在地上不断刨动,跟着就像发了疯似的撞的木栏嚯嚯作响。

    本来在屋里躺的好好的,耳朵突然听到院中动静越来越大,这警惕心太高了也不好啊,郑东西有些烦躁的起身,就想去后院瞅瞅,顺便找点水喝。

    起身后,发现声音好像是马厩里的刘窜风传出来的,嘴里嘟嘟囔囔的:“窜风大晚上的不睡觉,闹着什么玩意儿呢。”推门就走了出去。

    “掌柜的?!”一眼便看到了正对着自己的刘元,再一看,嚯,这状态不对啊,惊呼一声便赶紧跑了过去。

    看郑东西出来之后,刘窜风也老实不闹腾了,只把他二人盯着。

    走到刘元身前,蹲下身子看着后者此刻的情形,郑东西一张脸显得格外凝重,走火入魔,这是走火入魔了啊。

    郑东西如今的实力还算不得厉害,但他身为神偷门弟子,见识可高。当下不敢耽搁,伸手先是摸到了刘元的手腕上,小心翼翼的度了一丝内力过去。

    他们神偷门的功法中正平和,内力也是如此。

    丝丝内力在刘元体内游走,还好,不是最差的那种情况,以他的能力还有的救,跟着郑东西悚然一惊,眉头一挑,心头暗呼一声:天生绝脉。

    来不及思考天生绝脉的人,是怎么把自己弄成现在这副模样的,挪到刘元背后盘膝坐了下来,双掌贴在刘元后背,内力由此而去,细细梳理起来,让其血液心绪平缓下来。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郑东西收回双手,吐出一口长气,整个身子累的软了下来,他能做的都做了,最后到底能不能度过难关,还得靠掌柜的自己。

    身子往后动了一点,郑东西静静的把掌柜的守着,心里默默祈祷。

    月色下,整个后院都安静下来,幸好郑东西反应迅速,没有惊动楼上的人,若是再晚上一点,刘元结局如何就不好说了。

    又是一刻钟的时间过去,刘元徐徐掀开眼帘,视线里郑东西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四目相对,他刹那间便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看着郑东西,张了张嘴,刘元整个人便像是虚脱一般,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细细调理起身子来。

    按照纯阳霸体的口诀,调动起体内唯一的一缕阳火精气,直到身子舒服了些后,才开口悄声说道:“麻烦你了。”刘窜风也乐呵起来,闭上眼睛再次睡去。

    “掌柜的说这就见外了不是。”郑东西笑嘻嘻的说着,刘元闻言一怔哑然失笑道:“是,是我见外了。”

    沉默了几个眨眼的时间,郑东西开口又道:“掌柜的,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神色间有些迟疑。

    郑东西想问什么刘元心中已然有了预料,闻言看着他说道:“你我之间,当问则问,不当问的,问了又有何妨?这话可是换你见外了。”话到最后刘元语气里带了些调侃。

    既然如此,郑东西不再多想,开口道:“你是天生绝脉?”刘元点了点头。

    “你还修炼有旁的武功或者说内功?”说到后面郑东西语气已然十分郑重认真。

    一来按照掌柜的这样天生绝脉的人,修炼内功是不可能的,二来,也是因为现下这种内功心法严禁的时期,有些事情是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的。

    当初鸡鸣山贼寇来袭时,郑东西悍然出手,不止是将生死置之度外,还担下了事后一旦被揭穿的所有风险。

    那日郑东西挡在刘元身前时说过的,偷了你的银子,就当是还你好了,话语说的轻松,但这话语的分量可不小。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好的,他刘元可做不出恩将仇报,背后捅刀子的事儿。

    这些刘元全都记在心上,才有了先前那句‘你我之间’。

    此番生死之交与信任岂是易与,两人之间早该更加了解才是,所以刘元微微一笑:“啊,算是武功吧。”

    什么叫算是?郑东西心里刚这样想着,就见掌柜的脸上表情一变,开口说道:“不过现在嘛,是不是该伙计给我这个当掌柜的做些交代了。”

    “呃......”郑东西愣住了,总感觉自己是掉坑里了,垂头苦笑一下道:“好吧。”

    之后,郑东西道出了自己是神偷门弟子的事实,这窗户纸一旦捅破了,话也就多了起来,两人闲聊着竟然就过去了小半个时辰。

    先前一直对自己手底下的伙计缺乏了解,对将来可不是件好事,现在好了。

    身子也舒服多了,刘元挥了挥手让郑东西去睡觉吧,待其走了之后,他才开始仔细回忆刚才的事情。

    他得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走火入魔的,花了一炷香的时间,刘元最后将问题锁定在了这段时间以来,脑子里装的东西太多了点上。

    不仅有自己的功法还有别人的,再比如那道宗的三千道藏实在是深奥了点,看来得丢在记忆的深处,不能轻易触碰了。

    撑着地板站起身来,刘元朝自己屋子走去。

    想想刚才那一遭倒也不全是坏处,现在他便感觉自己整个身子轻松了不少,感觉实力沉淀下来,又有了些微的提升,外带上还把郑东西的问题给解决了。

    回到屋子里之后,依旧睡不着的刘元将吊坠点了开来。

    今儿林捕头的话给他提了个醒,元御阁很有可能会再派人来,如今那位玄级御使身受重伤,且独自一人,正是下手的好时候。

    再等这样的机会便不知要等到何年月了,既然要报仇就拖不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刘元报仇有机会要上,没有机会制造机会也要上。恩,实力相差太悬殊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