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永不下车 > 章节目录 第五一九章 四战
    亲手策划一场战争,事到临头,却踌躇不前,对管理员而言似乎就是笑谈。

    这,并非忐忑,担心麾下的机器大军,集结起来的几百万武装机器人,无法解决海峡另一侧的对手。

    PSK大区的实力,无法与NEP抗衡,这是一条置信度极高的断言,若非如此,方然也不会周密策划这样一场战略进攻,贸然挑起战端、又无法解决掉对手,风险极高,险中求存并非自己一贯的风格。

    但是在下达命令,让人工智能指挥的机器大军越过海峡,为自己的利益而吞噬一切抵抗力量之前,他还是会不禁想起那些似曾相识的一幕。

    历史上,曾有很多次,看上去更先进、更文明的一方,被更落后、更野蛮的一方消灭。

    为什么会想起这些,是自认为更先进,更文明,进而为即将发动的进攻寻找一些“天选之任”的精神凭借吗,用不着,麾下的机器大军并无自我意识,更不会思考为何而战,而自己,精神意志的支柱,更无比坚定,根本无须任何莫须有的精神依靠。

    此时此刻,身为战争的策动者,方然仍会心生一种模糊的猜测,他觉得,

    对面的PSK大区,那实力分明略逊三分的存在,某种程度上,却反而会比自己的NEP大区更“先进”,更“发达”,更有资格代表人类文明。

    荒唐可笑的念头,确乎如此,方然很清楚这只是一种幻觉。

    不论任何时期,任何年代,判断一个群体,一个文明先进与否的最终依据,不是悠久灿烂的文化,不是美轮美奂的楼宇,而是暴力,是摧毁其他文明,而不被其他文明所摧毁的力量,这种标准是很无奈,但却也是铁一般的现实。

    倘若一个文明,无法赢得残酷的竞争,再有怎样灿烂辉煌的文明成就,也只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匆匆过客。

    生与死面前,谈论其他任何事由,都无意义。

    但为何还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暴力机器中混有人类的PSK,其社会架构,乃至于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想必也会有人类的存在。

    这种状态,相比于民众蜗居于定居点,科学家软禁于研究机构的NEP,乃至北大陆上的任何一个大区,都更接近于旧时代的社会、文明之状态,某种程度上,也更接近于人类想象中的,技术高度发达、运作一如往昔的“那种文明”。

    人类的畅想中,不论细节如何,人,总归还应该是文明的主体。

    倘若没有这一点为基础,再发达的科技,也只能是一片笼罩在文明头顶的阴云,更残酷的是,这设想在今天已成现实。

    站在管理员的立场上,NEP与其他大区的现状,是一种最优解。

    站在人类的立场,却又如何。

    生存还是毁灭,曾几何时,人们习惯于将物竞天择的自然规律,套用到社会之上,解释世间的悲观百态,甚或以此去粉饰资产主义的万恶。

    自然选择,适者生存,这一规则并不适用于人类社会,至少不应该适用。

    但现在,面对即将亲手发动战争,很可能将另一群体、甚至“文明”彻底消灭的残酷现实,方然却格外清晰的认识到,在过去的旧时代,提出所谓“社会达尔文主义”的那些人,他们的说法,并非完全没道理。

    只不过,适用丛林法则、物竞天择的对象,并非个体,而是整体。

    人类群体,种群,乃至文明,面对的残酷现实,某种意义上讲,的确与冷酷无情的自然选择毫无分别。

    身在这残酷的世间,自己,不过一介管理员,又何尝还有别的选择。

    “……时限已到,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么;

    不用等了,开始吧。”

    ……

    西历1498年1月31日,后世的记录,一般认为,这是第四次盖亚大战的开端。

    方然并不这样想,但,其实也都无所谓。

    隆冬时节,动用各种手段发送劝降讯息的几天后,阿达民下令进攻,“天堂军”的一百四十万武装机器人立即行动,按预定计划,向白令海峡对岸发起冲击。

    那一天凌晨,北极圈外,漫长的黑夜里大雪纷飞,零下三十度的严寒让机器人行动不便,电池放电能力下降,部分武器无法正常使用,缺乏润滑的内燃机频频趴窝,但,这一切都未能阻止“天堂军”滚滚而来,碾过PSK脆弱的边境防线。

    严寒,对人类、或者机器人,都并非一种友好的作战环境,但对双方的影响大致相若,并无法改变战斗的结局。

    战线之后,远在几千公里之外,地下掩蔽所里的方然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漫天雪花飞舞,视线,因狂风而一时好转、一时恶劣,切换到红外频道的战场监控设施,画面仍十分模糊凌乱,此时此刻,仿佛置身于阿拉斯卡的冰天雪地之中,别说战斗,简直连呼吸都极其艰难,这是方然的第一印象。

    但,履带轧过积雪,铁爪踏破冰原,按指令行动的机器大军,仍然在这样的一片白茫茫之中,竭力前行。

    闪光与爆炸,时而让视野染上一抹橘红,沉闷声响随之传来。

    天气极端恶劣,并非特意在这时发动进攻,NEP大区的空中武力似难以发挥作用,自杀式无人机却照常升空,硬抗超过百分之五十的非战斗损失,纷纷抵达战线上空,向地面上的履带式炮车、多足巨型机器人,乃至零散的小型目标倾泻弹药。

    损失,一开始就极其惊人,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狂风暴雪拍落的无人机再多,也不过就是返厂修理、或者拆解回收。

    无人化的战争,损失多寡,只是一种寻常的损益考量,无关其他。

    严冬的漫漫长夜,在海峡上空,阳光直到接近正午时才昙花一现,持续几小时的激战,“天堂军”已完全清扫PSK前沿武装力量。

    战斗稍告一段落,机器大军集结、向纵深推进时,对手终于发动了强势反击。

    巨大的爆炸,自白茫茫的冰原上暴起,视线中一抹闪光乍现,继而是火球与冲天而起的灰白蘑菇云,方然起初认为,那是核爆,但前线传来的情报则显示,这只是埋伏在厚重冰层之下的超大型常规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