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恐怖电台 > 第一卷 五十二 拉风
    一只白色蚂蚁一时趴着走,一时站着走,相信一只很可爱的白蚁,或者它是全世界最聪明的白蚁,因为它的脑海中知道自己叫马晓健,它可拥有人的思想哦!!

    时间已经又过了一天,马晓健站立地走着,很潇洒地走着,若是有那只母蚂蚁看到自己是站着走,一定迷死它,觉得自己是很特别的蚁,肯定会喜欢上自己的,哈哈!

    山洞之大,开始觉得自己长大太渺小,走起来真的会把自己泪死的吧!才觉得人还是做人的好,但是现在有什么办法呢?

    忽然,有看见了两只壮大的蚂蚁过来,长得非常黑,跟自己认识的蚁兄应该是同一种族的想,肯定是非洲特种黑蚁。

    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可以找它问问,毕竟它们可能看见呢?就当认识几位蚁族的朋友也挺拉风的,以后找到自己的身体重生后,一定跟人说出来,拉风,超拉风的事。

    于是,我又站立般走过去,动作很潇洒。

    “嗳,非洲的蚁兄们。”很礼貌地打招呼。

    “草泥马,”一位壮蚁很爆炸骂人,像**大哥般模样,简直吓死人,,不,是吓死蚁了。还好现在不是白蚁的思想灵魂,不然就被吓死悄悄。

    “我们不是非洲的,我们是美洲来的。瞎眼了你。”

    它们还是没有消气,竟然两只蚂蚁把白蚁抬了起来,我当然要挣扎起来,但是他们实在是太壮了,力气异常大,于是,我怀疑着黑蚁能抗动大象的事实打消了。不不该耻笑我砸死的蚂蚁,因为其他的蚂蚁真的很凶的样子。

    当然马晓健还不知道它们抬去哪里?

    不过他们走到一块大石的边缘,马晓健按照蚂蚁的角度看着石块的高度,就像人站在百层高楼看下去的感觉是一样的。

    一看脚都麻了,头训晕了。马晓健没有恐高,但是实在是太高了,真能从此承认自己有恐高,因为恐高根本没有衡量的标准。

    当然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事,因为死人作者经常捉着蚂蚁做自由落体运动,他并不是为了学习物理,而是想知道蚂蚁从什么高度才把它摔死。从而证实死人作者有时变态。所以作者肯定按照蚂蚁自由落体一幕。

    当然我还是会怎样写。

    马晓健知道两只自称美洲的黑蚂蚁要把他投下去,所以狂慌挣扎,因为他还是有人的思想。人的灵魂,人的判断能力……

    “一,二,三。”它们数着数。

    我确定,这两只蚂蚁也是变态的。

    它们叫到三后,说了一句。“讨厌欧洲蚂蚁。”,完全傻逼。

    下一秒,终于还是飞了出去,不是自由落体运动,是抛体运动,但结果还是一样,到达另一地面。可怜的种族歧视,不就因为长得白吗?靠。

    当然,对于百层楼的高度给人扔出去,肯定会挣扎慌乱,白蚁叫道,“你大爷,我不是欧洲的,只是人家有病的,才变白。”

    它们在谋杀,将逃不掉蚁族的法律制裁。

    但,马晓健还不知道蚁族有没有那么完善的法律。

    有点对不起白蚁,原来它是那么另蚁讨厌的。不是它对不住我。草蛋的白蚁,怎么另蚁讨厌。自己早知就不要它的身体。

    于是,“啊…”,高呼。闭着眼等待落地后的感觉,不是享受,才没有心情享受,因为并不想死。

    “啪。”微小的声音,用百陪的矿音器也不会使人的耳朵听见。

    还没有死,马晓健睁开眼睛,很激动,很兴奋,原来蚂蚁从高处掉落真的不会死掉。啊哈哈哈,,不过,想想真的有点小刺激。

    很爽的感觉,就像蹦极一样。

    我相信他将不会讨厌作者给他的惊喜。

    马晓健借着蚂蚁的身体,坐着起来。但是,面前又有突发的情况出现,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着我,至少有半个天的黑影,我不知道半个天有多大,就是很巨大,巨大到让人无法估量,因为目前我还是小小的蚂蚁。

    确切黑影会动,是人的影子,马晓健很兴奋,十多天天天面对着鬼魂,现在终于可以见到人了,不高兴才怪,就像把你放到外星空,跟外星人说些语言不通,九不搭八的事,也会珍惜人之间的感情。都是有对比出来的效果。

    或者人是有感情的。最高的感情动物。

    马晓健兴奋般狂叫,宛如疯人院跑出来的大号疯子。

    即使他的音量再大,也传不到人的耳朵里。

    极力仰头往上看,是老妈。

    就更加兴奋了,手舞足蹈,鬼叫起来,但是谁看得见她。马晓健也知道她是很难看见自己的,也听不见自己,更加不会认一只患上还不能确定有多少病的白蚁。

    所以,要是给老妈看见我,一定要在她的视线范围内,而且自己还是白色的蚂蚁,显眼。因为自己太想念老妈。

    而老妈也一定是进来找自己的尸体来的。不知道外面还有没有大战,大家在外面还是怎样的,绿鬼有没有消灭。一切他还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十九天。他还以为就在一天前。

    也看到只有老妈一个人,没有舅舅,没有老爸,没有马格,也没有小霞,鬼婆婆,大家都是怎样了,外面已经没有了刀光剑影,好像一切结束一样。

    老妈很伤神坐到另一石块,她的脸色黯淡,眼圈是黑色的,眼角已经邹起鱼尾纹,两鬓丝丝缕缕的白发。

    老妈落泪了,她始终坚持十多天都来洞穴了,因为她相信她的儿子还在,就在这洞里,可能是他在这里消失。

    十九天了,不算多,但也不算少。至少老妈宛如过了十多年一样,度日如年。很难熬,没有儿子的日子真的很难熬。

    “马晓健,你出来啦!”老妈确实是哭了,还有她悲痛地嘶吼。来自内心深处的嘶吼,那种连呼吸也会痛。

    一只白蚂蚁也哭了,它站着呆立不动。触角幽幽摆动,不知所措,暗自伤神却无法表达出来,即使疼痛嘶吼,但还是听不见,心灵相通,他能感受到老妈的悲凉。

    母子血肉相连。

    如果,如果再有这样的事遇上,他还会这样做吗?

    答案不敢肯定,在再伤神时,可能会选择自私。因为只想做普通人。

    有是一黑影的笼罩,它没有逃。

    王敏捷走进洞里,她每天都在陪老妈,而且学校出现怪事后就停课了,还有的是那些变异的人还没有处理好,每天都有警察围着变异人,担心发生病变。学校也封锁起来,闲人不得靠近,全面搜查王子杰和处理水质问题。当然病毒的化验结果还没有出来,即使出来了,他们也在处理当中。

    “老妈,别哭了。”王敏捷靠着老妈,拿着纸巾帮她擦眼泪。

    王敏捷没有哭,她变得坚强了许多。

    “你说马晓健去哪儿了?”老妈哭着说,真想替她哭。

    “他呢,肯定想老爸那样,有特殊的事要处理,所以就不方面出来见你,你要体谅他,”王敏捷每天都是这样安慰老妈。

    算是谎言吧!善意的谎言。

    “可是我好想他。”老妈靠在王敏捷怀里哭着。真是眼泪都流进白蚁的心里。

    “他也想你的,所以你要和老爸好好的等他回来啦!不许哭了,不然哭肿眼睛了,他也会心痛你的,所以我们不准他心痛我们,对吗?”王敏捷的确变了许多,还会哄人了。

    白蚁有笑有哭。

    “好了,不准哭了。不然给晓健看见了就不开心的,他不开心了就无法处理事情,都是就不能更快跟你见面了。”王敏捷宛如在哄小孩子一样,可能老妈的确累了,放下她沉重包袱被显示出她的小女人,她真实的一面。

    老妈没有最苦了,她停止下来,但还是抽泣缓冲当中,她希望她的不哭,他的坚强,能使他的儿子放心下来,用最美的一面等待他回来,她依然爱他。

    王敏捷带着老妈走出山洞,回头望了一眼山洞,也有点不舍,也希望他能出现,更希望她的谎话成为一种现实,就像老爸的出现。

    他的确出现了,只是她们都看不见,即使他怎样嘶吼,嘶吼得喉咙都沙哑,依然是听不见,依然是听不懂。

    我想,他的静坐是给自己的思考。

    他开始知道,原来他在黑暗的山洞中已经过了十九天的时间,奇怪地发现,自己的肉体不翼而飞,都底谁将自己的肉体盗走了。

    而外面的环境是怎样的,自己也不知道是怎样的,结束了,还是持续,还是损伤惨重呢?都不知道。

    抹去泪水,不管怎样艰难都要找到自己的肉体,还愿自己本身。

    走出黑暗的洞穴,阳光有点刺眼,也不知小小的白色躯体能不能承受,因为也不知道它的身体还有什么奇葩的怪病。

    如果小小的人物有心去做,也会实现自身的价值。

    如果有好的心情,也会快乐过好每一天。

    如果,忘记本身的残缺,追随自己想要的,即使老天不给百分百的实现,也会给你百份之九十九的眷顾,因为人不来不是完美的。

    小小的白蚁走出了黑暗的山洞。

    .免费为广大书友提供恐怖电台最新章节和无弹窗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本书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请点击导航条上分享链接或复制如下的分享地址: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