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诸天试武 > 章节目录 第22初0章 玉初然的解释
    果然!

    听到玉初然承认自己拥有类似于趋吉避凶的能力,谢飞鸿的眼睛不由闪过一丝精光,眯着眼赞道:“倒是好能力!”

    “确实很方便,”玉初然微微颔首,点头承认道。

    “不过也很可惜,”谢飞鸿一边进行蓄势,做好了再次动用倾城之恋的准备,一边出言问道:“这能力马上就要随着你的死……而烟消云散了!”

    “六公子倒是自信,不愧是初然看中的男人,”玉初然嫣然一笑,用一双明眸盯着谢飞鸿道:“不过……六公子真的忍心对初然下手吗?”

    谢飞鸿丝毫不为所动,用神识牢牢锁定住玉初然,冷声道:“我给过你机会,但是你没有珍惜。所以现在……我想不出我有放过你的理由!”

    “就为了禹境之中的那把钥匙?”玉初然轻叹道。

    谢飞鸿眯着眼道:“怎么?还不够吗?要知道那可是就连我父候都奢求的东西,难不成都走到这里来了,你还会放弃这宝物吗?”

    “如果六公子需要的话,初然可以放弃,”玉初然微笑道。

    谢飞鸿闻言眉头不由一挑,本身蓄势待发的气势都为之一滞,良久才再次开口道:“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有时候真话确实很难以让人相信,”玉初然若有所指道。

    谢飞鸿沉吟的片刻,沉声道:“理由?我不觉得我会有这么大的魅力,能够让你放弃近在咫尺的好处,尤其还是这么大的好处。”

    “六公子这是对自己的魅力不自信吗?”玉初然轻笑俏皮道。

    谢飞鸿冷声道:“我只是有自知之明而已。”

    “因为我看不透你,”玉初然沉默了片刻突然伸手一张,然后几枚阵旗便脱手而出,将谢飞鸿和她牢牢的罩在其中,立文法阵将两个人全部都笼罩住,才肃声道。

    谢飞鸿感觉自己像是隐隐抓住了什么,于是不由追问道:“什么意思?”

    “我的武魂叫照影瞳,自我十一岁觉醒之后,在武魂的加持之下我往往可以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一个人的强弱,潜力,祸福。也正是这样,我才能被师尊看中,从这荒域之中带走,拜入如今的师门,见识到更广阔的天地。”

    玉初然深深的看了谢飞鸿一眼,然后继续道:“当然,我的能力也不是绝对,如果修为远超于我的话。我能看到的也只有一片模糊,像是我的师傅,谢侯爷等不是小女子所能窥探的。

    而除了修为远超与我的,其实还有一种情况的人我也看不透,那就是像六公子这样,受到命运所眷顾的气运之子!”

    不得不说,玉初然刚刚所说的话带的的信息量真的很大,因此一时之间,谢飞鸿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良久,谢飞鸿从再次开口道:“这个理由我不接受,先不说我一个直到现在还在武者境界徘徊的人有没有资格被称为气运之子。

    就是我真的是,难不成还能比的上禹境之中的那把钥匙?要知道这钥匙关乎的禹帝神藏可是连我父候都为之疯狂,你会不动心!”

    “六公子实在是太小瞧自己气运之子的身份了,”玉初然掩嘴轻笑着摇了摇头:“也难怪,这是荒域,消息相对闭塞。如果六公子去过其他几个域的话,就会知道在这大争之世,这个身份究竟代表着什么!

    另外,六公子也实在是高看这禹帝神藏的钥匙了。不可否认,这神藏之中的所有物确实珍贵到无法估量,但是那首先要有个前提,就是真的能够将它抓到手中。

    要知道光是禹帝神藏的钥匙就足足有九把,每一把钥匙都能够携带三个人进入禹帝神藏之中!六公子是否觉得我们这次禹境之中的死伤很惨重?光是第一关就死了十之八九!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六公子,还差的远呢!”

    说到这里,玉初然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恐惧忌惮之色,片刻才重新开口道:“曾经元域大商帝庭曾经开启的那个……那才是真正的惨烈!将很多我们想都无法想到的大人物都牵扯在了其中,最后活着出来的,也不过是五指之数!由此可以想象,等真正的禹帝神藏开启的时候,究竟会是何等惨烈!

    因此这禹帝神藏对于我们这种人而言,最大的价值在于交易,像是六公子的父候一样,将它交易到那些真正的大人物的手中。而对于初然来说,哪怕是真的得到了这禹帝神藏的钥匙,交易所得也不如将六公子这个气运之子牢牢的抓在手中更有价值。

    怎么样?对于初然的解释六公子还满意吗?如果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地方,初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谢飞鸿深深的看了玉初然一眼,沉默了良久才重新开口道:“真是一份荒诞到令人难以置信的解释,老实说,你一点也不像是我认识中的那个玉初然。”

    “六公子是不是觉得初然是个功利心很重的女人,”玉初然轻笑中略带着一丝苦涩道。

    “有一点。”谢飞鸿不否认道。

    玉初然默然片刻眼神之中透露着一丝莫名和无奈,涩声道:“世人皆嘲笑井蛙窥天的无知,但实不知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知的越多顾虑就越多,了解的越深……畏惧也就越深。想要跳出井口,就要付出与之匹配的代价,所以有的时候……我们往往会渐渐的变成我们最讨厌的那种人。”

    对于玉初然略有些沉重的话语,一时半刻间谢飞鸿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沉默了片刻便转移话题道:“既然是如此,那你跟上来做什么?不为钥匙,难不成费尽苦心上这炼心路就是为了和我多亲近亲近?”

    “有一部分,不过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我需要这禹境之中的某样东西。”玉初然见谢飞鸿眼色一冷,于是不由微笑着解释道:“别误会,六公子,我需要并不是禹帝神藏的钥匙,而是其他东西。六公子该不会以为这禹境之中除了禹帝神藏的钥匙之外,就再无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了吧。”

    “哦?是何物?”谢飞鸿眯着眼问道。

    “不清楚,”玉初然眼神之中也闪过一丝迷茫,秀眉轻皱道:“我只知道是一件对我很重要的东西,这是我师尊花费巨大代价为我卜算出来的,所以我一定要将它抓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