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命清风赊酒来 > 章节目录 98.小酌
    楼上楼下?

    不过是今日进得青楼所见。

    热闹、喧嚣、浮华、颓废、放荡,这似乎便是对青楼的最好形容。

    叶常青有些不放心,“此话当真?”

    “这是自然。”付吟霜点头。

    “那唱曲...”

    “你们想唱,本姑娘还不想听呢。”付吟霜好似有些不耐烦,“怎么,作不出诗来?”

    叶常青看向苏澈,后者如是沉思模样,并未开口。

    “只是一首诗而已。”叶常青清了清喉咙,道:“你且听好了。”

    “慢着。”付吟霜却是打断。

    “你又怎么了?”叶常青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涌上来的诗情散了大半。

    付吟霜笑笑,“你会作诗?”

    “我当然会!”叶常青不忿。

    事实上,他心里想的却是天下文人何其多,而古往今来更不知有多少诗词名篇,自己随便想一首抄来,便说是自己作的,难不成眼前这人还能听出来?

    想到这,叶常青更是不由感谢起门中的某位师兄来了,若不是从对方口中听了不少关于青楼的风流韵事,自己哪还能会几首有关青楼的诗词。

    “你可想好了再说。”付吟霜淡淡道:“若是拿别人所写的诗来卖弄,管你是不是观潮阁的弟子,直接赶出去,到时失了身份,可别怪本姑娘不留情面。”

    叶常青正想着呢,此时听了,更是一怒。

    还从未有过人敢这么跟他说话,真当他没脾气不成?

    当即,他也不管什么诗不诗,来的目的是什么了,就要直接发作。

    可他刚要动手,却被身边之人一下按住了胳膊。

    叶常青看过去,眼中仍有不善。

    苏澈轻轻摇头,然后道:“只是作一首诗罢了,倒也不难。”

    叶常青一愣,冷静下来,“你真会作诗?”

    付吟霜也是看着他,没说话。

    “只是付姑娘如此自信,就不怕万一我们诵出的诗词,乃是前人所作呢?”苏澈说道。

    “这就要看你的品性了。”付吟霜只是看着他,如此说道。

    苏澈点头,转身,把房门打开了。

    “在这房里憋着,可是没几分诗情。”他回头,似是解释,也似是征得对方同意。

    “无妨。”付吟霜轻笑,同样起身,走过来。

    门口的丫鬟本来见房门开了,连忙凑过来想问,此时见她也出来,便退在一旁。

    苏澈注意到,对方躬身而退的动作很熟练,而且挽手举止间,隐有官宦人家或是宫廷里的痕迹。

    阑干外,是红绸花灯,楼下,是喧闹的人声。

    花客与姑娘亲密,或搂或抱,入眼放浪形骸。推杯换盏间,调笑连连,欲拒还迎。

    “临场作诗没那么快。”叶常青说了句。

    付吟霜轻扶阑干,眼中倒映光彩,说道:“随便你们多久,我却是不急的。”

    叶常青一噎,急的的确是他们才对。

    当下,他不由朝苏澈靠了靠,低声道:“你有了么?”

    苏澈白眼暗翻,“有了。”

    叶常青眼神一亮,有些惊讶,也有些怀疑。

    果然,付吟霜开口了,“你也是读过书的,可别东拼西凑,语句不通地来糊弄了事。”

    “付姑娘尽管放心。”苏澈道:“在下品性,还是有的。”

    知道他已经猜到了主导这一切的人是谁,所以才出言堵自己,付吟霜也不在意,只是抬抬手,示意请便。

    苏澈看着楼上楼下,耳边是青楼唱曲,是花客小酌,似还有浅吟低唱,惹人心痒辗转,闻之羞怯,欲探究竟。

    他在此时沉默,与四下成鲜明,却融洽不显格格不入。

    叶常青看他,有些意外。

    付吟霜看他,神情含笑,眼底却有冷意。

    凡是跟着那个人的,对眼前这人,莫说是喜欢,便是好感也无。

    只因为他叫苏澈。

    几息过后,苏澈手扶上阑干,轻声道:“聚殷勤开宴红楼,香喷金猊,帘上银钩。象板轻敲,琼杯满酌,艳曲低讴。”

    付吟霜眉头微蹙,红唇轻启,却是早已记下,无声在读。

    叶常青听得明白,觉得这词句间实在简单直白,诗词之道不过尔尔。可又想,如此浅白之句,自己为何就说不上来?

    “结夙世鸾交凤友,尽今生燕侣莺俦。”苏澈轻吟,“语话相投,情意绸缪。拚醉花前,多少风流。”

    叶常青听了,知道这诗词已经作完,当下点点头,道:“不错。”

    他是武人,是修行者,对这诗词之道自然不甚知悉,只觉得这诗听起来的确是有些意思。

    有种那文人骚客欲语还休,半遮半掩的酸劲儿。

    苏澈看向一旁的付吟霜,问道:“付姑娘觉得如何?”

    “尚可。”付吟霜微微抿唇,然后转身,往房中去,看样子,竟是没打算再跟他俩多话。

    “哎”叶常青不乐意了,就要追上去。

    边上,那丫鬟侧身一步,将他挡下,说道:“你们要找的人,在青龙坊里花三弄。”

    话说间,她却是也将房门关上了。

    苏澈一直看着,在门快关上的时候,他与门后的人相视,对方面容冷淡,而恍惚间,他竟觉得对方与先前那道袍少女,有几分相似。

    不是容貌,也不能说是气质,只是一种莫名的感觉,好似两人有不深的渊源。

    是因为,她们都是玉书的人么,苏澈想着。

    ……

    得了想知道的消息,两人自然是要离开的。

    下楼时,叶常青看着苏澈,忍不住道:“想不到你竟真会作诗。”

    苏澈摇头,“是那付姑娘给了面子。”

    叶常青一听,想想确实如此,当下,他不由问道:“为何你说出那房中陈设都是将军府的,她就松口了?”

    此前,那姓付的女子可是言行苛刻,寸步不让,非要他唱曲不可。

    所以,对于对方方才的松口,叶常青当然好奇。

    苏澈道:“谁知道呢。”

    叶常青皱眉,自是不信,觉得他有话在瞒自己。

    可不等他发问,却发现身边之人停住了步子。

    叶常青一怔,随之看去。

    那是大堂中的高台,本是青楼女子表演歌舞所用,此时却是另放了长而宽的桌案,其后却是用白绸绢布围了半个台子。

    如此一来,便只有高台正面能看清桌案及台上场景,而四下包括楼上,也都看不到那被围起来的里面如何。

    “是有人打算上去说书?”叶常青挑眉,这个他可是喜欢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