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医祖宗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章 送他一程
    童少年像是从天上掉到泥土里,一瞬间就傻了。

    刘振错愕后为了女儿冒死磕头求情:“圣上,求您开恩啊,开恩,他才刚成亲不久!”

    万宏帝心烦的一挥手:“带下去!”

    童少年被人拖下去的时候还在大喊:“圣上,李明赫真的有很多钱,真的有很多钱啊……”

    他的喊声在大殿里久久回荡,可惜也只是给留下的人增加尴尬罢了。

    稍后万宏帝听刘振哭的心烦,道:“滚下去,自己领二十板子,再敢求情,朕连你一起赶出京城。”

    刘振灰溜溜退下去了,他一走,李明赫的任务完成,跟万宏帝请辞,万宏帝因为童少年的事情心情烦躁,让他下去了。

    等李明赫走出殿外,看刘振没有走,还站在那里。

    李明赫没有犹豫直接走过去。

    刘振等的就是他,见他毫不避讳的走过来,刘振声音哀痛道:“侯爷,您在皇上面前能说上话,请帮少年开脱两句!”

    李明赫一改往常的平和和儒雅,声色俱厉的道:“开脱?本侯为什么要帮一个处处与本侯为难的人,本侯脑子有病吗?”

    刘振真情流露,有感而发,没有说话眼泪已经先流出来,他道:“有些话奴婢不怕侯爷笑话,奴婢曾经是个混蛋,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混到二十五岁的时候,老婆孩子都养不起,老婆跟人跑了,奴婢只有自宫一条选择,从而进了宫。

    这些都不是关键,可怜我那女儿,才五岁,就没有爹娘在身边,一直寄住在一户街坊家里,是几年前我有能力了,才把人安顿下来的。

    可是这时候我再想照顾她,她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她自己都懂,不是我说给她最好的,她就欢喜,我错过了孩子之前十几年的成长,我真的好对不起她。”

    李明赫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脸色说不出的忧愁。

    刘振见他神色有所动摇,用猩红的官袍袖子擦着皮肤细腻的眼角,低声道:“侯爷也是有女儿的人,奴婢也听说侯爷和李小姐的一些遭遇,我们同病相联本应该惺惺相惜才对!”

    李明赫冷声道:“本侯为何要与你惺惺相惜,而且明明是你们找茬,本侯本跟你无冤无仇!”

    “是是是!”刘振姿态放得非常低,道:“少年也有一段心酸的身世,想来侯爷也都知晓了,他家中一直贫困,那年他回乡科举,死去童大人将家中所有积蓄二十两银子都给了他,不曾想碰到苏木事件,家里没有余粮度日所以饿死。

    少年一直都很自责,如果不是他拿走了家里的银两家里人就不会死,本来和美的家庭,说饿死就饿死了,如果我们是他,我们能做的更好吗?能不为家里人报仇吗?!

    这里苦的还是我女儿,我女儿跟他成亲才两年,现在孩子都没生一个,他不能这么被流放!

    李大人,您也有女儿,您会体谅奴婢的苦楚,求您高抬贵手放了他,之后奴婢一定好好教育他!”

    这一些话说的都是事实,感人肺腑道出生活的艰辛。

    李明赫不为所动的问道:“刘公公,你也知道自己有女儿,你也知道本侯也有女儿啊,你现在知道你女儿不能没有丈夫,但是在针对本侯的时候,你们想没想过,如果本侯出事了,本侯的女儿将会没有爹,她的所有指望就都没了!”

    “是!”刘振迫不及待地认错:“所以是我们错了,侯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这样不听别人说话,毫无理由的认错,就代表他不知错,都是权宜之计。

    李明赫本来也不想理会刘振,这一下更加没有心情,他语气平淡的道:“不好意思,皇上金口一开,谁能改变得了呢?本侯没有时间和兴趣管你姑爷的事情,你还是找别人吧!”

    他说着转身无情的走了,刘振最后的希望也飞了!

    ……

    ……

    李明赫回到家里去找李光尘,因为路途和心里的原因,他额头出了一层冷汗。

    李光尘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请他坐下喝茶,调侃道:“当时就说财不外露,现在是不是后怕了?”

    谁知道皇上对钱财那么感兴趣,他可是一国之君啊。

    李明赫心有余悸道:“皇上应该不会只听听算了,暗地里,他还是会查我的!”

    “这些你就不用担心了,他找不到的!”

    他们已经把东西转移了,万宏帝留在家里的眼线他们给的都是错误的信息。

    李明赫依然心有余悸,他心里知道事情是怎么引起的,道:“没有老家贼,引不来外家雀,李明哲,我本来想留他一命,可他竟然勾结外人吃里爬外,差点把李家人几百号人全都推出去了,这次我不能再留他!”

    现在谁还不知道是李明哲和沈修文勾结坏了事呢。

    不过李光尘的建议,现在不是杀李明哲的时候,皇上盯着他们家呢,现在又死一个人会引起皇上的怀疑。

    李光尘安慰李明赫:“这个人交给我吧,他身上还有人命官司,也活不过今年,暂时不用处理他。”

    李明赫现在对祖宗言听计从。

    既然不用处理李明哲,李明赫就把宫里皇上赐婚的事情说了。

    提起齐照,李光尘没有很兴奋,只有担心道:“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样了,下午我要抽出时间去看看他。”

    李明赫心想难道我说不准去,你会听我的吗?!

    ……

    ……

    六必居旁边有一家有凤来仪的酒楼,正好对着顾四维家大门建的,不仅能看见顾四维家的动向,距离王龙九等朝廷重臣家里都很近。

    每日都会有各地想求人的官员来此处打听消息。

    李光尘去看齐照,齐照告诉她已经回绝了白染尘,他们二人就打算来酒楼坐坐,路上正好遇见官府的人押送犯人。

    李光尘看着那些枷锁里套装的人,期中有一个脸色异常白净,就算衣衫不整发丝凌乱也能看见他和其他人的与众不同。

    他拖着脚步跟着队伍走,眼里都是不甘和戾气,是童少年。

    这么快就要走送走了,李光尘回头看着齐照道:“我去送他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