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灾厄收容所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六拟章 虚拟空间
    随着工作人员的安排,温文进入了考场之中,这里被分成一个个小隔间,隔间似乎被特殊的力量笼罩着,使得超能者无法看到别人的试卷。

    但仅仅是这种程度的布置,是无法阻止猎魔人们的,所以在每一个隔间之中,都有额外的布置。

    温文叹息一声,看着自己眼睛前方的一个活泼的眼球。

    “离我远点好吗,离太近我紧张……”眼球摇晃两下,这说明并不可以。

    嗯……这眼球离温文只有四十厘米的距离,算是温文见识过的最严格的监考了。

    不过温文本来也没打算进行作弊,毕竟他早就就此进行温习过。

    摆在温文面前的试卷一共有两套,一套是猎魔人守则,这个温文早就已经温习过,所以轻易的全部回答完。

    而另一套则是情景问答,所有问题都是设计一个场景,然后让猎魔人回答应该如何处理。

    “这种问题应该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吧,那我就按照自己的喜好来了。”

    第一个问题是,有一个普通人,被人蒙骗阻碍你执行任务,这时候你该怎么做。

    温文的回答是:‘把他的屎打出来,再用他的屎打他,最后再把他打到他的屎里……’

    他就是这么有个人风格……

    温文浑身舒爽的上交了试卷,时间才过去一个半小时。

    出来之后,一个协助者朝温文走来:“先生,请您跟我来,参与第二项考核。”

    跟着那个协助者,温文来到了一栋单独的楼宇中,所有的门都整齐的排列着,让这楼中的每一个房间都显得有些小。

    温文被带入了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个像是棺材一般大小的机器,房间的两侧全都是玻璃。

    机器对面,坐着两一男一女两个人,两人身前都有一个屏幕。

    走进房间之后,温文看了一下房间的大小,然后走到玻璃面前伸出手指在上面一按,然后就笑着说:

    “果然,我说我怎么觉得这房间的宽度不正常,这是单向玻璃,两侧的房间全都是用来观测的狭小房间吧,恐怕现在那里就有人在盯着我。”

    “你不是在破案,而是在接受考核,请回到你的位置。”女人敲了一下桌子,有些头疼的说。

    温文就乖乖的坐到座位上,然后伸出手摸摸身后的机器,他最好奇的还是这东西。

    那个男人再次敲敲桌子:“温先生,这里是第二场考核的考场,一会儿您要进入您身后那个机器之中,在那里你要通过睡眠进入一个虚拟的空间,按照空间的提示完成任务就是第二项考核的内容。”

    “是收容物的能力,还是高科技产品?”温文好奇宝宝一样看着他。

    女人苦笑说:“这是保密的,我们不能进行回答,请您快进去吧。”

    同化境界的超能者很少有乖宝宝,每年的考核他们都会遇到各种奇葩。

    “哦……”

    温文答应了一声,身后那机器就自动打开,躺进去后,机器的盖子就自动合上,让温文觉得这东西更像棺材了。

    棺材里很亮,正对着温文脸的位置,有一个摄像头。

    “看来他们还要观察我的表情……也许这项考核并不只是在那虚拟空间中完成任务。”

    白色的气体出现在这棺材中,温文吸入这气体之后,就感觉有些昏沉沉的,但他没有抗拒,因为这项考核要进入睡眠状态才算开始。

    在迷糊中,温文听到了那个女评审的声音:“考核中可能会出现一些令您不适的场景,还请见谅,一切都是为了筛选出最合适的收容员。”

    接着温文就昏睡过去……

    睁开眼,温文就发现自己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前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把手枪,和一张告示牌。

    告示牌上写着任务要求:“找出你前方的异类,并解决它。”

    接着,两个男人同时走入房间,这两个男人长得一模一样,只是一个穿着红衣服,一个穿着蓝衣服。

    红衣服的进来就坐在地上咬破手指在地上画圈圈,而蓝衣服走进来之后对着温文微笑,但从他身体上微妙的颤抖上来看,他很紧张。

    “从这两人里面找出一个异类……这考核未免也太简单吧。”

    温文轻蔑一笑,没有着急于找出目标,而是观察起这个虚拟空间来。

    这里的一起全都和现实十分相似,感觉上和幻境有些类似,但能从许多地方看出人为设计的痕迹。

    温文在这里的实力似乎受到了限制,只有探索境界的实力,而且能力只是身体比普通人强大罢了。

    “看来,这个考核的目的只是判断我处理超自然事件时的判断能力和分析能力,而不是我的实力,所以探索境界的实力已然足够。”

    将这些都搞清楚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一会儿,那两个男人的行为已经有了一些升级。

    红衣男已经不满足于在地上画圈圈,而是站起来在墙壁上有血液写一些意义不明的符号,温文知道那种符号,那是属于里世界的文字。

    在猎人协会的官方资料上,将这种文字称为‘异文’,而在里世界怪物的口中,这种文字叫做‘真理之语’。

    随着那些文字越写越多,这房间也变得奇怪起来,那些文字只是写下来,就可以产生一些异象。

    而蓝衣男则害怕的看着红衣男,顺便磨了一杯热咖啡递给温文。

    温文接过咖啡之后,感受一下上面温度,然后对蓝衣男和善的笑了一声,接着直接一脚踩在蓝衣男的脚趾上。

    蓝衣男楞了一下,就坐在地上抱着脚痛苦的嚎叫。

    温文摸着下巴说:“嗯……叫的还不够惨烈啊。”

    于是他直接将那一杯热咖啡浇到蓝衣男的脸上,高温让他的脸扭曲变形,接着就开始改换颜色。

    男人发出难听的嘶吼,嘴角裂开成四瓣,整个头颅竟然变成了怪物模样,然后凶狠的扑向温文。

    但早有准备的温文一枪打在男人的膝盖上,让他跪在地上无法起身。

    “为什么是我,明明他的问题更加严重!”

    男人对着温文不甘的嘶吼着,他表现的很完美,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为什么这个人还是只针对他?

    温文慢条斯理的把枪口对准它的额头说:“正常以我的性格,我是不会给你解释的,但你的询问应该就是考官的询问,所以我还是让你死的明白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