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末日之调教萌夫 > 第一卷 第2章 出城遇险
    更新时间:2013-12-31

    对于所有地球生物,2113年10月15日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它是地球末世的开始,也是变异人类成长和奋斗的新起点。

    这一天,全球90%的人类和动物因受不了莫名的能量狂暴而突然死去,大片植物枯萎;侥幸活下来的人类和动物们则普遍获得了异能,植物也大多变成了食肉巨型植物。

    人类传统的粮食和农副产品供应链断裂。

    电力系统不时放电瘫痪,工业文明和虚拟网络文明无法继续。

    气候恶劣,比如z国传统的10月枯水期变得常常雷电交加;沿海超级台风活动频繁。

    不能被及时处理的人类和动植物尸体滋生瘟疫。

    人类食量大增,物资却日渐短缺,政府瘫痪,道德沦丧,导致武力争斗、明抢虐杀大行其道。

    同时,卓然于世的修真者、花妖精怪们也因地球灵力暴乱,修行变得举步维艰。

    ……

    16日早上,超级巨星万刀顾不上满头大汗,手微微抖动的握着大门钥匙插进公寓大门锁芯,猛地一开门,见三娘正一脸红晕的窝在沙发中睡得正好,他内心的焦躁竟奇迹般被抚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转身轻轻的将门再次关好。

    强烈的血腥气惊醒了美梦中的三娘,她腾地从沙发中坐起来,扫了一眼关好门向自己走来的万刀,心底掠过不好的预感,沙哑着嗓子问道:“你终于回来了。外面情况很糟糕?”早上三娘从翠戒空间出来,外面还一片漆黑,什么也没看到。

    万刀瞄了一眼脸色红润的三娘,狠狠瞪了她一眼,“现在还能睡着的人,估计全球也没几个了。”说着将随身的背包卸下,拉着三娘走到窗边,示意她自己看。

    “嗯?怎么会这样?”三娘紧紧皱着眉,目不转睛的盯着楼下灾难片似的景象:地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到处是撞变形的车辆飞行器,零件广告牌什么的散落一地,一些活着的人,有的围着死去的亲人不忍离去,更多的人则开始扫荡街边店,还有几拨人不知为了什么打起了群架!……

    “具体什么原因,现在除了知道一定跟昨晚的流星有关,其他的一无所知。”万刀摇了摇头。

    “那是异能吗?”三娘指了指楼下正在用雷电和火球互轰的两个人,转头对着万刀提高了音量。

    “嗯。现在很多人觉醒了异能,但大概只有30%的异能具有攻击性!”万刀点点头,很平静的回答。

    “你也觉醒了异能?”见万刀说的一脸轻松,三娘猜他一定觉醒了厉害的异能。

    “嗯,火系的。”万刀随手甩出一团细小的火焰,见三娘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万刀翘了翘嘴角,随手脱掉带血的外套和上衣,道:“昨晚我点的餐呢?异能觉醒后简直食量倍增啊!”

    “……”三娘很无语。

    饭桌上,万刀将平常3、4人份的饭菜秋风扫落叶般打扫干净。

    三娘半夜在空间试吃了心元果,现在倒是不饿,她一边看着万刀狼吞虎咽,一边无意识的用手指敲击桌面,思考如何跟万刀说“翠戒空间”的事情。作为一个成年人,三娘自然清楚“怀璧其罪”的道理,但如果什么都不说也不好……眼见万刀快要吃完饭了,三娘狠了狠心道:“万刀,我想,我也觉醒了异能。”

    “嗯?”万刀抬起头并不惊讶,微微点了点头道,“很正常。”

    “你看……”眨眼间,三娘将手里的调羹装进空间又把它拿出来,“是一个可以装下整套公寓的存储空间。”

    万刀停下咀嚼,愣了愣,眼眸中漾出明显的激动和欣喜,吞了一口口水道:“三娘,你知道这时候‘空间’意味着什么吗?”

    “自然。现在的情况,我想‘空间=物资=一张末世王牌’吧。”

    “哈!你倒是直接。”万刀放下碗筷,搓了搓手,看向三娘的眼神明显多了些灼热,略微顿了顿,很小声的说道:“三娘,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你别感激。我也是为了活下去,权衡再三才决定告诉你的,毕竟,我们也算是……嗯,朋友。”近期万刀看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灼热,三娘微微皱了皱眉,在三娘心里,她和万刀可以是敌人、是对手、是同事、是室友、甚至是朋友,但绝不能掺杂男女之间的暧昧。

    “嗯,那到也是。怀璧其罪,自古有之。”万刀见三娘一副敬而远之的样子,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为了避免瞬间冷场的尴尬,他接着说:“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听中央广场那边有人在放高音喇叭,播放国家电台《地球自救》节目,说是这次灾难波及全球,原因还在调查中,号召大家及时去中西部的几个大型避难基地,我觉得帝都基地更有保障些。”

    “哦,有那几个基地?”三娘敲了敲筷子。

    “帝都基地、西藏ls基地、贵州gy基地、云南km基地、新疆……”

    “我同意去帝都,正好前两天肖山大哥回帝都老家了。”三娘点点头,看了一眼窗外,沉重的说道:“这里死尸太多,估计也没人手及时清理,再加上气温不低,我想这里就算不发生尸变,也会很快变得不适合我们居住的。”

    为了更快出城和更便捷收集物资,三娘和万刀撬了一家户外用品店,将店内物资扫进空间后,挑了两辆变速山地车赶路。街上到处是悲惨的生离死别,空气中弥漫着绝望和怪味,两人一路无话。

    中午时分,万刀叫停了三娘,做了一个“前胸贴后背”的姿势,道:“实在太饿了!找地方吃点东西!”

    三娘微微翘了翘嘴角,道:“还好上午遇到几个大超市扫了些吃的,不然以你这样的大食量,前景堪忧啊。”

    “嗯。如果社会秩序不尽快恢复,人类怕是会为了生活物资自相残杀啊!”万刀想了想上午为了抢物资而大打出手的几伙人,眼神黯淡。

    “好了别想那么遥远的事情,我相信总会有解决办法的。”三娘是个坚韧而乐观的人,扭头四处看了看四周,道:“前面是我一个朋友开的酒吧,我们就去那边歇脚。”

    “嗯。”让三娘带路,万刀一路跟在三娘后面。

    “‘梧桐树下’酒吧,就是这里。”三娘抬脚跨进大门走了才两步,猛地停下,稍稍支起耳朵,三娘听到陈蕉蕉娇喝道,“姓陈的,不要欺人太甚!”,接着就是几声低沉的激光枪射击声。

    “嗯?里面有人。”万刀作为明朝顶级杀手,内力不弱听力自然也是一流,马上他也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嗯。有热武器。”三娘转了转眼睛,喃喃道:“我们去帝都,这一路上危险一定很多,如果能搞到几把热武器就好了。”

    “可惜就听到几把激光枪,如今电力系统中断,无法正常充电。”万刀压低嗓子说道。

    “我知道,但就我观察,昨晚失效的应该只是正在运行中的电力设备,蓄电池还是可以用的。”三娘点了点头,“我们来好好合计合计!”

    “这样吧,我们爬上二楼,从上面往下攻击?”万刀再次压低了嗓音。

    “不,那太慢了。”三娘轻轻的走到大厅朝后院开放的窗户,刚好看到了被几个黑衣人逼得一身狼狈的陈蕉蕉,想了想,转头对万刀低声道:“我绕到10点钟方向,朝黑衣人扔‘酒精炸弹’,你看准时机及时出手!”所谓的‘酒精炸弹’其实就是燃烧的酒精瓶,这还是上午两人扫荡一家药店时万刀教给三娘的diy武器。

    “可是,你会危险。”万刀皱着眉,有些犹豫。

    “越惜命越早死!”三娘果断的的紧了紧鞋带,从空间摸出把德国造多功能工兵铲递给万刀。

    “想不到,你竟也是个狠的。”万刀眼中闪过一丝对同类的赞许!

    片刻,“嗤”的一声三娘得手,两只熊熊燃烧的酒精瓶触地爆炸!惊得几个黑衣人连忙停止对陈蕉蕉的射击,将矛头转向了三娘的方向!

    万刀见时机已到,运起8成功力,毫不犹豫的朝5人激射出5把飞刀!

    黑衣人猝不及防,瞬间被放到1个,重伤1个。

    “难道是我退步了?命中率居然这么低?”万刀皱了皱眉,这比他预期的效果差了好些。

    陈蕉蕉作为z国南部有名的地下军火贩子,自然不缺血性和果决!见有强援,干脆带了两个手下弃暗投明直冲向黑衣人打算放手一搏!

    现场立马升级成肉搏战!

    三娘见万刀对一个黑衣,陈蕉蕉带着2个手下对2个黑衣打的热闹。而在两组对战的人边上,一个背后中暗器的受伤黑衣人此时正端着激光枪准备放冷枪。

    三娘暗暗给自己鼓了鼓气,从藏身的立柱后面跳出,端起工兵铲冲向了那个受伤者!不料,那受伤的黑衣居然依然动作敏捷,且力大无穷,三娘内力尚浅,初学的几个招式也因对敌经验不足而显得十分生涩,但因为有翠戒灵时时指导,三娘总能预先知道对手的攻击路线!一时间,倒也有惊无险。

    十分钟后,三娘已感到体力有些不支,瞟了一眼万刀,灵光一闪,三娘就地一滚,假装狼狈的逃过黑衣人的凌厉杀招,却暗暗算好他下一步的攻击路线,果断放弃防守,将手中德国造工兵铲提前挡在了黑衣人的攻击路线上,猛的迎着对手袭来的右手全力向上一挑!“噗”一声那黑衣男人整只右手掌竟被三娘齐齐斩断!

    当对手温热的鲜血喷溅到三娘脸上时,生平第一次砍人的三娘,竟然意外的浑身一僵!

    就在这电光石火间,被剁手的男子红着眼大叫一声“你去死!”便不管不顾的拔出一只超高功率16cm口径激光枪对准三娘!

    “小心!”作为曾经的职业杀手,万刀自然研究过22世纪的武器装备,一见黑衣人拿出被业界戏称为“死光枪”的大口径激光枪,便知大事不好!丢下对手,几乎是瞬移的赶到黑衣人身边,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那黑衣人已经按下了射击键!

    万刀快速反应,右手钢爪一样插进黑衣人的颈部大动脉,左手朝三娘反击一掌将她推离危险区!用自己的整条左臂换的了三娘的性命——万刀整条左臂因无法及时收回,被“死光枪”扫中,在一阵焦糊味和“嘶嘶”声中直接气化了!

    万刀的受伤激发了三娘的狠劲,再加上陈蕉蕉的帮忙,剩下的几个黑衣人迅速被解决。

    吃过中午饭,陈蕉蕉急着赶去西藏营救双亲,再三向三娘两人道过谢,丢给三娘酒吧地下军火库的钥匙,果断离开了。

    三娘怀揣着对万刀的内疚将整个地下室的军火收进空间,便陪着抽烟的万刀坐在门口的长椅上坐下。

    “好了,别苦着脸了。”万刀递给三娘一支烟,故作轻松的说道,“一条左臂换几卡车的军火,其中绝大部分还是老式的子弹枪炮,用起来相当带感的,这买卖不亏。”

    “嗯,还疼吗?到了帝都,我一定要最好的医生给你医治。”三娘强压下心中的内疚,转头低声保证道

    “疼啊!”万刀夸张的擦了擦额上沁出的细密汗滴,见三娘满脸内疚,鲜见的十分温柔的笑笑道:“三娘你无须内疚,就当是还了我金面柳刀上次暗器伤你的债了”。

    说道这里,两人相视点了点头,默契的不再说话。

    抓紧时间闭目养神中,三娘猛地睁开眼睛:之见密闭的房间里突兀的凭空出现了一个8、9岁的身着粉色蕾丝公主裙的小女孩!

    “神仙?妖怪?”三娘抖了抖眉,脑海里的翠翠笑笑道:“主人,那是花精啦!是妖修的。”

    “你是谁?怎么过来的?”万刀警觉的将三娘护到身后,心中暗惊:“竟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数米以内,这小姑娘有古怪!”

    “我……我没有恶意的!我也被逼无奈才来的!呜呜!”

    “说重点!”万刀烦躁的止住小女孩的哭声。

    “嗯。我是来找这个‘三娘’的姐姐的。”小女孩幼鹿般的眼睛满是期望的看着三娘

    “嗯?”三娘见翠戒灵跟自己保证眼前的小花精没有危险,便挣脱了万刀的右手,几步走到小女孩面前。

    “我是颗500年的兰花精,叫兰小雨!”说着,怕两人不信,兰小雨果断将右手幻化成一片兰草叶子,接着说:“昨夜,我们族里的桃溪姐姐忽然灵力枯竭,可是现在到处灵气暴乱,她根本无法通过正常修行补充灵气,要是这里的灵气到明天还不能恢复正常的话,桃溪姐姐会死的!呜呜……”

    “好了,小雨!你怎么肯定我能救你姐姐?”三娘扬了扬眉毛,其实从翠翠那儿,她已知道该怎么救治脱灵的花精了。

    “我见姐姐木灵气非常充盈,也是病急乱投医过来试一试的。”小雨擦了擦脸上的泪。

    “嗯?”万刀看了一眼无比镇定的三娘,再看看兰小雨,低头想了想道:“我们为什么要帮你?”

    “如果能救治桃溪姐姐,小雨请妖医哥哥治好这位哥哥的断臂!”小雨目不转睛的盯着三娘,生怕错过三娘脸上的细微表情。

    “恢复断臂?”三娘皱着眉头,一脸不确定的望着兰小雨

    “自然。我们花精从不说谎!”小雨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既是如此,”三娘停了停,转头看了一眼万刀,再拍拍兰小雨的肩膀道:“信你一回倒也没什么损失。你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