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章节目录 第461章 我没有你这种孙子
    相对于他来说,袁崇焕此刻的心情却是激动的,此去考中了进士,又有贵人赏识,在兵部尚书李善堂的麾下行走,这段时间他也是有几分得意的,任谁看到他,也要给三分面子,再者,跟着同年其他进士一比,他们还在翰林院中熬资历,自己却已经先走一步了,如何让他不以此为傲。

    此次回到老家广州府,绝对算是衣锦还乡了,着实能扬眉吐气一把,他如何能不高兴。

    对于孙承宗的苦恼,他便没那么多想法,他刚刚中了进士,对朝中和天下根本没那么了解,很多东西,也没来得及形成固有的观念,之前那么多年,都特么闷头读书了。

    为什么福建会变得更好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能让福建变的更好的人叫五洲先生,也是赏识他,把他安放在李善堂身边培养的贵人,便是这新任的两广总督齐弘量,也是要听这五洲先生的话的。

    知道这些便够了,一身荣华富贵,尽托福与此。

    下了船,便有人早早在码头等待,接他们的车也变成普通的两轮马车了,这一对比,确实颠簸了太多,用车夫的话说,这广东的道路太差,走得不四轮马车这种精贵的东西。

    来到齐弘量的巡抚衙门,自然有随行的传旨的太监出来,这一路跟随洪承畴他们,倒是少了很多颠簸之苦,只是,一路上无论是船上的水手,还是打杂的下人,竟然没有对他表现是尊重来,好似完全不把他这个宫中出来的传旨太监放在眼里,这让他憋了一肚子的火。

    到了福州的时候,倒是前所未见的繁华,又见了这么多不符合大明体质的地方,他一一记录在册,本以为能得到大笔的封口费,那里知道,走的时候竟然一个铜板都未见到,见此,他便准备多拖拉一段时间,反正按照正常路途算,现在一少半都不应该走到,他倒要看看对方急是不急。

    却哪里想到,人家根本就不理他,说的明白,不走的话也行,后面自己一个人赶路吧,他们是不会等待的。

    一个人赶路,切不说多么危险,便是没人服侍的痛苦便让他想都不敢想,没奈何,只能一同上路,他就计划好了,宣旨之后,这齐弘量要是不拿出一大笔钱来堵他的口,到时候,他回去必然好好兴风作浪一番,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此刻到了广州,见了齐弘量,洪承畴三人自然是赶紧建立,而那太监偏偏要拿出皇家内侍的派头,脸板的跟锅底一样,看见齐弘量也不吱声,只是要求严格按照规矩摆上香炉贡品,然后才会宣读圣旨,不然便是对皇上不敬。

    正在他耍威风的时候,便看到里面呼啦啦再次走出不少人,为首的是一翩翩佳公子,手拿折扇,一身白衣,气势逼人,一看便是手握大权之人。

    这里乱哄哄一片,洪承畴三人在一旁站立,看到王轩赶紧拱手行礼,王轩微微颔首,看样子知道是自己点名要的三人,再次扭头看向齐弘量,“怎么回事?”

    “主上,这是准备桌案贡品,好迎接圣旨。”说着抬抬下巴朝着太监示意了一下。

    这一声主上声音不大,但却被旁边孙承宗三人听了个清楚明白,一时间惊骇在原地,目光直勾勾又呆呆傻傻地看着王轩……什么情况?堂堂的两广总督,竟然叫这人主上?

    假的,都是假的,你们骗不了我……我度过书!

    王轩眉头一皱,目光在太监身上大量一下,中年模样,四十来岁,下巴很干净一点胡须也没有,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也这么干净,这事他挺好奇的,只是,青红皂白是自己人,他不好问……

    迈步照着太监走过去,太监莫名其妙地看着走过来的王轩,见没人阻拦,忍不住嗓音尖利地喊了一句,“大胆,你是何人!”

    “你特么跟谁俩那!”说着抬手一巴掌抽了过去,“啪”一下抽了太监嘴角冒血。

    这一巴掌下去,把在场的人都吓一跳,这可是宫内来的传旨太监,是代表皇帝来的,代表了天家威严朝廷法度,怎么就敢动手打!

    太监后退一步,愣愣地抹了一下嘴角,看着手指上的血迹,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疼的,浑身都哆嗦起来,“你敢打我,我乃宫内的人……”

    “你奶奶宫内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

    气氛一时有些冷场,所有人都有些无语地看着王轩,这特么都什么跟什么……便是连浑身发抖的太监都愣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大明天下,有过这种抬杠的人吗?

    “别废话了,赶紧把圣旨给我!”

    “你,你,你大胆,圣旨是要跪迎的,你竟敢如此不敬,你是要造反吗!”太监声嘶力竭地吼道。

    “你特么才是大胆那,这天下,谁敢让我跪,拿个破黄布出来就让我敬,脸咋就那么大那!”

    说罢,也不管在场人震惊的模样,直接一个箭步来到太监面前,抓住对方的脖子,一把从他腰间抢下来一个盒子,抖手把太监甩了出去,‘砰’一声,太监摔的嗷一嗓子,差点没背过气去。

    不是所有太监都叫‘曹少钦’……

    这种太监,在宫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根本是没资格学习葵花宝典的。

    王轩没搭理那太监,就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下慢悠悠地打开盒盖,入目所见,一方大印,应该是两广总督的官印,另一份明黄卷轴应该就是圣旨了。

    拿起大印朝着齐弘量抛了过去,口中还随意道:“诺,两广总督的命令下来了,以后行事便方便了一些。”

    说完,也不管旁人目光,把圣旨拿了起来,拆掉捆绑的丝线扯开看了一下,果然还是老一套,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之类的东西,满足了好奇心,啊也就不再看了,随意把圣旨塞进盒子里,再次抛给了齐弘量,这才转身看着那太监。

    自从王轩进门,这一系列举动,可以说完全没把朝廷,把皇帝放在眼里,行为及其放肆,这在天下间都是绝无仅有的,即便那些有心造反者,也没人会表现的这么露骨,更何况,有心造反者还是想做皇帝的,对皇帝威严的维护都是十分注重的。

    也只有王轩算是例外了,所以,才显现的如此惊世骇俗,让孙承宗三人看的傻眼,最起码一点,孙承宗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王轩这一系列举动。

    说他是故意的吧,但又找不到原因,因为实在想不出有任何好出来,若是说王轩不懂,也不可能,这种天下间的绝顶人物,怎么可能不懂这些,思来想去,只能用……太过率性而为来形容了。

    看着再次走过来的王轩,那太监明显感觉到了,这人对皇上毫无敬畏之意,立刻明白自己的身份不好用了,这会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干净利落地跪在那里,眼巴巴地看着王轩等待训话。

    只是,心里却也在不停咒骂,等咱家回到宫里,必定狠狠的告你一状,到时候,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轩随意问了些宫内的情况,这太监知道的也不多,他就是一个司礼监的小太监,知道的也都是道听途说,关于王轩问的皇上身体啊,太子宫中的事,他是真的不知道。

    “真是没用啊,那你还活着干什么?送他去死吧!”王轩直接对身边的人挥挥手。

    这句话可把太监吓的要死,“我可是传旨太监啊,我回不去朝廷肯定要严查的,你不能杀我!”

    齐弘量连带着其他人也看着王轩,王轩倒是不在意,“没事,你到了广东之后,水土不服,请了好多医生都没用,最后惨死于病床之上,这事,会如实禀报给上面的。”

    这里都是王轩的人,一个狗屁太监罢了,还不是他怎么说就怎么是。

    理由都这么充分,太监吓的尿都出来了,被两个亲卫拖拽着胳膊就往出走去,太监使劲哭嚎着,“大人,大爷,爷爷,放过我吧,小孙孙一下听话啊!”

    “我去,你特么可拉倒吧,我可不敢有你这么个大孙子,那特么不是断子绝孙了!”

    也只有太监们才互相认儿子孙子的,反正都是没种的,大家互相玩的也开心。

    惨叫声渐渐远去,随后戛然而止,所有人便知道,这太监是死了,一时间,孙承宗三人看向王轩目光中又有变化,连天家使者,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斩杀,毫不掩饰,毫不在意,那刚刚亵渎圣旨便算不得什么了。

    至于在福建看到的那些僭越之事……孙承宗怀疑,王轩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僭越,或许,人家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个词。

    “行了,任命到手,那些**也差不多快走到了,咱们明天也出发去廉州吧。”王轩看着齐弘量说道。

    “行,主上决定变好。”

    王轩扭头看向洪承畴三人,“你便是袁崇焕吧,你是孙承宗,到了我这里不要见外,你们都是我看重的人才,这才特意让李善堂把你们弄过来,跟在我身边多学多看。”

    “多谢先生栽培。”洪承畴和袁崇焕答的干脆,孙承宗便没有吱声,他是一心维护皇权的人,对王轩做派并不认可,自然不会说话。

    王轩上下打量一下孙承宗,嘴角微微挂起一丝笑容,有几分嘲讽的意思,看在洪承畴两人眼中,不由得为孙承宗捏了一把汗,就这位的作风,弄死他们跟踩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心慈手软是不可能的,至于杀了之后的麻烦,更是没有,看看那太监便知道,随便找个理由便可以推拖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