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章节目录 第1354章 心心念念
    清舒与易安陪着封小瑜说了半天的话,眼见天色渐晚准备回去。就在此时,婆子回禀说夫人与三奶奶过来了。

    封小瑜不耐烦见姜倩雯,每次都会让人将她拦在外面。可关夫人再如何不堪都是她婆婆,小瑜不可能拦着不见了。

    两人走进屋时就看见了清舒与易安。

    关夫人朝着两人点点头,然后就坐待床边看孙子了。

    关倩雯故意关切地问道:“符太太,我听说有人要对令公子不利,不知道可查出是什么人?”

    清舒淡淡地说道:“正在查,应该很快就能查到了。”

    姜倩雯看着被红姑抱着的福哥儿,说道:“明知道有人要害孩子还抱着她四处晃悠,符太太还真心大啊!”

    清舒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不过几只见不得人的爬虫,有什么好怕的。关夫人,天色不早我们得回去了。”

    姜倩雯原本想奚落清舒两句,可看着易安在一旁虎视眈眈还一副要揍她的样子,让她不敢乱说话。在一旁她心里,

    关夫人很好说话的,她和蔼地说道:“你们是小瑜的好朋友,她现在坐月子很无聊,你们要有空多来陪她说说话。”

    清舒点了点头。

    离开侯府,易安说道:“难怪封家人看走眼了,这关夫人还真挺会装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个好婆婆呢!”

    “装的始终是装的,若是细心打探肯定能发现蛛丝马迹的。不过当时伯母急于给小瑜说亲,所以许多事给忽略了。”清舒笑着说道:“好在景烯与我说关振起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所以我就促成了这门亲事。”

    虽然不喜欢关夫人,但易安也不得不承认关振起是个好男人:“关夫人养出关振起来,也算是歹竹出好笋了。”

    清舒点点头道:“确实。对了,关振起想外放。如今太孙抓了高首辅,他那些党羽肯定都要清除了,想来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外放了。”

    官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平日里想谋个好缺还得看机会。现在不一样了,只要好好运作下就能谋到个好的位置了。

    易安皱着眉头说道:“小瑜现在还在月子里,他要外放了小瑜跟孩子怎么办?”

    “这话说得,景烯外出公干一年多我不也将孩子带得好好的。而且等晏哥儿大些,小瑜肯定会过去照顾他的。”

    易安摇头道:“她哪能跟你比呢!她是遇到一点事都觉得天快塌下来了,你是相反天塌下来都准备自个顶。”

    这个形容让清舒不由笑起来了:“小瑜听到肯定又要跟你说。”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家里了,没想到一下马车就得了好消息说景烯竟然回来了。

    回到主院,清舒问了芭蕉:“老爷回来说了什么?”

    芭蕉忙说后道:“老爷当时很你就说没能保护好你们,不过因为要急于入宫就没能等你回来。”

    易安不满地说道:“怎么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今日回来呢!”

    清舒笑着道:“要不你搬到隔壁院子里去吧!”

    易安摆摆手说道:“算了,你们一家三口团圆我就不打扰了。我先回家了,有事你派人来叫我。”

    “我知道的。”

    易安戳了下她的脑袋说道:“别嘴上说说,得付出行动。若是确认了幕后主使是楚韵一定要弄死她,这种人就不能给以她喘息的机会。不然她还会躲在暗处狠狠地咬你一口。”

    清舒点头道:“你放心,我会的。”

    易安到二门的时候正好看见回家的符景烯,她也没冷嘲热讽。虽她对符景烯万分不满,但也知道这是皇命符景烯违抗不得:“我听说你将王响抓捕回来了?”

    “是,已经交到大理寺了。”

    易安问道:“太孙殿下这次是下定决心铲除高首辅了?”

    符景烯义正言辞地说道:“邬姑娘这话说错了,不是太孙容不下高首辅,而是他贪污赈赈灾款,包庇那些贪官污吏以及作奸犯科的与族人,另外他还勾结其他朝臣买官卖官。那些花钱买官的人为捞回越发严重地钱盘剥百姓,致使一方百姓困苦不堪。”

    之所以解释,是他不想让易安误会太孙过河拆桥。当然,别人误会太孙没关系,可邬易安不行啊。以前是碍于婚约太孙才没任何的动作与表示,可等高首辅的罪落实以后这婚事也会解除了。到那时,太孙肯定会有所行动了。

    易安一怔,等回过神来后似笑非笑地说道:“高首辅的案子还没开始开审,你就给经定案了?”

    符景烯说道:“我不是定案,只是陈述事实。”

    易安不愿跟他争辩此事,说道:“算了,你还是赶紧进去吧!清舒跟福哥儿都在等着你。”

    说完,易安就转身走了。

    符景烯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紧皱。现在太孙隐忍着还好,等到时候不愿隐藏让众人知道他的心意,还不知道会引起什么风浪来。到那时,怕清舒会怪他刻意隐瞒。咳,太孙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邬易安,真是喜欢挑战高难度。

    双瑞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怎么了?可是邬姑娘有什么不妥当?”

    “没有,我在想一些事。算了,先回后院吧!”

    见双瑞也跟着,他不由道:“不用跟着,你也回家去吧!”

    出了符家大门,墨雪说道:“姑娘,刚才符大人一直盯着你看,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盯着我看,确定没弄错?”

    “没弄错,而且脸色还不大好。”墨雪提着心说道:“姑娘,是不是王响的事会牵连到我们国公府?”

    易安摇头道:“别胡乱猜测,王响与我们邬家可从没交集。”

    墨雪有些怪异地问道:“那他一直盯着你做什么?”

    易安笑着说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能知道这个。你也别瞎想了,符景烯他不会害我的。”

    只要知道这点就足够了,至于他想什么易安真没兴趣知道。

    ps:囧,我以为发稿了。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是定时错误就是记忆出错,这是进入衰老阶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