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侦探推理 >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 章节目录 093 怪异的气氛
    一个妙龄少女开皮卡,怎么看都有种奇怪的感觉。

    车内本来有股浓重的汽油味,但渐渐的,汽油味消失了,只剩下淡淡的桂花香在罗兰的身边环绕。

    这使得罗兰的乘坐体验变得异常舒服。

    皮卡开得很慢,罗兰侧眼看了看汐沙,发现她似乎有些紧张。

    因为平时不怎么开车,所以有些紧张的关系?

    可以理解。

    女司机,又没怎么上过路的,怪不得她会紧张。等等……现在危险的是我吧。

    这下子轮到罗兰紧张了,他看了看汐沙,发现她白得像是玉石的脸上有些微红。

    这是因为太过于紧张的关系吗?

    罗兰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安全带已经扎上了,然后他不着痕迹地抓住右边的安全把手。

    好在事情没有像他所担心的那样,汐沙开的皮卡虽然慢些,可很稳。

    两人在车上都没有说话,直到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一间店铺的面前。

    罗兰从车上跳下,脚踏实地后,终于松了口气。

    这是间体育用品店,名字有点复古,叫做‘红星体育用口店’。

    一个吸着水筒烟的老头子坐在店铺前的摇椅上,在腾云驾雾。

    听到声响,头发花白的老人抬起头,看到从皮卡车上跳下来的汐沙和罗兰,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老俞叔,我又来了,买些绳子和厚竹片。”汐沙走到老人面前,语气和平时不同,显得相当柔和。

    老人放下手中发黄的水烟筒,他上下打量了一会汐沙,然后轻轻咧嘴笑道:“第一次见你穿裙子,挺好看的。”

    然后他的视线移到罗兰身上:“这是你耍的男朋友。”

    汐沙耳根微红,但她很淡定地说道:“不是,他只是我们新招的学员,现在过来帮我搬些东西而已。”

    这位名为老俞叔的老人站了起来,黄皱的脸上笑得相当开心:“这也是你第一次让男人帮你干活吧。就应该这样,女孩子就对自己好些,别太倔了,什么事情都想着自己做完。”

    “没有的事,我哥也常帮忙的。”汐沙轻轻扫了一眼罗兰,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心中微微松了口气,然后继续和老人说道:“好了,老俞叔,别说那么多有的没的东西了,我还有急事,先把我要的东西给我吧。”

    “行,跟我来吧。”老人双手背在身事,用一幅了然的笑容说道。

    就在三人正要进店的时候,轻脆刹车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响起,一辆白色的小车停在店铺的门口,然后从上面下来的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人。

    罗兰见到这人,便是一愣。

    这女人他认识,散打馆的金馆长。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同时也有些尴尬。

    金雯雯下车后,第一眼就看到了罗兰。她的眼睛微微惊讶了一下,随后轻笑起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金雯雯前段时间一直在找罗兰,但都没有什么线索,没有想到居然在这个地方碰上了。

    汐沙也看到了金雯雯,她的表情顿时就有些不快。

    罗兰视线余光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觉得有些奇怪。

    金雯雯虽然是个美女,但走路却是有一股男人的气势。她走到两人面前,左右打量了一下,笑着说道:“真是没有想到,我一次能见到两个熟人。”

    两个熟人?汐沙看了下罗兰,脸露疑惑之色。

    罗兰点点头:“有段时间不见了,金馆长。”

    对于这个女人,他没有什么好感,当然也谈不上什么恶感。

    “你这段时间为什么不来练习了?”金雯雯好奇地看着罗兰,眼睛中甚至还有些质询之色。

    这女人似乎是霸气惯了,她的话,有意无意地带着一种命令的语气。

    罗兰听着有些不舒服,他缓缓地答道:“你们不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我了吗?”

    语气听着很平和,但语句中的反问之意却是很明显的。金雯雯微皱细眉,她不太习惯同龄男人这样子和自己说话。

    而旁边的汐沙此时找到机会,便插嘴问道:“你们认识?”

    罗兰点头:“认识,我之前在金馆长的散打馆学过一段时间的散打。”

    “哦。”汐沙恍然大悟:“原来你的散打技巧是和他们学的,学得不错啊,连我大哥都说他空手时不是你的对手。看来金馆长教得很认真啊。”

    此时汐沙少见地笑了起来,但却给人一种皮肉不笑的感觉。

    作为市里少数几家‘技击馆’,汐沙是知道金雯雯的,而金雯雯自然知道戚家的苗刀术相当厉害。

    而罗兰此时开始觉得气氛有些怪怪的。

    金雯雯打量了一会汐沙的表情,然后视线在罗兰和汐沙之间来回扫视,最后得意地笑了起来:“是啊,我几乎将压底箱的本事都教给他了呢,结果他学会了就跑了。你说他是不是不负责任?”

    汐沙的表情有些开始发黑。

    罗兰不太明白女人的交锋,虽然他是死宅理科男,但他的情商并不低,他能读懂气氛,当下说道:“金馆长说话相当暧昧啊,你对所有男人都是这么说话的吗?”

    汐沙愣了一下,表情开始回转冷清之色。

    而金雯雯则再次皱起了眉头,这次皱得比上一次更深。

    短短一句话就怪怪的气氛给击破了,而且把自己的立场放在了和汐沙同一阵线上。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反应太大了。”金雯雯作出一幅无奈的表情。

    “我们不熟,开不起玩笑。”罗兰淡淡地回了句。

    这个女人打自己家虚拟舱的主意,而且无论语气还是态度都不好,他干嘛要和对方虚蛇周旋。

    接着他将视线转向汐沙:“我们去搬东西吧,待会我还有事情要回去处理。”

    “好的!”汐沙的嘴角轻轻地翘了起来。

    而老俞叔在一旁看得合不拢嘴,笑得脸都快皱成菊花了。

    他在转身进店里前,还给罗兰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颇是称赞的模样。

    罗兰却觉得莫名其妙,他觉得老俞叔似乎是意有所指,可又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金雯雯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干活。

    罗兰和汐沙也没有再理她,把几包相当沉的厚竹片搬到皮卡车的后斗上,然后驾车离开。

    而金雯雯拿出女士香烟出来,吸了口,然后对着老人说道:“老俞叔,我来买些治跌打和活血的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