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女帝的现代奋斗史 > 第一卷 第八十章 折磨
    水奥拍了拍秦义的脑袋,“对于这种脑容量小的人不能以常理来论!”

    “哦--”秦义点了点头直接举起枪开枪射向忍者的左腿,随之的几声细微的声响,对面的忍者猛的倒在了地上。

    刘浩荡装叉的吹了吹莫须有的烟,收起了枪,摇晃着走到一脸不甘看着几人的忍者的面前,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叹息的说道“要不说你们脑容量小呢,从头到尾骂人就那么一句,你啊,下辈子还是好好学学我们c国的文化吧!就骂人这一国粹就可以连说三天没重复的,你说你说来说去就这么一句你不嫌口干,我们听得都嫌烦,没文化不可怕就怕没文化还出来显摆,你这不是糟蹋我们的耳朵吗!”

    “支那人---”忍者忍着痛仇恨的看着刘浩荡。

    刘浩荡冷笑了一声,猛地踩着忍者刚才拿刀的手,死命的踩了踩,忍者顿时痛呼一声,头上满是冷汗,但是依旧紧闭着嘴不肯求饶,看着忍者这副强忍的样子,刘浩荡笑了起来,“不愧是忍者啊,真的很能忍啊!曹和,给你了,动作快点我们时间可没那么多---”

    曹和眼底闪过一丝欣喜立刻凑上前去,不断的从自己身上掏出一个一个小盒子,之前是用瓷瓶装的只不过参加这个比赛带着不方便,所以现在改成了一个一个小的方格子,转眼看着曹和掏出二十几个小格子,藏得地方也千奇百怪,就连手表中也能掏出两小格子,刘浩荡感觉他要再跪了。

    “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你动作快点--”水奥看了看手表,还有两个小时就六点了,这个时间就有人起床了,所以不惊扰其他的学生就必须在两个小时内解决,更何况到时候这个人也要给时间给教官来处理。

    “放心,我很快的--”曹和眼底可惜的看了一眼躺着任人宰割的忍者,“算你走运,原本还打算试一下凌迟是什么感觉的,现在时间这么紧,你就随便试一下药吧!”说完从地上的方格中仔细的挑选了两种,笑眯眯的分别洒在了忍者的上半身和下半身。

    “支---”忍者怒吼道,但是张开的嘴被塞进了一颗药丸,不受控制的咽了下去,“你给我吃了什么?”

    曹和笑了笑,“你太吵了,这个时间大家可是都在休息的,虽然没指望你们r国人有多少礼仪但是也没有想到你们的素质这么差,不知道大晚上嘈嘈闹闹是要遭人泼洗脚水的!”

    “你--”忍者刚想怒骂什么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身子不断的挣扎着双目狠狠的瞪着曹和,双嘴唇上下不断的动着但是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看来药效不错啊!感觉耳朵清净了不少!”刘浩荡好奇的围着忍者说道,看着地上的人不断的挣扎却丝毫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眼底闪过一丝亮光“你说我们要不要在r国人身上也多试验一下曹和的药啊,我突然也很想让他们尝一尝生化武器的厉害!”

    刘浩荡的话让几人想到了二战时候r国人在c国战场的那些毒气战、生化武器,彼此相视了一眼发现每个人的眼中都是一副赞同的样子,转头一起看向了曹和。

    曹和眼底发光的说道“虽然真正的化学武器我不会做,毕竟那个东西一不小心传染开来就不好收场,但是要是教训这些r国人我还是可以做到让他们生不如死!”

    正在曹和说着,就看到躺在地上的忍者开始浑身不受控制的挣扎起来,只不过四肢都中弹使得他只能在地上磨蹭,嘴里发出无法忍耐的霍霍的声音。

    “你做了什么?”秦义好奇的戳了戳躺在地上的忍者,已经被扒开面罩的脸上一边一半笑着一边痛着显得整张脸犹如狰狞的恶鬼。

    曹和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举起手中的小盒子像是炫耀的说道“回去祖父特意给我的,说是这盒只要碰到就会全身奇痒无比,这盒则是恰恰相反碰到就会疼痛无比,到目前也就这么一个试验品我只好把他分两部分了,上半身试了这种说是会奇痒无比的药,下半身则试了一下这种,目前看来祖父说的效果确实没有夸大!”曹和一边观察着忍者的反应一边点头的说道。

    看着躺在地上的忍者一脸生不如死的样子,刘浩荡一脸诚恳的看着曹和说道“哥们,看来这个重任真的是非你莫属啊!”

    “所以说以后审讯还是交给我,我正好还有好几种药却人实验,这种资源可不能浪费!”曹和自动请任的说道,他发现参加这个比赛真的参加对了,这么好的试验品要是搁平时他到哪去找去,虽然付出的代价也大了点。

    几人看着不断痛苦挣扎的忍者,就算是眼底闪过一丝不忍的周嵩也没有开口求情,对于他们来说只要看过n市大屠杀纪念馆的人来说对这些r国人都不会有任何好感,那时候被毒气毒害苦苦挣扎的人,怀孕的孕妇被直接切开肚子,婴儿被直接摔死--相比那些人受的苦难现在的这些r国人受的根本是九牛一毛,要不是时间不够他们真的是想尝试一下所谓的满清十大酷刑,对于r国人,没有心软一说,历史的创伤不是简单的几句话就是能够抹杀的,特别是对于c国人,骨子里就注重传统的人来说,忘掉祖宗那是一件耻辱的事,更何忘记国仇,现在的c国人或许不提或许就算提起那段历史也没有那么感伤,但是一旦r国人触碰到底线,那些历史不是被遗忘而是被压在了心底,火山一旦爆发那么就是不死不休!

    看着视屏里面被狠狠折磨的r国人,m国队员每个人心底都冒出一个寒战,原本还轻视的神情立刻变得十分严谨起来,看着屏幕里面几人还围着那个r本人有说有笑的c国人,伯尼克忍不住的开口说道“这些c国人是不是十分记仇啊?”二战都已经过去快一百年了,他们竟然还记着当初的仇恨,下手还这么狠毒,自己只是不小心得罪了一下不会也被记仇几十年吧?

    看出伯尼克的想法,利奥脸色难得严肃的说道“我仔细研究过c国的历史和这个国家,在这个国家的生活着的人有一股韧劲,他们包容、谦虚、守礼、好客只要是你带着好意无论是从哪里来他们都会热情的招待--”

    “要是像你说的那么好,二战开始的时候怎么那么惨?”华纳不解开口说道,他们之所以很大一部分轻视c国就是因为二战中这个国家并不怎么出色,甚至开始的时候还被多个国家殖民。

    “一个国家的落后就会挨打,但是你们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二战开始c国还是处于被殖民,但是二战结束以后他们反而成为了战胜国?”利奥反问道,看着众人默默不语后开口说道“这个国家就如那个失败国的总统所说,这个国家犹如一个沉睡的狮子,一旦清醒那就无人挡得住他的步伐!二战时候c国没有先进的武器、没有先进的装备,他们有的只是人民,可是就凭借着这些国民,他们当了战胜国,你们肯定会想不到在没有炸弹支撑的时候,他们自愿自己的身体作为支撑点,没有桥的时候,自己扛着木板作为桥梁,这个民族的人一旦爆发那么任何人都挡不住的!”利奥感慨的说道,“没看过那段历史恐怕我们永远也无法理解这个民族!”

    “所以这也是我们选择和他们联盟的一个原因吗?可是我们最终不还是要成为敌人吗?既然对方这么厉害为何我们不第一先解决他们?”约克不解的问道,按道理说既然对方一定会是他们的强敌为何还要留在下一轮,这一轮把他们淘汰了且不是更好。

    “看到了没有---”利奥指着屏幕上躺在地上生不如死的忍者,“恐怕这次r国没有想到c国参赛队员会这么不简单,按照猜测估计他们为什么选择那个监视的军人也是打着下马威的估算,只是他们没有想到c国人会出手这么快,更没有想到c国人出手会这么狠,不死不休啊--看来这一次我们有好戏看了!”利奥妖孽的笑道。

    一旁的加蒙看了看屏幕,转头问着一旁脸色凝重的安东尼,“怎么样?想到了什么?”

    安东尼无奈的耸耸肩,有点沮丧的说道“老大,来到c国我不得不承认c国古老医术的强大,这种药和产生的效果在西医来看是根本不可能达到的,人的消化系统是最快的,但是只是沾上一些粉末就很快产生这些效果要是之前有人和我说,我肯定认为是无稽之谈,但是现在现实摆在面前不容我不信,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我恐怕对于这种药没有任何方法!”

    “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其他队员听着安东尼的话不死心的问道,“要是我们没有对策的话到时候碰到这群人可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