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女帝的现代奋斗史 > 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 预赛
    家素心点了点头眼底的担忧像是抹不开的浓雾但是脸上却依旧带着放心的笑容,她心底清楚家里的每个人都很担心小义,但是所有的人都是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他们不能让小义反过来担心他们,初赛的赛制虽然毫无人性但是毕竟在自己眼皮底下,有了这些东西小义在初赛平安活下来完全没有问题,就算是武器短缺他们也能随时的给他补充,就怕是过了初赛才加真正比赛的时候,那个时候在亚马逊深林才是无法顾及。

    想到这家素心都想让小义在这次初赛当中失去资格,这样就不用去参加什么比赛也不用去亚马逊森林那么危险的地方,不但要应付森林的危险还要应付潜藏的不知是人还是动物的敌人。可是她也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小义被别人打成重伤,而且说不定还不是重伤,那些国家的疯狂起来可是丝毫不顾人命的,所以思来滤去,家素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秦义拨弄着身上各式各样的饰品,心里暗自想到自己这么回去的话应该会被他们笑吧,好像没有看到哪个男生带这么多饰品,想了想秦义开口说道“大姐、二姐、三姐、东西是不是太多了,我会被笑的---”

    “谁敢笑你你就直接摘下来扔给他,炸不死他!”秦若敏狠狠的说道。

    “小弟,这些东西可都是姐姐我们熬夜做出来的,你看你姐的黑眼圈--”秦月琦指着自己浓黑的黑眼圈可怜兮兮的说道,“你竟然这么伤你姐姐的心---”

    秦义看着几个姐姐,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姐姐她们做是为了什么,原本还想问姐姐们为什么不问他为什么参加比赛,现在想来也不需要了因为她们是他的姐姐,他想什么恐怕姐姐们都很清楚,虽然她们心底不赞成但是却一如既往的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姐,你们不用担心,我会一直带着的!我也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乖----”看着秦义坚定的样子,几个姐姐忍下心中的担忧,伸手使劲的揉了揉秦义的头发。

    “记得要是谁欺负你了,你打不过就跑,记住他的样子回来告诉我们,看我不弄的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三姐秦可茹依旧不放心的教导道。

    秦义认真的点了点头,“嗯,三姐我要是碰到打不过的会记住他的脸的!回来一定告诉你!”

    “好了,先吃饭吧!小义一定好久没有吃饱饭了,吃饭就上去睡一觉---”家素心看着他们姐弟和乐融融的样子,眼底一酸,随即立刻背过身擦拭了一下眼角,转过头已经一副平常的样子招呼道。

    “走吧!小弟今天可是奶奶亲自下厨哦--”

    “还做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菜--”

    “那我一定会多吃的!”秦义两眼顿时亮了起来。

    真如秦义所料带着一身饰品回去的他确实受到了全宿舍人所行的注目礼,毕竟看过男生带手链也看过男生带耳钉的、也有男生带项链的但是还没有见过哪个男生一次性带的这么全的。

    刘浩荡围着秦义转了几圈,一脸猥琐的说道“你不会是回去一趟打劫人家饰品店了吧?戒指一个不够你还带着十个,你这是打算做饰品展销啊!”不难怪刘浩荡这么说秦义,十根手指上每个上面都带了一个戒指,大拇指上的戒指甚至很粗,看样子很像是组合戒指,事实上也确实是组合戒指,秦家大姐为了尽可能的多带一些东西,把能想到的地方都给物尽其用了!

    秦义转过头双眼直直的盯着刘浩荡,拿出大拇指上组合戒指最上面的一个对着刘浩荡一脸认真的说道,“我姐说要是谁敢嘲笑我的话,就把戒指扔个他--”

    “扔给我干嘛?我对这东西可不感兴趣--”刘浩荡敬谢不敏的说道。

    “炸死他!”秦义不紧不慢的说道,手中的戒指也朝刘浩荡递了过去。

    刘浩荡瞬间朝后面跳了一步,脸色惊恐的看着秦义手中的戒指,“哥们,不带这么玩我的,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啊---”他可是知道秦义所谓姐姐设计出来的东西的威力,上次的防狼棒可是让他记忆犹新啊!

    看着秦义依旧朝自己走来,刘浩荡立刻朝水奥奔过去,嘴里不断的喊道“我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水奥--救命啊!”

    水奥朝刘浩荡翻了一个白眼,转头对着秦义招了招手,秦义走到水奥的身边,水奥拿起戒指再次带到了水奥的大拇指上,说道“这东西是你姐姐辛苦的设计出来的,不要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秦义看了刘浩荡再看看手上的戒指,认真的点了下头“嗯”了一声。

    一旁的刘浩荡僵硬的扯着嘴角,话说就算是安抚秦义也不用这么贬低自己吧,察觉到刘浩荡不满的情绪,水奥一手捏着秦义手上的戒指一边扭头看着刘浩荡,笑眯眯的问道“你这是不满?”

    看着水奥随时都可以拿下来的戒指,刘浩荡立刻脸上堆满了笑容,“怎么会--怎么会呢!我可是十分感谢您啊!您可是救了我的一条命啊!”

    =====

    媒体收到消息的速度可以说是在星轩等人踏入学校的那一刻就已经往a大赶过来了,同样还是上一批的人,当然这一次也是他们自己强烈申请过来的。

    看着违者学校的层层记者,陈校长看着熟悉的面孔讽刺的说道“看来张局长能力非同一般啊,这些人竟然没有被吓破胆还敢继续过来--”

    办公室里坐着的张局长看了看满头白发的陈校长,心底虽然敬佩他为了这所学校的付出,但是脸上却依旧丝毫动容的说道“听说陈校长当初在国外学习的其中一门课程就是心理学,那么你应该知道催眠一个人,特别是在对方心里防备最弱的时候是不费多少工夫的吧--”

    陈校长脸色一变,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张局长,“你们这是知法违法!先是枪杀无辜群众竟然还违法使用催眠---”

    “枪杀无辜群众?在哪?我怎么没有看到?如果你说的是那天的青年的话,陈校长不妨朝楼底下看看,看看当中的那位青年是不是依旧活蹦乱跳的活着---”

    陈校长立刻扯开窗帘朝着楼底下仔细的看去,果然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上次被枪击的青年,“你们这是做戏给众人看呢?”

    张局长笑了笑,“无所谓做戏不做戏,只要达到目的不就行了吗?”

    “那么你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陈校长扯上窗帘转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张局长。

    张局长不慌不忙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对着陈校长示意了下“坐下来聊,这件事恐怕还是会麻烦到你陈校长---”

    陈校长看到对方突然一下子变得这么客气,心底的不安立刻升到了最大,“有什么事你直说,上面希望我做到的只要是我能力范围之内我绝不多说一句,只不过a大是百年老校,我可不会让任何人糟蹋了它!”

    张局长眼底闪过一丝讽刺,但是嘴上却不动声色的劝说道“陈校长,这一次的事情是国家的重要大事,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如果国家可以选择的话也不会在你a大,既然选择你a大那就是看重你a大--”

    “到底你们还想做什么?”陈校长脸色立刻不对,质问着张局长。

    张局长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开口说道“上面的计划有变,这一次参加比赛的赛制发生了变化,接下来的三个月会是在a大举行一场预赛---”

    “预赛?你不是说这一次参加比赛只要在我的学校挑选出合适的学生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还要在a大举行预赛?而且你这个预赛是什么意思?”陈校长感觉到明显不对劲的问道。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会有各个国家的留学生打着学习的名义来到a大,届时希望陈校长你能够好好的招待一番,这样对媒体也正好有一个交代不是,前一段时间我们的学生去秘密学习了,这一段时间换来的就是其他国家来我们学校学习,不是吗?这样陈校长你更不用担心a大的名声了!”张局长蛊惑的说道。

    张局长说的再好听陈校长也觉得这件是肯定不是这么简单,脸色凝重的盯着张局长口气强势的说道“如果张局长不把一切说明白的话,恕我们a大能力浅薄担当不起这项重任!”

    张局长眼底闪过一道寒光,看了看一脸坚决的陈校长,所以说他讨厌和不识趣得人合作!

    “既然陈校长这么想知道一切,我也不隐瞒!你应该知道这一次比赛的重要性,但是组织方突然发来请柬说由于人数太多所以他们准备先淘汰一部分人,于是就有了预赛!在这场预赛当中只要是让不是自己队伍的选手至少三名失去参赛的资格就可以拿到去最后场地比赛的资格!而对方把这一次的预赛的地点定在了我国的普通高校,所以想来想去上面还是决定定在了a大!”张局长看着陈校长的脸色渐渐的变得苍白,不忍心的说道“陈校长你也不用太担心,这一次我们军队同样会有人监管,所以你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