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女帝的现代奋斗史 > 第一卷 第五十章 留下来的人
    “至于唐星轩、唐翠、唐红、这三个人看起来像是三姐妹平时也是孟不离焦、但是实际上唐翠和唐红对于唐星轩的态度很尊敬,吃饭的时候只有唐星轩拿起筷子的时候她们两才会动筷,而最奇怪的是她们的一切资料都是补办的,情报组也只是查出她们是唐家的唐古带回来的,其他的就什么都查不到了---”章才良把自己得到的资料简单的解释了一遍。

    总教练官掐灭烟头,对着狼狈的几人摆了一下手“好了!你们先回去吧!休息休息,下午还有训练!”

    几人相视了一眼,一致的敬了个礼就鱼贯的走出了总教官的办公室,顺便带上了门。

    等到门关上以后,总教练官打开抽屉小心的掀开夹层拿出了一个小巧的手机,迅速的按下了一连串的号码。

    “你好,快速外卖,请问您需要什么?”一个低沉的声音在电话里面想了起来。

    “我就问一下你到底给我送几盒外卖进来?我这边的外卖品种都已经三品种五个菜了,你想撑死我啊?”总教练官声音带着一丝怒气的说道。

    “先生,您是不是搞错了?您只点了一道菜,我们送外卖也不会犯这种错误啊!您看您还是自己确认一下吧!”说完不等总教练官反应径直的掐断电话。

    总教练官的神色平静的放下电话,眼神莫名的看向远方,想了想转身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按了两个键像是想起什么,眼底闪过一丝挣扎,最后还是放下了电话。

    门外已经走远的几个教官此时低声的议论了起来。

    “你说总教官是什么意思?看他的脸色好像丝毫不惊讶一样?”老白想到刚才从头到尾都没有丝毫惊诧的总教练官,眼底闪过不解的说道。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总教练官一定是早就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说不定这几个都是正如我们猜测的那样是特派过来的人呢?”老朱平淡的说道。

    “其余几人说是特派人员我倒也可以相信,但是那个唐星轩几人呢?章队长都已经说了,那三人的关系明显不一般,这肯定不会是特派人员了吧?”老白想不通的说道。

    一旁一直沉默的章才良突然低声的说道“现在这个社会还是存在一些比较特殊的人,恐怕他们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吧!”

    “哪里出来的?你们到底在打什么谜啊?”看着三人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老白不爽的说道。

    “好啦!我们只要知道总教练官不说什么那就意味着这几人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我们的任务就是尽快的把他们培养出来!”章才良冷冷的说完,就直接转头走向自己的寝室。

    老白虽然依旧疑惑但是看到众人都闭口不谈的样子也识趣的没有追问,看着章才良的背影同情的说道“幸好我不是那一组的教练官,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树立威信!”

    “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个烦恼对于章队长来说恐怕没有任何问题!”老朱拍着老白的肩膀调侃的说道,“要是你的话,恐怕都无脸面对那些队员啊!”

    “是你,你就可以坦然面对啦?换成你恐怕你直接都已经逃了!”老白毫不客气的反驳回去。

    “你们两不累啊!我都快累死了!我回去睡了,你们继续!”说完老邢直接掉头大步的往前走去。

    剩下的两个人相视的看了一眼,立刻的追了上去,一晚上折腾怎么可能不累!

    ========

    训练的残酷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苛,不断的有人被淘汰被救护车带走,队伍的人员也在一天一天的减少,所有人当中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章才良下面的两个小组。

    无论是攀岩、激流、还是枪击星轩这一组一直保持着领先,而水奥这一组虽然每个人不如星轩这一组出色,但是依旧排在了第二的位置。

    只是那些淘汰的人和被救护车带走的人再也没有回到营地,没有人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就算是询问得到的也是惩罚的训练。

    可是也因为这样营地的气氛莫名的变得紧张起来,所有的人都不复进来时那样的单纯、天真而是变得狡猾、阴狠、自私----似乎明亮的大学生活从一开始就被带进了地狱。

    队员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改变,教官们是意识到了但是不打算纠正,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批的队员本身就是被挑选出来的牺牲品,要想活下来首先必须要对自己狠,他们是有同情心但是有时候同情心不一定是良药,再则他们是军人,是特种兵,国家的利益大于一切!

    再一次的枪击比赛结束后,两名分数最低者被带走了,就算是两名队员拼命的挣扎但是依旧被强硬的拖上车。

    操场上很安静,所有的人都沉默的站着,在章才良说出解散两字的时候,星轩径自掉头走向宿舍,一直跟着的几人也随即的跟了上去。

    刘浩荡看着已经看不见的车影,问道“你们说他们会带去哪里啊?”

    “我也不知道。”秦义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大家好像都不知道被淘汰的人去了哪里!”周嵩眼底同样带着茫然的说道,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参加这个军训到底是一个正确还是错误的决定了。

    “既然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神情那么凄惨?其他人也很怪异!”秦义看着周围要么恐慌要么狰狞神情的队员不解的问道。

    “因为他们都想活下来!恐怕在他们的想法中这些被淘汰的人都凶多吉少吧!”所以每个人才会拼命的防备着对方,猜忌着对方,甚至想要杀了对方因为只有对手都消失了,自己才可以活下来。水奥看着周围每个人都带着一份猜忌和紧张的看着其他人,不得不说这一次的军训对于这些一直生长在阳光下的学生改变太大了,现在这些人出去谁还会认为他们是那些天真无知的大学生呢?

    “教官都没有说被淘汰就会被杀掉,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认为?”秦义想不通的说道。

    听到秦义的话,水奥几人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也只有心思纯净的人才会对教官这些类似催眠的举动丝毫不受影响,其他人为什么这么想那是因为这些教官总是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一丝半语让这些队员潜意识的认为淘汰就会被抹杀,这种举动比言语的直接说明要管用的多!所以现在的气氛才这么紧绷,每个人都那么拼命,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想要自己活命。

    “我们走吧!”察觉到那些打量他们的目光中带着嫉妒、愤恨水奥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对着几人说道。

    “嗯”同样察觉出周围人的不怀好意的目光,几人迅速的点头然后离开了操场,只剩下场地上的人彼此猜忌、估量对方的水平---

    “已经三个星期了,再有一个星期就选出最后的人选了!”老白伸了一个懒腰,有一种终于要解放的口气说道,“吗-的!这种活真不是人干的!”

    “是啊!别的老师是劝人为善,我们是逼人为恶!”看着场地上早已经变样的队员,老邢感慨的说道。

    一旁的老朱看着操场的人半响,后开口朝着章才良说道“其实我们不是早就看好人选了吗?没有必要这么拖下去吧!早一点定下来也无妨不是吗?”

    “对啊!反正最后一定是那几个!”老白眼睛一亮看向章才良。

    章才良看了看窗外的那些队员,后终于开口说道“你们要是都没有意见的话,我也没有意见!”

    “那就好了!那我们待会一起和总教练官说去,早点选出人选说不定我们还能多教一点东西,对他们对这些队员都好!我们也省下不少经费!”老白拿出各种理由解释道。

    “我看最主要是你省下不少精力!不过他们这一批队员相比之前的人来说很走运,他们还有机会回到正常的社会!要是真的经受过最后一周的训练就算是想回到正常社会他们也无法正常的生活!”老朱庆幸的说道。

    “我们也很幸运,遇到了好苗子啊!希望他们能够平安回来,倒是我一定把他们抢过来!”老邢信誓旦旦的说道。

    “也有我的份!别想一个人独吞哦!”老白立刻出声说道。

    “那也要他们能够活着回来!”章才良冷冷的说道。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这一行本就是只有一线生机,能不能够活着回来真的有待商榷,只不过是他们私心希望这些孩子能够平安回来。

    =====

    “所有队员现在立刻到操场集合---”随着教官的哨子声吹响,所有刚刚躺下或者坐着的学员立刻站起身飞奔的朝操场上跑去。

    三十秒,所有的队员度已经站在了操场上,章才良目光扫视了一眼,看到所有人都到了,然后对总教练官点了点头。

    总教练官咳了咳嗓子,对站着的队员笑了笑说道“同学们,这几周的训练我知道你们吃了不少苦现在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就是你们当中大部分人可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