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女帝的现代奋斗史 > 第一卷 第四十章 下毒
    “大赛的背后之人是谁谁也不知道!这个比赛从出现一开始是把各个请柬发到各个国家领导人的面前但是当时大部分国家都当它是一个玩笑,但是那一届有一个小的国家参加了,虽然最后没有得到最后的奖品但是因为是唯一一个国家参加所以得到了一个安慰奖,一架隐形飞机的设计图!当时这个东西对这个国家能在二战中活下来起了决定性作用。”赵成军淡淡的说道。

    “一架隐形飞机?那么之后应该还会有不少‘安慰奖’出现吧?”星轩说道,不然这些国家不会这么死心塌地的就算每次去的人都死亡依旧不死心的每次都参加。

    赵成军点了点头,嘴唇动了动“确实,第二次参加虽然最后没有人的到最后的奖品但是有的国家都得到了安慰奖,至于是什么内容就没有公布出来了!只不过之后的几年得到安慰奖的国家在某一些方面总会取得突出的成果!”

    “重奖之下必有勇夫!”星轩冷静的说道“在国家利益面前牺牲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无可厚非!”如果她是国家领导人的话她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只不过她更会想方设法的弄清楚这个比赛的背后之人是谁?与其浪费生命去换一些所谓的‘安慰奖’不如把对方找出来交易。

    想来这个世界的国家肯定也想过这样,只不过到现在依旧没有找出对方那么也在一定是程度上说明对方的身份很厉害,而且掌握这么多超过这个时代的科技怎么想这样的人都不会是普通人。

    “以你们现在的实力知道对方是谁吗?”星轩虽然知道自己的属下比自己早来5年,可能更早但是时代不同了现在不是汉唐那样可以凭借一身武力去获得状元进而得到军权之类的,现在这个社会太复杂了,对于赵成军他们来说要想获得自己的权势不是那么简单,所以星轩也是试探的一问。

    赵成军羞愧的摇了摇头“属---我们从知道这个比赛开始也查了很久但是对方行踪太神秘,每五年只出现这么一次而且以前的请柬还是放到领导人的桌子上现在直接是发送邮件,而且对方的科技很强大邮件的来源地不论怎么查最后的结果都是来源地都是那些领导人自己的电脑。

    “无所谓,这么多国家都查不出来的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被你们查出来,看来这一次参加的比赛很不寻常,对方既然提前把场地和奖品内容发出来那就是勾引现在这个世界的国家都去参加毕竟无论是从奖品的丰厚来说还是抱着不能让其他国家独占鳌头的心思,估计这一次所有的国家都会参加,只不过这个幕后之人这一次这么大手笔到底是为了什么?”星轩心底泛起一丝好奇的说道“比赛场地是在哪?”

    “亚马逊森林---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原始森林,里面保留着史上最古老的物种也是这个世界唯一一个物种最丰富的物种的森林。”赵成军说道。

    “危险程度?”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恐怕那是世界最恐怖的地方!”赵成军解释的说道“里面的动物保持着原始的野性一不小心就可能丧命,而且里面的植物大多也是这个世界的所谓的生物学家不了解的,所以普通的人进去根本活不过一天,就算那些受过训练的特种兵也只能是组队进去,单人进去生还的概率也很低!”

    “这么想来今天的这个下毒就可以解释了,毕竟现在还是在安全的地方,要是进入那个所谓的亚马逊森林到处都有可能是毒物和猛兽的情况下还这么没有警戒迟早也是死的多!”星轩看着地上已经缓和不少不在哀嚎的学生冷冷的说道,抬眼撇了一眼摄像头的位置,“看来这些教官还是很心软--”

    “话说我怎么觉得她们好像是发现我们在监视她们--”老白看着星轩抬头看着摄像头的位置,眼底带着的那一丝笑意怎么都感觉像是在嘲笑他们一样。

    其他几个教官鄙视的看了一眼老白,不是好像而是肯定,这不是明摆着吗要不然对方怎么会用唇语交流还是不知道是哪个小国家的语言。

    一旁的章才良眼底带着深思的看着星轩几人,看着几人冷漠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同学不管不顾的自顾交谈着,这样的性格要是真的被选上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我们就这么干巴巴的看着他们会不会不好啊---”周嵩看着躺在地上疼痛难忍的一干人不忍心的问道。

    水奥睁开闭目养神的眼,眼底带着一丝嘲讽的看着周嵩,“跟你说过了这一次不单纯是简单的锻炼,要是你连自己都顾不了的时候就不要想帮着别人,没有人会为你收拾烂摊子!”

    周嵩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最后沉默的低着头眼底闪过一丝受伤,一旁的秦义看了看周嵩转头看了看水奥,水奥摇了摇头,如果是一般的军训他一定不会拒绝去帮助一下那些人体现以下战友情,但是教官既然敢于下毒来锻炼他们那么就不会是想让他们知道所谓的战友情,如果连这一点都识不清的话那么他也考虑换成员了,毕竟到了那个地方可没有多余的同情心给她散发。

    一个小时对于星轩他们来说只是简单的闭眼休息一会,但是对于躺在地上的人来说确实真正知道了什么叫生不如死,摸着已经不再疼痛的腹部,很多人脸色惨白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到了椅子上,彼此眼底带着不敢置信的看着彼此,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好似自己做梦一样,可是摸着自己的肚子,所有的人也清晰的认识到这绝不是一场梦境。

    此时几个教官才缓缓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看着一片虚弱的学生为首的老朱可惜的摇了摇头,声音带着鄙视的说道“你看你们现在什么样子,狼狈的连狗都不如。”

    “教官,我要告你们----你们下毒!”刚才抓着小兵衣服的那个男生站起来指着几个教官虚弱的说道,“你们这是虐待我们!”

    “虐待?”老朱讽刺的说道,“自己蠢就不要怨别人,下毒?你们有证据吗?告?你们出的去吗?”

    男生原本惨白的脸色顿时惊愣在了那里,眼底带着不敢置信的看着教官,嘴里低喃道“我们不是就来军训的吗?”

    章才良冷冷的看着男生,“你以为特种兵的训练就是你以为的跑跑步这么简单?你未免想的也太简单了吧!这么一点疼就受不了要是受了枪伤且不是连所谓的任务都抛到一旁,更何况你们这次的中毒也是你们自作自受!”

    “好,就算我们自作自受,那为什么他们会没事?他们不是你的组员吗?你这不是明显的不公平!”男生指着一边完好无事的星轩几人和水奥几人,质问着章才良。

    众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星轩这一行8人身上,看着一点没有中毒倾向的几人,众人的目光顿时变得怨恨起来,是啊!凭什么他们要受到毒药的影响而她们几个却丝毫没有中毒,这不是潜规则是什么!

    星轩抬眼看了看满脸怒气的众人,在看着似乎等着他们自己处理的章才良,星轩站起身,转身直直的走向门外。

    那个男生看到星轩要走,连忙上前想要扯住星轩,“你心虚什么啊?有种你不要跑---”

    “白痴!”一旁的水奥看到男生自讨死路的行为不屑的转过头。

    男生的手根本没有碰到星轩,就被一脚踢飞到了章才良的面前,众人原本不满的情绪立刻顿在了那里,被踢的男生艰难的捂住肚子痛吟着,赵成军缓缓的收回脚,冷冷的扫视过众人一眼,转身跟在星轩身后走了出去。

    “教官,你没有看到他恶意伤人吗?”一个同组的女生看着被踢的男生一脸痛苦的样子而教官却不管不顾的样子立刻不甘的出口问道。

    “你要是想替他抱不平的话可以自己去替他还回去,没有人拦着你!”老朱看着忿忿不平的女生口气冰冷的说道。

    女生一下子泄了气,看着捂住肚子半天没有起来的男生脸色一片尴尬。

    看到女生没有丝毫的动作,老朱冷笑了声“没有本事就不要瞎蹦跶,这不是你家随便的委屈一下就有人心疼,我们不是你爸妈没有义务去照顾你!”

    女生和男生的遭遇让其他的人一下子都闭上了嘴,沉默的静坐着,此刻的他们才真正意识到所谓的训练的残酷。

    “今天教给你们的第一课就是如果不知道谁是你们的敌人或者敌人是谁的情况下,保持住你们的警戒心!第二课刚才那位男生已经给你们做了深刻的展示,对于强大的对手不要自寻死路,也不要自以为是,想活下来就要有自知自明!”章才良冷冷的说道,转头蹲下身看着依旧起不来的男生嘲讽的说道,“还有按照你们这个年龄段的说法就是不要太圣母!你看有谁感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