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女帝的现代奋斗史 > 第一卷 第十章 现世
    再加上唐系和他提及的一路上这个女孩和她侍女的表现怎么看也不像是平凡人家的孩子啊!现在这个社会还存在这种阶级的也就那几家了吧!可是那个云柔不是说是普通老百姓一员吗?

    “云柔家是一个世家,只不过已经----落魄了!”唐古语意迟疑的说道。

    “落魄?”唐具挑眉的看着唐古,“你确定?随手打赏就是四个金币,这可不是什么落魄家族能够豪爽起来的!你确定你没有听错?”这样还叫落魄的话那他宁愿生在这样‘落魄’的世家去!

    “好了!不管她的家世是不是落魄现在都无关紧要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好我的女儿!”唐古厉声的说道,要是那个疯婆子知道星轩的存在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子出来!

    “这你用担心什么?对外宣称是领养的女儿不就行了,反正她也不需要入家谱,一个领养还不用入家谱的女儿那些老不死的也不会说什么!就算夫人想要反对那也拿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啊!再则夫人最近已经惹的那些老不死的的不满了,要是不想被彻底厌弃的话,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但愿如此!”唐古皱眉说道,“那边没有什么动静?”

    唐具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似乎上一次被打击过重了变得格外的谨慎到现在也没有丝毫的举动,恐怕还要再等一段时间看看!”

    唐古眼底闪过一丝厉色,语气冰冷的说道“继续盯着,我就不信他们一点马脚都不露!”

    “放心吧!24小时盯着呢!”男子脸色看起来漫不经心但是语气却格外的认真,随即立刻变得散漫起来“话说侄女来了,我这个做叔叔的怎么也该见一见吧!”

    “滚---”唐古看着唐具嬉皮笑脸的样子,毫不客气的撵人。

    “切,真小气!算了,体谅你想要和女儿独处的愿望,侄女就下一次再见吧!我先走了!帮我和侄女问声好!”说完唐具喝完杯中的红酒,转身从窗户跳下,很快就离开了别墅。

    =====

    “小姐,这是你的房间!你看一下还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地方,请吩咐一声!”穿着一身旗袍的女子带着星轩等人来到了二楼里面的一个房间,一边打开房间的门一边恭敬的说道。

    房间看起来很大虽然和原身所住的地方不能比,但是风景却十分不错,走进去入眼就是窗户外的一池湖泊,只是房间的装扮对于星轩来说太稚嫩了!估计是按照正常女孩子喜欢的东西所设计的,大多使用的是一些粉色系和蕾丝之类的东西,圆形的公主床上还摆放着两个巨大的毛绒娃娃。

    星轩皱了皱眉,对身后的两个侍女眼神示意了下,翠翠立刻了然,放下手中的包裹对着站在门外等候的女仆淡淡的说道“这里交给我们了,你先下去吧!”

    女仆脸上闪过一丝惊诧,但是翠翠口气虽然平淡气势却压迫而来下意识女仆就点了点头,后看着翠翠直接的把门关了起来,看着紧闭的房门,女仆这才回过神,压下心悸转身立刻去朝张妈回复去了!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离开,翠翠恭敬的对看着湖泊的星轩问道“少主,一切照旧?”

    星轩头也没回,淡淡的说道“颜色我只要黄色和黑色,其余一切照旧!”说完从自己的空间储物袋中随手的抽出一本书坐在阳台上的摇椅上翻阅了起来。

    翠翠和红红彼此忽视了一眼立刻打开随手携带的包裹,其实包裹只是一个障眼法,真正要带的东西她们都放在储物袋里面了,虽说来到现世是不能动用法术的但是一些储物袋还是可以使用的,所以为了怕少主子不习惯用外面的东西,她们把能够带着的东西都带着了!

    两人开始分工起来,红红负责把原先的装饰的东西能够拆掉的直接拆掉不能够拆掉的也直接动手捏成渣渣,而翠翠则是跟在后面开始一样一样按照这几个月摸索出来的星轩的习惯开始摆放起来,当然大件的物件不适宜现在摆放出来,但是过几天等安定下来,她们会找理由把它们合理化的出现在少主子的房间。

    不一会原本可爱的公主房就变成了简约大气的房间,原本粉刷成粉色的墙壁也被一层层或黄或黑的纱布给蒙盖了起来,蕾丝的被子被换成金黄色的丝被,梳妆台上原先的各式化妆品也被各种陶瓷的瓶子所替代,摆放首饰的地方也多了两个紫檀的木盒,木盒每个各三层,摆放着各类的珠钗和耳环、和镯子。

    “少主子----”翠翠明显感觉到了什么,神情立刻紧绷的站到了星轩的身旁,双眼锐利看向隔壁,只不过隔着一个花园看不到对面任何事物。

    “不用管!和我们无关!”星轩翻阅着手中的书本淡淡的说道。

    “是!”

    “咚咚---”清脆的敲门声在门外响了起来。

    “去开门吧!”

    翠翠快步上前打开了门,看到站着的唐古,侧身让出了空隙让唐古走了进来。

    看到如此古色古香的房间唐古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要不是梳妆台和床是自己熟悉的现代样式,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去了自家那个老祖宗的房间。

    “很喜欢看书?”看着自家女儿除了自己进屋看了自己一眼,其余又立刻把自己的心思放到了手上的书本上去,唐古顿时有了一丝失落,后自嘲的笑了笑自己从她小就没在她的身边,对于自己这个父亲恐怕星轩也很陌生吧!

    星轩没有反驳也没有点头只是抬头淡淡的看了唐古一眼,“谈不上喜欢不喜欢,但是一定要知道!”

    想到云柔信上说过自己这个女儿从小因为受她未婚先孕的牵累从来没有上过一次学,也没有和外界的人接触过,这一次也是临时教给她一些常识,想到这唐古眼神暗了暗,后温柔的问道“下个月学校会开学了,这一个月我会请家庭老师教你,所以不用担心!”

    看到自家女儿依旧平淡风轻的样子,唐古握了握拳头不应该是这样的,18岁的女孩应该是会哭会笑就算是性格冷淡也不应该是自家女儿这样冷清,那家人到底是怎么对待自己女儿的!但是一想到是自己原因导致成女儿变成这个样子,唐古再大的怨气也消散了!

    “下午,带你出去逛逛怎么样?”唐古试探的开口问道。

    星轩翻页的手停顿了一下,“好啊!”

    “那就好!”唐古激动的说道,后察觉到自己失态的样子连忙掩饰的咳了两声“咳咳---那你看书吧!吃过午饭我带你出去!”说完嘴角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走出了房间。

    ======

    坐在汽车上透过车窗看着外面一栋栋高楼大厦,星轩压下心底泛起的一丝恐慌感,对于这个时代的陌生感和这些跟自己所见所闻天差之别的东西让曾经身为帝王的星轩也有了不安,这个时代对于她来说不止是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么简单!

    当初在原身的小山村的时候虽然陌生但是熟悉的装饰熟悉的礼仪,让星轩心底的陌生感冲淡了不少!但是这个所谓的现世即使是看了再多的资料了解再多的习俗,对于星轩来说看到这些确实存在的东西还是对她有一定的冲击性!

    横跨一千多年的时间差距,从心里来说还真是很难接受!好在在那个山村已经缓冲了一段时间最初的惊讶和自欺欺人的不愿相信都已经渐渐被事实所说服,庆幸的是她刚醒来那会是在那个山村,要是她刚开始就是借尸附魂到这个现世的话,恐怕很容易就露出破绽被当成精神病抓进那个所谓的精神病院吧!

    “我们去哪里?”星轩收回思绪淡淡的问道。

    “先去替你买点衣服,然后去家具店看看,我想你一定不习惯屋子的床,正好去挑你喜欢的!然后去----”

    听着唐古唠唠叨叨的说着,星轩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她到没有想到这个原身这个便宜的父亲会这么心细,竟然注意到自己不喜欢那张充满欧式风格的床,原本她还在想找什么借口把那张床给换掉,现在到省的想借口了!

    “衣服不用了!衣橱里面有很多,而且翠翠和红红都会做!我不习惯外面的衣服。”星轩淡淡的说道,作为帝王的警觉性让她不喜欢穿经由不熟悉人手做出的衣服,所以作为皇帝的时候她的衣服都是那两个哑巴侍女做的!现在的她不是帝王所熟悉的也是红红和翠翠倒也勉强接受,其他的就算了!

    看到星轩眼底的抵触,唐古稍想了下,对着前面开车的唐系说道“转道我们直接去卜云轩!”

    车子越开越偏最后停在了一栋四合院的门前,门口的门匾上写着朴实厚重的‘卜云轩’,唐古带着星轩走了进去,走过种满各式花草的庭院来到了正屋,就看到屋子里面偏右方是一个柜台,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正坐在那打着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