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判官眼 > 第一卷 【113】 逛街
    【113】逛街

    吴越正考虑着如何回应刘丽如此颇有深意的眼神时,自己的手臂突然被人挽着。

    “哎,帅哥,陪我逛超市吧。”

    吴越一阵汗颜。

    “雪兰同学,这会貌似是上班时间吧?”

    雪兰那放电的眼眸闪了闪:“你似乎还不知道呢,我是全公司最自由的两个人之一。”

    “哪一个是谁?”吴越下意识的问了句。

    “不是你吗?”雪兰的眼神分明透着怀疑吴越智商的意味。

    “咳咳,这个公司手册”

    “跟你一样,我也是无工资人士,所以上班很自由。”雪兰一边笑着道,一边望着cha不上话的刘丽,大眼一闪一闪,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咦?”吴越稍稍惊讶了一番,但随即就淡定下来。

    这个名为雪兰的女孩,无论从气质还是才学上都不是其他员工能比的,以她的能力,就算进入世界五百强企业都没什么问题,为何屈就在夕阳美这家小小的企业里呢?

    仔细想起来,吴越突然对这个有着似曾相识之惑的女孩感兴趣起来。

    “走啦,走啦。”雪兰未等吴越答应就拖着吴越离开公司。

    走出写字楼,吴越还在考虑要不要开车,那雪兰就急匆匆叫道:“快快,来了辆77路公交。”

    然后拉着吴越就一路狂奔。

    这一路飞奔,两个人终于在公交门关上之前一起上了车,由于不是始发站,所以车上的人很多。

    实际上,就算是始发站,在中州的地界也很难找到有空位的公交。提起这个公共交通,吴越就一阵恼火。中州的地铁建了n年,至今1号路线都没完工。本来建设地铁是好事,但这种工程进度着实折磨人的神经。因为要为地铁建设开道,很多公交都改线了,要么就是施工占据了主干道,造成中州大面积的堵车。这会还好,每晚的六点到八点,中州的几条主干道。像文化路、农业路、经三路、黄河路尽是滴滴的鸣笛声。要再倒霉遇到公交事故,那情景会更加壮观。

    因为很拥挤,雪兰仟瘦的身体几乎全部倒在自己怀里。幸好雪兰的臀部不像刘丽那般突出,要不然这会,吴越就比较尴尬了。

    公车上的美女总是很惹人注意的,况且,有一些无所事事的猥亵男总喜欢呆在人多的车上客串“公车色魔”,专门找落单的漂亮女人下手。这样的女人面对猥亵男的做法往往是忍气吞声,而越是这样,越助长了这些气焰。就算开口斥责他们,他们也会用因为车上人多,人与人之间难免会发生身体接触之类的理由为自己开脱。所以当事人往往只能吃个哑巴亏

    雪兰虽然是和吴越一起上来的,但因为很漂亮,有一个猥亵男忍不住想过来占点儿便宜。所以这人拼命地往吴越这边挤过来。

    这种事儿吴越平时见多了,自然很容易就发现了那个猥亵男的意图自己和雪兰所站的位置又不是门口,如果没有事儿,谁会逆时针的奋力的往这边挤

    “那个人好像对你不怀好意”吴越小声的提醒道。

    “你怎么知道?”雪兰倒是没注意到那个猥亵男。

    “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了”吴越皱了皱眉:“咱俩换个地方,你到我后面去”

    “了解的那么清楚,这事儿你是不是经常做啊?”雪兰白了吴越一眼。

    吴越没有再说话,因为他已经见到那个人向这边挤过来了

    “挤什么啊占老娘便宜啊”一个浓妆艳抹的小妞被猥亵男人挤了一下,有些不悦的抱怨道。

    “谁挤你了又不是故意的,看你长那样吧”男人有些不爽那个小妞的话,本来他是想来占雪兰便宜的,但是让这小妞这么一嚷嚷有些不好下手了要是长得真好看也行,只不过这小妞的底板实在是太差了,化了妆还是像鬼一样。

    “得了吧看你那色迷迷的样子就不像什么好饼”小妞不依不饶的骂骂咧咧。

    男人不想与她多费口舌,只得闭上嘴巴装没听见这时候他已经挤到了吴越的身后,正打算向雪兰的方向伸出了魔手只是碍于吴越在身前,不太好下手

    吴越正愁不知道该怎么教训这家伙呢,没想到那个小妞先发难了于是吴越正好有机会给他们推波助澜一下

    有了决定,吴越缓缓的将手向那个小妞的方向探去,因为车上人多,如果只凭感觉的话很难分清方位,但是吴越不一样,判官眼八品精气值满,视力早就达到一个恐怖的境地,很容易的就找到了那个小妞的方位,然后用力的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下

    “嗯,手感还不错,如果不看长相的话,身材还算一流”

    “啊”小妞突然大叫起来,对着刚才那个猥亵男人怒目圆睁,伸手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你流氓”

    那猥亵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拍懵住了,半天才反应过劲儿来:“草你妈,臭*子,干什么打我”

    “打你?老娘还要把你送派出所去呢”小妞大声叫道:“你干嘛捏我屁股

    “捏你屁股?有没有搞错?你以为我瞎了眼睛了?”猥亵男大声反驳道。

    “别说那些没有用的,有什么话到了派出所再说司机,停车”小妞丝毫不惧的喊道。

    那个猥亵男心中也有些嘀咕,估计他在派出所可能也有这方面的案底,听到小妞较真起来,立刻就蔫了。

    这时候,车子正好又到了一站,猥亵男骂了一句“神经病”就匆匆下车了。

    “哼别让老娘再见到你”刚才的小妞像个得胜的公鸡一样,得意的哼道。

    她身旁的其他乘客都不约而同的向边上移了移身子,生怕招惹到她。

    只有吴越见到那猥亵男下车了,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看到了吧,我都说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人了”

    “算你猜中了吧,不过他的目标也不是我啊”雪兰小声说道。

    “你没看到他都挤过来了么,要不是我挡着你,没准儿他已经得手了”吴越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以为他真那么没有眼光?”说着,用目光瞄了瞄那个浓妆艳抹的小妞。

    “你是说……”雪兰略一思索,再看到吴越脸上那诡异的笑容,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斜了吴越一眼道:“你挺坏的啊”

    “什么叫坏啊,我这是足智多谋”吴越反驳道。

    “爽不爽?”雪兰忽然问道。

    “手感还不错”吴越随口答道。不过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了,赶紧改口道:“我当时想的是赶紧把那个猥亵男赶走,根本没想那么多,情急之下,我哪里还能记得什么手感啊”

    雪兰只是嘿嘿的笑。

    吴越被这丫头盯得有些毛骨悚然:“我说,你这眼神,怎么这么像卧底的眼神?”

    雪兰神色有些不自然,但很快便收敛起来。

    “好了,到站下车了。”雪兰摆出一副傲娇的神色,看的吴越一阵头大,心道:“莫非,贫ru大眼的姑娘都是傲娇系毕业的?”

    下了车,没走多远就是家乐福超市。

    吴越和雪兰两人推着一个车子,大有扫货的迹象。

    吴越倒是简单,随便买了两包瓜子。雪兰是女孩子。对零食十分感兴趣,酸角话梅的买了一车,走到薯片的架子前。想拿又怕吃了会胖,正犹豫呢,吴越帮她拿了一包扔在了车里。

    “这东西热量高,吃了会胖地”雪兰还是有些犹豫。

    “胖什么啊,你这么瘦,再说了,偶尔吃一包也不会有什么关系的”吴越说道。

    “哦”雪兰顺从的点了点头。

    走到卖纸巾地专柜。雪兰忽然想到自己的卫生巾快用没了,就想买两包,但是碍于吴越在身边,实在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虽然傲娇了点,但毕业还是二十刚出头的小姑娘,难免会有些羞涩。

    “吴越,你去帮我拿一瓶水呗。我有点儿渴了……”雪兰不是喜欢麻烦别人的人,但是她现在想做的就是把吴越暂时xing的支开。

    “哦,好啊”吴越点了点头向饮料区走去。恩?对了。还没问她喝什么呢?想到这里,吴越又转过身子走了回来:“你喝什么?”

    “啊?”雪兰刚想伸手去拿架子上的一包“安尔乐”卫生巾,听见吴越的话猛地缩回了手吓死了雪兰嘘了口气:“恩,康师傅绿茶吧”

    “哦,好的”吴越听后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雪兰确定了吴越走远之后,才放下心来。从这里到饮料区,一个来回至少要走两三分钟,时间上差不多了

    “嗯。安尔乐和娇爽,哪个好呢?”雪兰自言自语道。女孩子对这种贴身的东西都是很在意的,所以选择起来也特别仔细。

    吴越本来想去饮料区地。可是没走两步,就看到过道处的饮料冷柜里面也有康师傅绿茶。于是直接开门拿了一瓶出来,还是凉的呢

    所以吴越很快就回到了雪兰的身边,看到雪兰在选卫生巾,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这小妮子害羞,故意把自己支走的啊

    “傲娇女也会害羞,啧啧。”

    想了想,久违了的恶作剧低趣味突然猛不丁的涌上心头。

    嘿嘿一笑。

    “这位小姐,你要选购卫生巾么?请问你每月地量大么?”吴越故意压低了嗓音说道。

    “恩,量不太大……”雪兰刚说了半句就觉得不对劲了,怎么这家超市弄个男导购来卖卫生巾啊于是奇怪的抬头一看,不禁大羞:“吴越你想死呀”

    “量不太大哦”吴越点点头。

    “哼”雪兰撅着嘴拿了两包“安尔乐”两包“娇爽”扔在了购物车中。

    两人结完帐正要出去,吴越的手机突然来短信了。

    打开瞅了瞅,神色并没有太多变化。

    “吴越,不好意思啊,我男友今晚要回来,改天再请你啊。”——刘丽发来的。

    这雪兰是个天生逛街狂,去了家乐福,又拖着吴越去了丹尼斯等几家大商场,直到中午的时候接了一通电话才急急忙忙离开。吴越这个时候才松了口气一被杨凝看到,那自己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陪雪兰逛街的时候,吴越也有意无意的询问她的家庭背景,但这姑娘小嘴紧的很,一句话都没透露。

    简单吃过中午饭,吴越想了想就去人民医院。

    升职到八品之后,再逮生魂就方便的多。这一个下午,也逮到两个生魂。这两个生魂,一个是难产而死,一个人出车祸抢救无效而死。将两人的生魂送入地府之后,吴越的判官积分再增加30点,达到230点,距离七品职权所需要的500点还差270点。

    直到傍晚,吴越正要离开,电话突然再次响起:“吴越来”

    吴越眉头微皱,电话是刘丽的,但她显然喝醉了。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您是机主的朋友是吧?不好意思,我是饭店的老板,您的这位朋友喝高了,麻烦你来一下。阳光饭店,地址在东韩寨38号。”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