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判官眼 > 第一卷 第七十三章 搞什么名堂?
    吴越并不意外,虽然曾经一度否定过,但在这个女人点燃香烟的刹那,他就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就是外界传言的红英会头目,红莲。

    只是年轻的有些让人意外。

    在吴越的设想中,作为一个中等城市的女子黑.帮大姐大,怎么说也得三十岁以上吧。但这个女人虽然出落的内敛成熟,但看起来年龄跟吴依相当,大抵二十六七岁。

    “听说过,只是很意外。”吴越点点头,道。

    “年龄?”刘红莲深吸一口烟,然后淡淡道。

    吴越点点头:“很难想象,以你二十六七的年龄能掌管一个在宜城市赫赫有名的帮派。”

    刘红莲突然轻笑起来,过了会才道:“或许你不相信,我的真实年龄已经32了。”

    吴越稍稍惊讶,但很快平静下来,也是淡笑着:“您看起来要年轻五六岁。”

    “谢谢。”刘红莲两腿重叠,低裙私密处隐隐露出几分春光,稍稍停顿,又道:“外界有传闻说,是妖怪袭击了青瑶他们。如此荒诞的事,连你自己也不信吧。”

    吴越也是凝重神色,沉默少许,这才开口道:“其实当晚的情形,我还真的不太清楚。但确实看到一个男人在行凶。我跑过去的时候仿佛吸到了什么气体,当时就感到头昏眼花。因为无法解释他采用什么手段杀死了青瑶,加上当时神智有些错乱,在很长时间内,我都以为是妖怪在兴风作浪。”

    “妖怪,这世上哪有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的。可能是你因吸了含了迷幻剂的气体导致的精神错乱。据说那人穿着唐朝服装似乎在玩cospaly,当晚目击者所见不一定是他的真面目。你可曾记得那男子有什么典型的特征?”刘红莲声调平淡,但显然可以听出可以抑制的怒火。

    “特征么…”吴越假装思考,顿了顿,突然眼前一亮:“他的腰部似乎有个胎记。”

    说完,吴越心中冷笑,陈麟身上的胎记知道的人并不多,吴越就是其中一个。这还是当年高中的时候,陈麟自己讲给吴越的。

    “胎记?你真的看到腰部的胎记?”谁料那刘红莲听了比吴越还激动。

    吴越有些诧异了,思前想后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

    “呵!真是该死的王八蛋!”刘红莲心中恨恨的骂道:“那个蒙面涉嫌强奸小兰的男子腰部就有一块胎记,也是汝河县人。自己到汝河县就是为了追查腰部有胎记的男人,据说马上就有信了,这个关口又出现手下被灭口的凶杀事件,这才顾不上收拾那男子,先追查到底是谁痛下杀手。没想啊,真的没想到,这两件事竟然是同一个人做的!这个仇,若不报,我怎么还有脸回宜城?对了,这个男的应该叫陈麟,据说表面上是一个优秀青年,操,人面兽心的败类,你的命,老娘要定了!”

    既然确定了凶手,刘红莲当即起身告辞,吴越自然也不会挽留,一个人慢慢喝着咖啡。

    “接下来,该约赵飞燕谈谈了。”吴越暗忖着。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咦,好巧,你也在这里喝咖啡?”

    吴越白了来人一眼,指了指对面。

    “坐吧,这显然是一起有预谋的邂逅,电视上这种剧情都演烂了。”

    “嘿嘿,真不愧是我在《天中缘》相中的男嘉宾,智慧果真了得。”薄衣轻衫,露出隐隐风情。

    正是赵飞燕,她的肩头依然栖息着那只纯黑鹦鹉。

    “听说你出事了,赶紧跑到医院慰问,却被告知已经出院,返回的途中恰好遇到张舒捷,她告诉我你在这附近。然后又询问了一些人才知道你跟一个大美女跑到这里喝咖啡,调情了。本着好男不让她人的现代女性理念,我直接杀了上来。唉,那位美人呢?”赵飞燕一如既往,媚艳无边。

    “刚走。”吴越淡淡道。

    “真是遗憾,据说是熟女类型的,莫不是吴越你好这口?”赵飞燕一脸好奇。

    吴越无奈了。

    “有事说事。”虽然赵飞燕在很多人看来都是天生尤物,但对于吴越而言,此女跟毒蝎没啥区别。千年女鬼,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

    “据说,你在汝河县看到妖怪了?”赵飞燕假装好奇道。

    吴越心中一番冷笑。

    “嗯,我也不太清楚是不是妖怪,反正他说自己是以噬鬼为生的妖怪什么的,还说已经吞噬了几百个鬼魂,感应到此地有一个千年老鬼,先下手为强,乱七八糟的,也不知讲些什么。”

    吴越一边表演,一边观察着赵飞燕。

    这赵飞燕在听说噬鬼妖怪的时候,脸上明显闪过一丝阴霾。

    “呵呵,这世界哪有什么妖魔鬼怪,定是你幻觉吧?”赵飞燕收敛异色,笑着道。

    “或许吧。”吴越淡淡道。

    过了会,赵飞燕再次开口道:“你真的…听到那人说吞噬鬼魂什么的?”

    “我记忆力似乎是这样,嘛,医生都说我有间歇性精神病,也可能真的是精神幻觉。”吴越笑笑道。

    “这样。”顿了顿,赵飞燕又道:“啊,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便慌慌张张的跑开。

    吴越抿了一口咖啡,目光落到赵飞燕的背影上,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出了咖啡屋,吴越便找人从城郊的碎石厂拉回一个石墩,然后以市政的名义将那个精气值高达100点的旧石墩从胡同里运了出来。

    因为是不足挂齿的小事,附近的居民也没有什么异议,一切都很顺利。

    唯一的麻烦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石墩。

    因为吃过亏,所以吴越不敢再贸然吞噬那么多的精气。唯一的办法就是将石墩切割,然后找出含有精气的区域,再进行切割,每个小块含有的精气就均摊了,这样既不会造成浪费,也不会因为吞噬过度精气导致判官系统崩盘。

    麻烦在于,一,自己无切割工具,也没有切割手艺。如果运到切割厂,再引起轰动的话,麻烦更是一大堆。二,如果暂且存放一个地方,日后再另行处理,又找不到合适寄存的地方。

    “对了,可以先放到小辉那啊,他家偏僻,隐蔽性也好。”吴越脑海灵光一闪,想到自己曾经资助过,并暗中将附身鬼魂驱赶走的十岁孩子王朝辉家。

    接下来,将石墩装上车正要前往王朝辉家,突然电话又响了,看了下号码,吴越脸上浮现一丝疑惑。

    是杨凝,这姑娘不是说警局事多,忙着公事的吗?

    按下接听键:

    “吴越,忙吗?”杨凝的声音有些奇怪,吴越甚至能听出其中的颤音。

    “哦,不忙。杂了,大美女?”吴越好奇道。

    “那个…不忙的话,现在到我家一趟吧?”

    “哈?那个,晚会去行不?”吴越看了看表,已经下午五点了。

    “你要去做什么?”杨凝的话难得的正常起来,但这却让吴越更加狐疑。

    “呃,有点东西需要运一趟。”

    “很着急吗?”

    “呃,也不是很急…”

    “那就赶快来我这里。”吴越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杨凝打断。

    “这姑娘搞什么名堂?”吴越压下心头的疑惑暗道:“要不将这石墩放到杨凝那,顺便看看这姑娘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