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判官眼 > 第一卷 第六十六章 微笑着的忧伤
    【今天打赏6人,一周打赏22人,甚至比大部分强推的书打赏都多,谢谢!】

    -----------

    如果说每个人都在玩一场生活的游戏,陈麟觉得如今的吴越根本就是一个大bug,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对规则的致命破坏。

    规则,社会的法则,归根到底只是权势人束缚在普通百姓的游戏。在这汝河县,他,陈麟就是一个枭雄,一个谎言,一个假面就足以瞒天过海,玩弄世人于股掌。

    吴越,这个小虾米般的存在,陈麟从来都没将其放在眼里。仰首望天的王者谁还有兴趣低头俯瞰那些卑微的存在?

    在陈麟的心中,这吴越注定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小角色。但前不久,这些年一直默默无闻在贫困和灾难中苦苦挣扎的吴越竟然人品大爆发赌石暴涨,一举成为身价千万的暴发户。这本来就是不符规则的变数。

    起初,陈麟还能聊以自慰,想着这只是老天怜悯那个可怜虫罢了。即便有了钱,也充其量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土冒,永远等不了大雅之堂,更不用说博得顶级美女的青睐。

    但随之,那个叫杨凝的极品女人出现在吴越的身边,而且关系暧昧。自己几次追求均遭婉拒,虽杨凝未说缘由,但八成跟那吴越有关。

    这显然又是不符规则。

    而此刻,更让陈麟恼羞成怒的是,在《天中缘》这个舞台上,慕容雪和张舒捷这两个从未对其他,包括他在内的男嘉宾亮过一盏灯的神级女人竟然双双不约而同的为吴越亮起了绿灯。

    而且…

    第二关过后,依然亮着。

    第三关过后,依然亮着。

    第四关过后,依然亮着。

    陈麟觉得有些神经麻木,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吴越这个土包!这家伙已经不是用‘变数’能形容的了,简直就是命运的一个大大的bug!既然是bug,那么就一定能修正!”

    ……

    场内的观众的表情基本差不多,满堂呆滞。

    “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来路?”这怕是萦绕在众人心头唯一的疑惑。

    先前那些肆无忌惮讽刺吴越定将成为大悲剧的观众更是嘴角抽搐,只想抽自己的脸。

    主持人阿飞也有点痉挛,心道:“莫非所有神级的女人都喜欢离婚的男士,真如此的话,家里那个黄脸婆…”

    场中的吴越对这个情况也有点准备不足。他能断定赵飞燕不会灭自己的灯,但没想到直到男生权利反转,那个冷艳无双的驱魔师张舒捷的灯依然坚挺的亮着。

    暗忖间,主持人阿飞的声音再次响起:“下面就是男生权利了,吴先生可以从至今依然亮着的两盏灯中灭掉一盏,然后牵手成功。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放弃…嘛,这是不可能啦,试问谁能拒绝两大美女的抛出的绣球?在吴先生作出决定之前呢,我请问亮着灯的两位女嘉宾一个问题?”

    “为什么为他一直亮着灯?”却是赵飞燕妩媚一笑,有点颠倒众生。

    “呵呵,我想这也是很多人很想知道的一点。”阿飞笑着道。

    “因为,其他人都只是人。”竟是沉默寡言的张舒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来了句。

    阿飞额头一把冷汗,这个玩笑有点冷:“呵…呵,这么说,吴先生就是神了?”

    阿飞是以调侃的语气说的,一方面是吃惊于张舒捷语破天惊,另一方面也想缓和一下自己不断抽搐的神经。

    “是的,神。”张舒捷表情清冷,却是一字一句道。

    舞台中央的吴越也是有些汗颜。敢情这张舒捷真的以为自己道法有多高明,玩起了个人崇拜了?

    “神,这个字眼…对拥有地府异能的自己而言,是忌讳啊。”

    吴越心知肚明,但观众就不买账了,你说这家伙是神的时候,拜托女神,表情别那么认真好不?很热容易让人误解你的玩笑呢!

    神…呵呵,有神就有鬼吧,鬼呢??

    “那慕容小姐如何看待吴先生?”

    “千年的猎物。”赵飞燕笑的很妩媚。只是这话落到观众耳中就有些森寒,毛骨悚然了。

    千年的猎物…妖怪吗?

    阿飞有种想抽自己的冲动,都tm的自己嘴贱,问了这么个sb的问题?

    “那好,咱们进入最后一关,男生权利反转。吴先生,你现在有机会从慕容小姐和张舒捷之中选择一个女嘉宾作为今天牵手对象,你的选择是?”

    吴越沉吟一下,目光不经意间看到包间内的杨凝。

    披肩长发,精致到像完美瓷器的脸颊,还有那高挑的身材。

    但吴越第一眼注意到的则是杨凝的眼眸,带着水雾,朦朦胧胧,脸上明明挂着笑,但忧伤的如折翼的天使。

    “杨凝,到底为什么而伤?”

    吴越心中泛过一丝莫名的悸动,稍稍停顿,这才淡淡道:“我放弃权利。”

    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慕容雪、张舒捷这种神女都拒绝。这家伙是傻子?脑残人士?脑袋秀逗?大脑短路?故意炒作?

    阿飞也是有些崩溃,今晚快被这个完全没逻辑的家伙折腾晕了。

    “可以谈谈你放弃的理由吗?”阿飞还是忍不住道。

    “对不起,我该走了。”吴越说完便退出舞台,留下场内一片乱糟糟。

    他来到电视台场馆的外面,夜已深,繁星点点,偶尔会有几朵乌云飘来,给周围平添了几分阴森之气。

    吴越依着一颗杨树,深吸一口气,脑海中泛着不知所云的思绪。

    “为什么会有那种感同身受的忧伤?为什么会用那么强烈的心悸?爱?担忧?关心?”吴越脑子里乱糟糟的。

    他再次深吸一口气,轻轻吐出来,这才好了很多。

    顿了顿,将脑海中纷杂的念头拂去,掏出手机正要给杨凝打个电话,却见杨凝已经将电话打了过来。

    按下接听键:

    “吴越,你个白痴,二百五,八零后脑残人士,两个大美女跟你约会的机会,你竟然放弃了?亏大姐如此热心,这几天整的我神经疲惫,奔波劳碌,月经都不正常了。真是…气死我了!”

    一阵咆哮从电话那头传来。

    吴越淡淡一笑,此刻的杨凝才是他最想看到的,开朗、热情,而不是包间内那个蒙着泪水,还要拼命微笑的女人。

    “好了,为了安慰杨警官那颗脆弱的心灵,我请你…”突然,吴越感到一阵冷寒,他下意识的瞅了瞅四周,没有什么异常。

    “呵…终于要下手了吗?”吴越心中一番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