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判官眼 >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吴越的赌石表演(下)
    张师傅是个五十岁左右的老人,脸如雕刻,满是风霜痕迹,手骨节上到处都是石碴粉末的,看得出来是个经常解石的老手。

    张师傅瞧瞧吴越,然后问道:“你要解哪块石料?”

    吴越呵呵笑着说:“张师傅,麻烦您了,我搬过来就是。”说着把那七八块小的搬到解石机旁,然后又道:“这块大的我就弄不动了!”

    张师傅说道:“我们这儿有机器,我叫小刘拖过来就是,这些石料是我给你作主解呢,还是你自个儿拿主意?”

    吴越摸摸头,然后道:“您随便吧。”

    张师傅倒也没意外,生手都是这样。不过,以他的经验,这个年轻人赌涨的概率实在太渺茫了。这三千算是买经验了。

    思忖归思忖,张师傅还是爽快的开始解石。

    解石的学问很深,张师傅是老经验人,解了几十年的石了,对原石料的解石手法极为精湛,解石要讲对石内部可能会有的玉进行安全无损的解开才算到家,否则石解开了,玉也切坏了,自然损失也大。

    解石手法又讲究擦,切,磨三种,张师傅就是个中好手。

    擦石是解石中最古老的手法,效果好又安全,擦石部位没有找准就下刀切割的话,那是是盲动,会把绿色解跑,结果会导致损玉赌输,这是赌石的大忌。俗话说神仙难断寸玉,擦石看雾,看底看色,是判断玉石的窍门。有了擦口就可以打光往里看,或是用嘎片利用日光看,判断绿色的深度,宽度,浓淡度,若擦口小,可以继续擦宽,只要有绿色,尽管扩大擦的面积,即便把整块皮壳都擦掉,裸露出来的全是绿色,剖开不如擦的方法好,擦时见肉不见颜色,就要立即终止,进行细心分析,作出动不动刀切的决定。

    擦石还有顺序:一擦颟,二擦枯,三擦癣,四擦松花。

    擦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到真正的绿颜色.擦石的经验.首先要把场口判断准确。各个场口的块体都有明显的表现特征能不能擦,擦哪里,如何擦,必须要心里有数。其次是要找准色颓,不要把肉颟当成色颟,那是永远擦不出颜色来的。

    最简便的擦石方法是用手工擦,可以分别用粗中细三种沙条试擦.沙条硬度要高于翡翠的硬度,否则擦它不动。若在琢玉机上擦试,转速要减慢,分别用粗中细三种金刚砂铊拭擦,找准顺时方向,不可逆擦或横擦。

    切石与擦石又有区别,擦涨不算涨,切涨才是涨。切石是赌石最关键的步骤,输或涨的结论,是把石头剖开之后才能认定。

    有些赌石商人,只要擦石见涨,他就转手出让,让别人往下去赌,因为继续擦或是动刀切割,风险将会更大,涨与垮只在丝毫之间,可见切石是非同小可的。

    原始的切割方法是用弓锯压沙,缓慢地把石头锯开.若发现不能继续切割时,便于悬崖勒马,以利挽救,用玉石切割机,刀片镀有金刚砂层,切割准确迅捷,但夹具夹着石头泡在油里或是水里,不容易查看,只到完全剖开,才知输赢。

    下刀切石,首先是部位要准,可以从擦口处下刀,也可以从颟上下刀,可以从松花下刀,也可以顺裂纹下刀.切第一刀不见有颜色,可以切第二刀,切第三刀,直到找见颜色为止。

    俗话说,一刀穷,一刀富,指的就是这个道理。切割完毕,色少或是没有颜色,就输定了,若有一些色还不算完全输,还是有一定的价值,若能赌个平手也不算输.

    磨石是为了抛光,把透明度完全表现出来,使人看到它的色好或水好.如若无磨石的条件,可用水或油润泽,可以起到磨石抛光的作用,同样使颜色或底水得到充分的表现。磨石有两种赌法,一是暗赌,石头一点都没有擦切的痕迹也没有自然的断口,赌这类石头叫暗赌。二是半明半赌,就是在石头上有敲口,有擦口,或是有小缺口,已经能够看到石种的颜色或底水,但还有极大部分仍然是未知数,有较大的可赌性。这种赌法叫做半明半赌。

    两种赌法的关键是评价问题,若价格适中,赌也不担惊受怕。

    但古话都说得好,“十赌九输”,赌石的话甚至十赌十输也很平常,但赌石的人宁愿输九,但求服一赌石的人多如牛毛,更何况石头的颜色是藏在里面的,玉也是藏在里面的,谁又能判断得清楚里面到底有没有宝石呢?

    此刻,数十人就围着看热闹一般,没有半分压力,因为石料差,又是别人的,就当看看小丑演戏一般。

    张师傅技术确实很好,熟练得很,小石头在他手一刀下去,再第二刀,一分二,二分四,石屑纷飞中,也在众人意料之中,那五千块钱的石料便去了一大半。

    围观的人是越看越笑,吴越自己也是笑吟吟的,没有丝毫懊悔的表情,没有几下,八块小石料全部解完,玉皮儿都没解出半颗来。

    吴越抓了抓头,对老张师傅道:“张师傅,就剩这么半片了,就慢慢儿的切吧,别一下子切断了念头……”

    杨凝忍俊不禁,“扑哧”笑了笑,这家伙,倒是越来越有幽默感。

    老张对吴越的耿直也有几分喜欢,笑笑道:“好。”

    老张一刀切下后,看了看石料,忽然一怔,口里“咦”了一声,随即低下头瞧着,又用手轻轻抹掉石料上的石屑。

    切开的这半片石料中心部位,一缕鲜艳的绿色刚好沁出来,若再多切一分便有可能伤到了,但若少切一分,那又会擦不出这一缕绿出来,当真是一分儿不多,一分儿不少,恰到好处!

    这时候,大厅中的人才哄动起来:“赌涨了……赌涨了……赌涨了!”

    这一缕绿如绿茵,如翠鸟,水绿莹莹欲滴,虽然不太浓,但绿却是上好的阳绿。

    就凭这一缕绿,这半块原石料的价值就已经冲上来了,比杨老板花一千万那毛料的绿只稍稍淡了些,确实是赌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