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判官眼 > 第一卷 第九章 赌石心跳的诈金花!
    一番客套的喧哗之后,各就各位。

    胖子居南朝北,万三居北朝南,林凯居西朝东,吴五居东朝西。而吴越就站在胖子的身后。

    四人先是各自换了十万块的筹码,然后由赌场的人作为第三方发牌。

    “喂,吴林新,想玩什么?”吴五奸笑着道。

    胖子双腿发颤,哪里还有心思赌博,回过头对吴越道:“猴子,我出钱,还是你来赌吧。”

    “三七分。”吴越一脸无耻低声道:“我说的是,盈利部分你三,我七。”

    “靠,那赔了呢?”胖子神经兮兮道。

    “不可能赔,最近有风水大师跟我看过相,说最近我有鸿运临头。赔了,三分算我的,七分算你的。我这是靠出售运气,无价的说…”

    “得得…三七就三七吧。”胖子一脸不爽。要不是这厮信誓旦旦的有法子治吴五,鬼才与狼共舞呢!

    吴越一脸阴谋得逞的诡笑,十分轻松的坐到居南朝北的位置上。

    “玩什么呢?诈金花吧。听说,这是赌人品的,我就对这个比较有信心。”吴越淡笑道。

    吴五三人听了,内心都是暗骂:“这小鬼一上来就拐着弯的骂我们。他对其人品自信,岂不是讽刺我们的人品不行!实在可恶!”

    相互对望一眼,心神领会的三人内心都是冷冷一笑,表面上却只是平静的点点头。在他们的计划中,最好诱使吴越玩骰子,因为吴五绝对是玩骰子的高高手。

    这吴五自幼便习染赌性,偏爱摇骰,经过这些年的不断锻炼,吴五已经能够很准确的通过听力判断骰子的大概点数,成为方圆十里赫赫有名的骰子高手。可以说,如果吴五敢玩骰子,那绝对会血本无归。不过,胖子是条大鱼,三人也有意调长线,所以并不着急一下搞死胖子。温水炖青蛙,自当有妙处。

    故此,对于吴越提出的先玩诈金花,都没有异议。

    诈金花是近些年风靡全国的赌牌游戏,各地规则不尽相同,但也相差不大。黑桃、梅花、方块、红桃,玩家手中的三张牌花色一样,即为金花。

    按照河阳镇的规则,扑克中的王先剔除,然后便进入正题。

    发牌的荷官是赌场里的人,手法很娴熟,数秒钟便将四人的牌面全发下去。底注是1000块。

    吴越并没有翻开牌,只是静静等待着首家吴五的发话。

    吴五见吴越没有翻牌,犹豫了一下,也没有翻牌,直接丢上去一千块的筹码,冷笑道:“闷牌,上一千!”

    按照当地的规则,如果有玩家不看牌直接上筹码的话,那么下面的玩家如果看牌,就必须上翻倍的筹码,否则就弃权。

    吴五下面是林凯,他倒是早早就翻开了牌,一脸高深莫测的丢上两千块的筹码,道:“我要求跟吴五比牌。”

    盘中比牌也是诈金花的规则之一,吴越自然没理由阻止,只是淡淡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因为吴五本人还处于闷牌状态,所以就有第三方荷官对比双方牌面。

    “吴五牌面较大,林凯弃牌。”荷官对比两人牌面之后,开口道。

    虽然自己本轮被淘汰了,但林凯并没有太多沮丧,反倒是笑盈盈的望着吴越。

    接下来就是吴越说话。

    吴越沉思了一下,还是决定暂且不开牌,丢上一千块的筹码,淡淡道:“跟闷。”

    第四家的万三看过牌倒是很干脆的弃牌,同样笑盈盈的看着吴越跟吴五博弈。

    “万三弃牌,吴越请发话。”荷官提示道。

    “既然大家玩的这么尽兴,那就梭哈了,10万筹码全上。”吴越一脸微笑,直接将桌面上的筹码尽数压上。

    吴越身后的吴林新额头冷汗飕飕,心里大骂吴越:“靠,敢情真不是自己的钱啊。吴五虽然没看牌,但他却将看过牌的林凯比下去,这说明,他的牌面绝对不小。而吴越则是完全处于闷牌状态,是大是小,全靠天命!这不是纯粹赌运气的吗?!”

    胖子一想到近来吴越的倒霉厄运,脸色又是煞白了几分。

    虽然十万块还不足以要了他这条肥命,但一分钟不到就输了个精光,那也太败家了吧!还好,吴越父母都不是有钱人,要不然,再厚的家底也不够这败家子挥霍的啊。刚才,自己竟然有一念之差,想到将姐姐介绍给吴越当老婆,真是罪孽啊。阿弥陀佛~~

    牌牌桌上,吴越这莫测高深的一手让林凯等人愣住了,一上牌就梭哈,敢情《赌神》系列看多了吧!但这些钱可都是真金白银啊。

    吴五本人更是冷汗飕飕,他可不像林凯和万三,这两人都是相对有钱的主,十万块还伤不到他们的筋骨,但绝对够自己呛的。这些年,通过抢劫和收保护费和赌博牟利也小有身价,大抵也有个二十来万吧,这十万要是一下输光了,那自己非气个半死不行。

    挣扎了很久,吴五还是决定先看看牌面。

    一对j,外加一个红桃k,就闷牌的概率而言,这个牌面还算可以。

    若只是1千块的筹码,吴五肯定毫不犹豫的下注,但是这可是十万块啊!

    “麻痹的,吴越这小子吃了豹子胆了,敢一下上十万筹码?”吴五心中大骂,思忖半天也未能拿定主意。在荷官的催促下,吴五脖子涨红,显得极为不耐烦。但他也不敢在此放肆,这里是张跃的场子,若是他敢捣乱,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十万就十万,麻痹的,老子就不信这倒霉孩子闷的牌能有多好?!”吴五心一横,将桌面上的十万筹码全部推了出去。

    吴五这个举动很大,筹码哗啦啦的响动更是声惊四邻。这地下赌场的其他牌桌见状都纷纷收了场,跑到吴越这一桌来凑热闹。

    不消片刻,周围已经密密麻麻的围满了人。

    “咦,那不是南村的吴越吗?听说这孩子,母亲病故,老婆离婚,可怜的娃竟然还有心情赌博?真是败类啊。”

    “唉,难道大学生都这样吗?还好当年,我力阻我闺女上大学,要不然啊,遇到的男孩都像吴越那样的,那可就苦了我闺女了。”

    “我觉得啊,吴越他妈就是被他这个不孝的儿子活活气死的。我还听说啊,这吴越在吴王村可是赫赫有名的刁民。唉,我看啊,他这个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老婆也甭想娶了,这吴王村又多了个光棍。”

    ……

    人群中的胖子听的嘴角抽搐,这帮视赌如命的家伙竟然还有闲情雅致对别人品头论足!!

    那个小哥,你说人家母亲病故,老婆离婚,你丫貌似更惨哈。老爹自杀,老婆在春日饭店做小姐…

    还有那位阿姨,你家那位姑娘在自己的力荐下成了专业生殖大户,年仅21岁,都生了四胎了,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自己在家里拼命生孩子…

    对了,还有那位大哥,你丫貌似今年也30好几了吧,还不是光棍一条?前些年跟我借h片,结果几天后告诉我,为啥女优做.爱不怀孕?听的我只想自杀…

    ……

    见吴五当真也梭哈了,尽管有判官眼做底气,吴越还是感觉到心怦怦直跳。

    他的手指平放在桌面的牌面,轻轻的敲打着,借此来缓解内心的紧张。

    玩诈金花这种集运气和胆识的赌博,玩的就是心跳。其刺激度并不亚于赌石。

    但这心跳的也忒快了吧!

    “喂,小子开牌啊!”旁边有人开始起哄。

    吴越深吸一口气,右手指缓缓的敲打着桌面,左手指一点点掀开第一张牌…

    红桃j!

    这一张掀开,就断了三个j豹子的念想。吴五那里可还有两张j!

    若说第一张牌只是开胃小菜,那么第二张牌已经抵达高氵朝边缘。有的时候,仅仅两张牌就决出了胜负。

    吴五是双j加k,,自己目前是一张红桃j,如果自己第二张不是红桃,或者不是其它三种花色中的k、q、j、10、9这几张牌,那么自己基本上就输定了。

    吴越再次深呼一口气,翻牌的手指也沉重许多。

    胖子在一旁也是神经紧张,心跳加速,这种刺激感并不亚于他参与赌石的经历。解石的过程中,每一刀下去都会扯动一番赌石者的神经。

    而现在,吴越的那双手就恍若切割师手提的电锯,每翻一张牌都会将众人的神经拧一下。

    第二张牌!

    吴越手指趋前扣住扑克牌的上沿,然后缓缓掀起…

    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