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判官眼 > 第一卷 第八章 三个人渣!
    在中原省的乡下,盛行的赌博方式很简单,不像城里人玩的花样多。

    就以汝河县为例,该县的农村赌风很浓,但基本上都是麻将、三打一扑克或者斗地主,玩万家乐、老虎机、博彩、梭哈的很少。而乡间的地下赌场则增添了‘十点半’、‘跑得快’或者‘诈金花’这种运气和胆识还有技巧并重的赌博方式。当然,还有像‘数玉米’、摇骰子等这种纯粹靠运气的快速赌博手段。

    而南湾村的这个地下赌场主要的赌博方式就是十点半、诈金花还有押大小这三种。

    吴越进赌场的时候,偌大的地下赌场几乎座无虚席。那吴五跟几个赌场的老赌徒打过招呼,然后有人附耳告诉吴五些什么。接着,吴五便直接进入一个旁侧的房间。过了片刻,吴五便跟两个身材臃肿的跟胖子分不出高低的中年人笑眯眯的走了出来。

    胖子瞅着这两个人,心里突然没底起来。这两人一个叫张跃、一个叫门峰,是镇上有名的**组织鬼门帮的核心成员,皆属心狠手辣之辈。前些年,门峰的亲弟弟门罗因为恶意伤害被镇派出所拘留,这门峰立刻纠集了几十号人围困派出所,可谓闹的沸沸扬扬。

    在鬼门帮的强压下,河阳镇派出所几乎成了一个摆设。镇上的居民有了纠纷竟然不报案,直接找鬼门帮裁决。当地政府迫于死亡威胁只好不作为,对鬼门帮的种种的暴行视而不见,更是助长了鬼门帮的嚣张气焰。

    这鬼门帮在河阳镇可谓根深蒂固,甭说一个小小的乡下派出所,怕就是县公安局都鞭长莫长,无可奈何。民间传言,这鬼门帮有判官附体,人间律法制裁不了他们。有些愚昧的村民还当真信了,除了每月按时交纳保护费,逢年过节还要送礼消灾什么的。

    吴越对这鬼门帮如此嚣张的原因也很困惑,但绝对不是狗血的‘判官附体’的缘故。

    若是换成以前,吴越对这帮**混混还比较发憷,但自从拥有判官眼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吆喝,这不是吴王村的首富吴林新嘛。听说,前段时间,你淘了个宋代的青花瓷,转手赚了十来万。啧啧,啥时候能帮哥哥淘个宝贝回来?”四十岁的张跃是鬼门帮核心成员之一,分管吴王村、南湾村以及临近的十几个村子。肥头大耳的张跃望着吴林新,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更是眯成一条缝,那神情甭说有多么猥琐了。

    “那个,那个…”虽然在体型上并不输于张跃,但胖子声色俱厉都只是外相,而这张跃绝对是笑里藏刀的高手,甭看他笑眯眯的,说不准,下一刻就会翻脸捅你一刀。

    “这位大哥,既然是来赌博的,我们就不要废话了,直接入座吧。”见胖子在张跃的强势下有些招架不住,吴越眉头微皱,立刻越身淡淡道。

    那张跃轻‘咦’了一声,显得有些诧异。

    以他的身份,在这南湾村方圆数里内绝对是帝王般的存在。横行许久,第一次看到有人竟然有淡漠的语气跟自己讲话。若说此人是外乡人,不懂这里的规矩,还可以理解。但这小青年指名道姓的,应该是本乡人。什么时候,本乡人如此不懂规矩了?

    “这位小兄弟…莫非是吴越?!”那张跃想了一会,竟然直接道出吴越的名字。这倒让周围的人有些惊讶了。

    尤其是吴五和胖子两人。吴越常年在外,回家的时间寥寥无几。即便回乡也只是呆在吴王村,几乎不曾露面,这小子是如何认识张跃的?

    吴越本人也是微微一愣,凝眉思忖片刻,这才惊疑不定道:“是…你?”

    “哈哈,小子,没想到,你竟然是本乡人,我们可真是有缘啊,有点意思,哈哈。”那张跃微眯着眼,哈哈大笑,却也看不出什么想法。

    “跃哥,你认识这小子?”门峰也是一脸诧异。

    “认识,怎么会不认识!两年前,我去省城天州市,晚上醉酒驾车撞了一个青年人!以我醉酒状态下的狰狞,寻常人甭说索要赔偿了,恐怕立刻就会吓得拍拍屁股走人。谁料这年轻人倒是倔强,死缠着要我赔偿,要不然就要报警。我一怒之下,踹了他一脚。不料,这小子立刻爬起来反踹了我两脚。啧啧,真是后生可畏。”张跃城府颇深,边讲边笑还便点头,压根看不出其心思。

    胖子听的大汗淋漓,心道:“吴越,你丫果真想害我啊。早知道,你跟这张跃还有这么个过节,打死也不跟你一起来了。”

    胖子这边大汗淋漓,吴五那边也是惊骇万千。

    以他对张跃的了解,张跃若是对一个后辈点头微笑,多是对其比较赞赏。若真如此,那倒是对自己有些不利。

    不过,吴五转念一想,就算张跃对吴五颇为欣赏,那也不会对吴林新那个死胖子有什么惺惺相惜之感。自己这次只是合伙骗吴林新的钱,想来,那张跃应该不会插手吧!

    又瞅了瞅忐忑不安的吴林新,吴五满脸戾气,心中冷笑着:“押大小,玩牌九、诈金花,我们三人合伙整不死这个胖子才怪。搞他老婆,骗他钱,这生活真妈的爽啊!至于那个吴越,事后探探张跃的口风,如果不是自己猜测的那般,连他一起搞废了!哼!”

    “好了好了,你们该玩就玩吧。但是事先说明,谁要敢在我这场子里找事,就休怪我张跃不客气了!”寒气一收,那张跃眯眼一笑,招呼着众人入座。

    吴五使了个眼色,顿时便有两个衣着华丽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手闲的正慌,不如凑个人场,哈哈。”说话的名叫林凯,是镇上林凯百货的老板,坑蒙拐骗,无商不奸的典型代表。小有身价,资产估摸着也有小一百万。

    “对头,对头,跟年轻人玩牌,总会让人感觉到年轻很多,就是送钱也高兴啊。来来。”有一个长着国字脸,留着长须眉的男子哈哈大笑道。

    此人名叫万三,其倒不是商业中人,他是镇农村信用社的社长同时兼职文化站站长之职,但这厮不务正业经常在南湾村赌博,输了,回家打老婆,赢了就到吴王村东一公里处的春日饭店找小姐。

    用吴越的话,一个字总结: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