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判官眼 > 第一卷 第七章 提升目标40%的霉运
    “我.操!这种禽兽怎么能让他活到64岁!都说上天是公平的,都他妈.的鬼话连篇!像父母这样勤劳善良的人早早离开人世,而像吴五这种人渣竟然能活到64岁!死,一定要他死!”吴越原本冷静的心理瞬间失去理智,内心拂过一丝狰狞。

    吴五并没有留意到吴越的异样,他带着作践别人的快感,趾高气昂的伸手去接吴越递来的烟。

    就在吴五的手触摸到吴越拿烟右手的刹那,一个新的提示信息冒了出来:“自动检测到带精气目标,精气值1.5,是否吞噬?”

    吴越脑海里闪过被自己吞噬精气后便枯萎死亡的林木,内心闪过一丝阴戾:“纵使违背天道,老子也要强行吞噬掉你的精气!”

    选择【确定】!

    但是…

    令吴越无奈的是,新刷新的界面上显示着:

    “目标属灵长生物,暂无权限吞噬,吞噬失败,是否继续?”

    吴越内心泛过一阵无力,原以为自己真的可以掌控万物命运,看起来道行还差得远呢。不过,很快,吴越便重新涌现一丝希望。

    “暂无权限吞噬,是不是意味着:系统升级后,就有能吞噬灵长生物精气了呢?起初这系统显示的个人信息,貌似自己是判官九品,是不是可以提升至八品?”虽然对判官系统的升级一无所知,但只要有希望就是好事,不是吗?

    既然吞噬不成,吴越便退而求次,通过正常判官职权对其进行审判。

    “是否行使判官职权?【确定】【关闭】”

    选择【确定】,界面转换:

    “判官职权——【赏】【罚】【察】【判】”

    选择【罚】。

    这个【罚】权本是阴曹地府四大判官之一的罚恶司的职权。传说中,罚恶司身着紫袍,怒目圆睁。双唇紧闭,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凡来报到的鬼魂,先经孽镜台前映照,显明善恶、区分好坏。生前作恶的坏鬼全部由他处置,他根据阎罗王的“四不四无”原则量刑,四不——不忠、不孝、不悌、不信;四无——无礼、无义、无廉、无耻,轻罪轻罚,重罪重罚,再交阴差送到罚恶刑台上,送往十八层地狱,直到刑满,再交轮回殿,拉去变牛变马,变虫变狗等等,重返阳世。

    随着吴越的选择,新的页面被刷新出来:

    “【罚寿命】【罚财富】【罚气运】【罚其他】”

    吴越斟酌一下,先是选择了【罚寿命】,对吴五这种人渣,早死早好。

    页面刷新:“目标属灵长生物,扣减一年阳寿需要消耗10点奴役点。您现在共拥有50点奴役点,是否继续?【确定】【关闭】”

    “奴役点…上次赏那颗老槐树一年寿命的时候扣除的是灵役点,这次扣除的则是奴役点…”思忖一番,没有什么头绪,吴越继而暗怒道:“马勒隔壁,减扣吴五这种人渣一年阳寿竟然需要扣除10点奴役点!50奴役点只是减扣了他五年寿命,他今年46岁,本可以活到64岁,扣除5年,他还能活到59岁呢!”

    快速衡量一番,吴越最终还是放弃了【罚寿命】,改【罚气运】。

    页面闪烁,显示:“目标属灵长生物,提升1%的霉运需要消耗奴役点1。您现在共拥有50奴役点,是否继续?【确定】【关闭】”

    毫不犹豫的选择【确定】!

    虚拟页面刷新:“请选择交换奴役点数。”

    吴越想了想,输入了40点。

    点击【确定】,页面刷新:“审判完毕,目标今日霉运90%,好运0%,正常10%。是否继续?”

    吴越冷笑着关闭了判官职权系统,以他对吴五的了解,这厮肯定会去南湾村的地下赌场,而且肯定会教唆胖子一起去。胖子常年在外,从事古玩鉴定,时常也去古玩市场逛游,几次出手,虽然也有打眼,但也有几次不菲的捡漏。几年下来,腰包里倒也鼓囊囊的。哄骗胖子这样的有钱人当冤大头是吴林新拿手的把戏。

    果不其然,就在胖子对吴越的古怪行为困惑不解时,那吴五浓眉一挑:“喂,村长他儿,看你这熊样,似乎看我挺不顺眼的啊,有本事跟老子单挑不?打架,还是赌博?”

    胖子内心本来就窝着一团火,再遇到如此赤裸裸的挑衅,心头更是怒火燃烧。打架,老子打不过你。赌博,你他.妈的还能奈何了老子!

    正要应承下来,胖子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吴五惯用的伎俩,跟他们这种人赌博,背后总好像有一把利刀。思忖于此,胖子决定不去理会这村霸。回头好好审问媳妇,弄清楚出轨的事情后,再找这禽兽拼命!

    就要转身离开,吴越却突然开口道:“胖子,既然吴五大叔想赌,为啥不陪人家玩会呢?拒绝多扫兴啊。”

    胖子惊疑不定的望着相当之淡定的吴越,心道:“吴越这厮莫不是跟吴五合伙来骗老子…可是,吴越他不是那种人,以这厮睚眦必报的性格,当年吴五打伤他的父亲,调戏他母亲,还逼他受胯下之辱,这种耻辱,他怎么可能轻易忘记?再想到之前吴越神神秘秘的说要吴五倒大霉,让自己等着瞧。莫不是,这厮还真有几招阴刷子?”

    踌躇一会,胖子这才满腹疑惑的点点头。

    随后,吴越上了胖子的本田车,吴五依旧骑着那辆宗申摩托一路呼啸直接开往附近的南湾村。

    南湾村坐落在吴王村正后侧两公里处,地下赌场就设在该村村长林雄的院子里,临近公路,可谓胆大包天。这林雄一介村长并无太大本事,但其亲哥林峰则是副县长,虽不能一手遮天,但罩住一个小小的村落,简直轻而易举。所以,这个几乎是公开的秘密的赌场开设了几年,依旧招摇过市的存在着。

    在农村,有些事情其实比大都市更复杂。

    待吴五领着吴越两人入内的时候,赌场内的几名老赌徒都会意一笑,心照不宣。合伙来蒙骗新手,这帮家伙早就心有默契。原来,他们只是哄骗外乡人,到后来,随着外乡人资源越来越少,他们开始将魔爪对准本乡人。这几年来,被他们合伙欺骗导致倾家荡产的本乡人也不在少数。而胖子这个远近有名的小资产家早就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吴越也留意到这群人的眼神,内心也是冷冷一笑,今日吴五铁定倒霉,跟他合伙,嘿嘿…

    这戏开始有点意思了!

    【票票啊...谁有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