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天亮了说再见 > 正文 第五章
    一个小时内,我回家,快速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冲向飞机场。

    “小姐,飞中国北京的飞机几点能起飞?还有票吗?”我用熟练的韩文焦急的向机场售票处询问,应该是每天这个时间有趟回国的飞机。

    “只有头等商务舱的票了,现在已经开始1号检票口登机,半个小时后起飞,小姐请问需要吗?”

    头等商务舱啊……好贵的,近一万……很不划算……

    “那还有飞往哪个国家的飞机是马上要起飞,并有经济舱的票?”在伊藤耀还没发现我之前,先从他的势力范围内逃出去!

    “法国!也是半个小时后起飞!小姐,需要吗?”

    法国……好想去哦……先去玩几天再回去好了!刚好可以混肴伊藤耀,让他猜不到我回国了!

    我当机立断,“那就去法国!”

    售票小姐很快帮我办好手续,她将飞机票恭敬的递给我,“小姐,三号检票口,现在可以登机了!”

    我接过票,想到顺利逃脱伊藤耀的魔掌,心情大好,愉快的向三号检票门冲去。

    “砰”的一声,冒失的我,将一个老太太的行李撞翻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紧道歉,在老太太难看到了极点的脸色下,赶紧蹲下帮老太太整理四散的衣物……

    “Please,please‘seized’the‘votes’。”(麻烦你,请检一下票)

    我背对的身后,隐约的传来,淡淡的音调,不疾不徐、字正腔圆,每个音节都低醇好听、恰到好处。

    我一震。

    北北……

    不可能……但是这声音,早已经象记忆里的烙印一样……

    我回神,转头。

    一个黑头发的胖子站在一号检票口,正在检票。

    我吁了一口气,果然,不是他。

    淡淡的失落缠上心头,我转头低颌继续蹲着将老太太的衣物一件一件收进去。

    我没有看见,我蹲身背对的身后登机玻璃走道上,一个矜淡的身影,提着简洁的行礼,露出淡淡的笑容,对大厅里一直举着“欢迎下次光临”的一位韩国中年男子挥了一下手道别。

    然后,他低首,登机……

    那位中年男子换下牌子上的纸条,再次高举手里的牌子“欢迎来到韩国——XX汽车租借公司”。

    机场的大厅外,停车场内,停着一辆重新挂上“租”字的黑色房车……

    半个小时候后,一架飞中国,一架飞法国,两个方向,同时穿越白云……

    ……

    2004年秋

    刚刚流产的我,没有选择搬回那个曾经麻雀一样小却温馨的家。

    大童收留了我。

    我的心情很低落,即使大童和江孟麒轮流在我身边说笑话,也很难开解我。

    我的手里日复一日的捧着各式各样的昂贵补品炖盅,我苍白的小脸终于经过调补,慢慢恢复健康,这些补品是童妈妈的心意,但是,那深深烙在心里、舌尖的味道,又怎能瞒得住我,出自谁的手艺?!更何况,窗外,我见过好几次,他不断的拉住一脸为难的童妈妈……

    我的房间街道外,华灯处下,总是常常站着一位寂静的男子。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始终没有打扰我。

    一夜、二夜、三夜……

    我以为,我一定会恨他到海枯石烂,我以为,我永远不会有原谅他的一天……

    但是,静默的望着他一日比一日消瘦的身影。我的心,依然会隐隐作疼,于是,我的恨,连那一季的秋天也没有撑过,我悲哀的发现,太爱一个人,永远没有办法真正去恨他。

    深秋,落叶在纷飞……

    因为,将要离别……

    我们彼此平静的坐在家里的小屋里,流产后,第一次我主动联系他。

    桌上搁着我已经签了名字的离婚协议书……

    护照、签证,我早已经秘密办好,只是,我不想告诉任何人,我即将在哪一个国家停留……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需要多久的时间去忘却这一切……二年?四年?八年?或者……更久……

    他握着笔,许久、许久,没有签下自己的名字。

    苍白的脸,瘦削的下巴,他没有抬头迎视我一片淡漠的目光。

    “签了吧,北北,我没有多余的时间。”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因为,明天,天亮的时候,我将要离开这个城市。

    “可以告诉我,你要去哪里吗?至少,我们保持联系!”他说的很轻,却很固执。

    我轻轻的摇头。

    我的未来,已经无法让他参与……

    “如果为了我好,就别再追问,签了吧。”我平静的催促。

    “真的这么恨我?连去哪里,也不愿意让我知道……”他拿起了笔,唇角扯动,艰难让唇畔努力扯动微笑,可惜,他失败了。

    我垂眸,沉默。

    “如果这是你要的,我签……”他点头,垂眸,掩饰住眼里的痛楚。

    工工正正的,他签下自己的名字。

    压抑下落泪的冲动,我拿好协议,提着早已收拾好的笨重的行礼箱,起身走向门外。

    “可以再待一会儿吗?至少,吃一顿饭,再走。”他依然坐在位置上,背对着我,问的很平静。

    我的脚步停滞住。

    没有办法回头,也没有办法继续绝情的迈开脚步。

    他却已经径自站起,走向了厨房。

    厨房里传来劈里啪拉摔怕碟碗的声音……

    我的眼角一片湿润。

    我忍不住回身走向厨房,“北北,别烧了,已经八点多了,我早就吃过了……”

    他背对着我,固执、忙碌的收拾着摔破的碟碗,洗菜、切菜,不顾手笼头下,手指已经有血丝在渗出……

    “很快、很快就可以吃了……”

    “北北……”再也忍不住,我奔上前,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别这样!我不恨你!我不怪你了!真的!你不要难过!”

    他缓缓的转过身,低头,搂住我,紧紧的,紧紧的。

    “别走……”压抑的情感就象猛兽出笼一样,他的声音低低的、哑着。

    我在他怀里摇头,“要走,只是为了收拾心痛……不走的话,我真的连呼吸都在痛……”

    “你还是恨我……”他的胸膛发出无奈、痛楚的低笑……

    “不恨了!真的!因为,无论如何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没有办法恨你……”

    即使失去爱情,至少我们还拥有人世间最珍贵的情谊,那是任何人也无可取代,那是再多伤害也抹杀不了的感情。

    “你也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他把我的头紧紧按在他心脏的位置,不放,不愿放……

    ……

    那一夜,我们成为了真正的夫妻……

    那一夜,他把自己当成了祭品,成全了我的遗憾……

    那一夜,我的初恋划上了句号……

    那一夜,我最后一次,大声说,“北北,我好爱你。”从此以后,他在我的思念里,只能变成哥哥……

    天亮了,于是,只能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