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绝世杀神 > 章节目录 第1025章新仇旧怨
    刑天圣皇大步迈入大殿,随后坐在了宗主紫宸圣皇的身边的一个蒲团上。

    “宗主,圣子之事,干系重大,所有圣子人选,都要经过宗门百年的考察,杜绝一切不忠、心怀鬼胎之辈,以防止宗门在以后出现重大变故。”

    刑天圣皇说的大义凛然,那幽冷的眸子,在屋内众人脸上扫视一遍,连看向紫宸圣皇的时候,都丝毫没有回避。

    最后,他目光停留在了萧凌的身上,低哼一声:“此子进入宗门,不过两年多一点,万一他是敌人的奸细,哼,清瑶师妹,这个责任你能担当得起么?”

    说罢,刑天圣皇的目光,就停留在了清瑶圣皇秀美的脸上。

    清瑶脸蛋上一直挂着的笑容,顿时凝固。

    蓝渃也就是蓝可儿的事情,看样子还是没能隐瞒住。

    “我愿以圣地九长老之位,来保举萧凌对圣地的忠心,还望宗主和诸位师兄明鉴!”清瑶圣皇眼中微红,叹了口气,就低声说道。

    她的声音虽然低沉,却铿锵有力,有种义无反顾的心意。

    “师尊,万万不可!”

    闻言,萧凌顿时大惊,赶紧出口劝慰,这赌注太大了。

    也就是说,清瑶圣皇赌上了她的一切,若以后萧凌有二心,她甘愿自废修为,辞去长老。

    这恩情太大了,让萧凌难以承受。

    “傻孩子,师尊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名额,为师一定要给你争来!”

    萧凌默然,锦袍下的手,攥的更紧了。

    然而,刑天圣皇听了这话,只是撇了撇嘴角,眼含着不屑。

    “呵呵,你的长老之位,能跟整个圣地的安危相比吗?若是圣子叛变,紫阳圣地会直接跌出一品宗门的行列,这种后果,你清瑶觉得能负但得起吗?”

    萧凌听了这话顿时有些怒了。

    清瑶对自己的照顾,让他感受到一股母亲般的慈爱。她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眼下却遭受到别人无情的质疑与不屑。

    萧凌实在是无法忍受!

    “好,两百岁以下的半圣皇,我萧凌还有一次机会,刑天长老,我可以等,但我萧凌日后若是一直对咱们圣地忠心耿耿的话,他日你可敢给我师尊磕头认错?”

    哗--

    石破天惊!

    萧凌的话,顿时让紫宸圣皇、青羊圣皇等人都是大吃一惊,就连清瑶圣皇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凌。

    她知道萧凌一直都沉稳隐忍,今日怎么忽然爆发?

    不过,惊讶之余,她那双美眸中,却也有着一丝欣慰之色。

    以一身高阶圣者的修为,就敢怒喝一品宗门的大长老,那种顶天立地不畏强势的样子,连清瑶圣皇眼中都混杂着一丝痴迷。

    他这是看不得自己遭受委屈吗?

    “萧凌,不要胡说,刑天长老这是为了宗门考虑,你不可意气用事!”

    见到局势逐渐失控,紫宸圣皇赶紧接过话头,根本不给刑天再说话的机会。

    不然,这场口舌之争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结局。

    刑天的脾气和气度,作为宗主,他太了解了。

    赶紧又道:“萧凌加入宗门以来,表现可圈可点,在北雪域更是为宗门贡献良多,并且为了守护大陆安全,踏遍冰灵族遗址寻觅冰蛄卵,我觉得他是心怀天下,不是小人之辈!”

    面对宗主的一锤定音的结论,刑天圣皇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他阴冷的扫了萧凌一眼,低沉道:“敢让我下跪,你很有勇气!”

    淡淡的杀机一晃而过,萧凌身子一晃,如置深渊冥河。

    不过,在他身旁的清瑶圣皇却轻咳了一声,立刻就冲散了那袭来的杀机。

    这时,上座的青羊圣皇也笑道:“刑天啊,你都几千岁了,怎么还跟年轻人一般,这么冲动呢?呵呵,你要是觉得手痒了,本座倒是可以和你比划比划!”

    青羊圣皇这话,明显是在袒护着萧凌。

    毕竟,在北雪域,萧凌也救过他的关门弟子牛壮。

    虽然心中很是愤怒,可刑天长老也是老狐狸,眼下的阵势,他只得咽下这口气,总不能当着掌门和几位长老的面将萧凌给轰杀了吧?

    何况,这小子表现的也确实妖孽,未来的前途还真的不可限量。

    “既然如此,我就给萧凌增加一道考验,也不能让外人说我们紫阳圣地容不得天才。”顿了顿,紫宸圣皇就继续道:“我刚才已经跟镇南天府的道烨掌门沟通了,半年后,我们两门派联手其他二品势力,各宗门圣子候选人齐去东域报此次北域兽族挑衅之恨。萧凌若是在此次行动中诛杀十只兽王,则通过考验。”

    紫宸圣皇毕竟是一宗之主,他将此事敲下,也算给刑天圣皇跟清瑶圣皇都有了一个交代。

    “掌门师兄,十只兽王,这对凌儿是不是有点……”清瑶身子一震,有些担忧的问道。

    兽王,那只不是上古遗种?

    别说萧凌现在只是高阶圣者,就算是半圣皇,也不见得就是那些兽王的对手。

    不过紫宸圣皇掌握的消息明显比紫瑶圣皇要多,他却是没有多少顾虑,笑着看向萧凌:“要想破例参加圣子之选,你就要给我们一个傲人的成绩,萧凌你敢不敢接下考验?”

    萧凌冲清瑶躬跟紫宸圣皇躬身:“弟子愿意接受挑战,若是无法击杀十只兽王,萧凌也无颜再提圣子之事!”

    说罢,萧凌又冷冷的冲刑天圣皇看了一眼。

    吉小贝的灭族之仇,这次清瑶被辱,可真是新仇旧怨加在一起了。

    此人不除,萧凌觉得寝食难安。

    因为这场冲突,众人又简单的聊了几句,清瑶圣皇就带着萧凌告退。

    “凌儿你怎么这么傻,竟去顶撞刑天圣皇,你可知道他虽然看起来大义凛然,其实却是最睚眦必报的一个人。”刚出了大殿,清瑶就叹了口气,幽怨道。

    “徒儿就是不想看到您受委屈,更不该拿可儿师姐的事来讥讽你!”

    萧凌对于刚才的冲动,却是没什么后悔,做了就是做了,以后自己多加提防就是。

    “唉,刑天长老还不是想为他那徒弟御枫减去一个竞争对手,你真不该那么冲动!”

    “御枫?”

    萧凌眉头一皱,看向清瑶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