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绝世杀神 > 章节目录 第723章魔门卧底
    不过,就在曹岩的吩咐刚出口,就见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飞到了他的身边,猛然就轰出了一掌,将他给击飞上千米远下,落地吐血。

    这一突发现象,使场上的那些古魁宗弟子突然愣住了,没有人再敢迈动脚步。

    “敢临阵违背盟约,你这是在找死!”

    出手的人是宋道尘,刚才的速度简直就如同电光火石,快的肉眼几乎看不见,不愧是魔门精英弟子中的大师兄。

    在众人面前被宋道尘突袭受伤,这对身为古魁宗精英弟子大师兄的曹岩来说,简直是太丢脸了。

    他站起身来,擦掉嘴角的血,荡出全身的灵力,怒目向着宋道尘看去,冷声道:“宋道尘,你竟敢对我偷袭?好,好,我今日就看你们魔门的人怎么来杀我我们古魁宗的人?”

    “哗……”

    古魁宗弟子都是义愤填膺,纷纷亮出了自己的兵刃,飞身落在了曹岩的身边,黑压压的足有五六百人。

    他们都知道,这个时候不报团,定会被魔门的人所欺压。

    “啪啪……”

    就在大家剑拔弩张,马上就要爆发内战的时候,场上响起了魔屠的拍掌声。

    他笑吟吟的看着紫阳圣地的这些人,道:“紫阳圣地的人果然都不是庸才,决战之前,不但查探出了我精心准备的计谋,还用上了反间计,这些做法确实够绝的……”

    说到这里,他双目紧盯着萧凌,笑道:“萧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都是你的功劳吧?”

    萧凌笑道:“你说是就是了!”

    魔屠点头道:“这还没战,我就先输了一筹,你确实是一名合格的对手!不过,我魔屠为人做事你应该也很清楚,绝不会不留后手,你以为查探出了我的计谋,分化了我的盟友,我就会对你们这些紫阳圣地的人束手无策了么?”

    听到魔屠的话,赵小豆有些沉不住气,盯着魔屠,不屑道:“少吓唬人,有什么后手就尽管使出来吧,我们接招就是。”

    魔屠闻言,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继续向着萧凌问道:“萧凌,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可否如实回答?”

    萧凌道:“你问吧,在你临死之前,我尽量满足你的好奇。”

    魔屠一只手托着下巴,略有沉思道:“我在紫阳商会的密室中还原了一些影像,不知道你想对你的那位师姐怎么负责?”

    听闻这话,萧凌和蓝渃的脸色都变了,没想到魔屠竟然利用了一些手段,还原了密室里的影像。

    “嗯?”

    瞬间,紫阳圣地这边的人都是惊奇的向着他俩看去,看的两人的脸上火辣辣的。

    萧凌看着魔屠,冷声道:“你这问题问的超乎了我能回答的范围,我给不了你答案!”

    虽然萧凌的回答令魔屠有些失望,但他依旧面带着微笑,道:“萧凌,你要是个男人,就应该把你的蓝师姐给娶了!”

    “那是我的事,不劳你操心了!”萧凌冷声道。

    同时,他的心中也隐隐的有着一些不安,在思索着魔屠说这些,到底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魔屠笑笑,道:“这当然是你的事,我只不过是想好心的提醒你一下而已。”

    蓝渃突然娇喝道:“魔屠,你还是想想一会儿如何逃命吧!”

    “哈哈……”

    魔屠狂笑一声,突然眼神变得十分犀利,哼声道:“你觉得今天我还用逃命么?”

    “那得看你想不想活了!”萧凌道。

    魔屠面色阴沉,蓦然出声道:“先把蓝渃给我抓过来!”

    “唰!”

    就在魔屠的话音光落下,就见紫阳圣地队伍中的赵厚刚突然身形一动,一只手瞬间扣住了蓝渃的咽喉部位,擒住了蓝渃。

    这突然的事情,顿时令紫阳圣地这边的人都大惊失色。

    “赵厚刚,原来你是魔门的卧底!”司徒枫的眼神变得猩红起来,冷声怒道。

    不得不说,魔屠这个人真是阴险狡诈,竟然在紫阳圣地中也安插了一名隐秘的卧底,哪怕是他的亲信关联盛也不知道。

    “找死!”

    见到赵厚刚将蓝渃给抓走,萧凌怒了,快速祭出紫光剑,拦在了赵厚刚的身前。

    “他要是敢动手,就先杀了蓝渃!”见到萧凌想要动手,魔屠也对赵厚刚吩咐道。

    萧凌投鼠忌器,不敢真的动手,害怕伤害到蓝渃,只能先放赵厚刚带着蓝渃飞到魔屠的身边。

    “萧凌,现在你该知道我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吧?”魔屠得意的一笑,道。

    “魔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被抓到魔屠跟前,蓝渃就怒目嗔声道。

    想想她也够倒霉的,这才被萧凌救出没几天,就又被魔门的人给抓住。

    魔屠轻笑一声,没有回答蓝渃的话,而是看着萧凌等人,道:“萧凌,你要是想让你这位蓝师姐安然无恙,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该来做一场交易了。”

    萧凌紧咬着牙齿,狠声道:“魔屠,我现在真后悔,当初在玄龟领域里没再补上一枪,让你彻底死去。”

    魔屠哼笑道:“这样的机会你一旦错过,就再也不会有了。现在,是我掌握了主动权,当然,你也可以不跟我做交易,我还是很乐意把蓝渃这样的美女留在身边暖床的。”

    “你说吧!”萧凌无奈道。

    “将你的音波攻击法诀给我!”魔屠道。

    “我要说这音波攻击没有修炼法诀,你会不会信?”萧凌皱眉道。

    他没有骗魔屠,这是领悟出来的龙族神通,哪里会有什么修炼法诀?

    如果能传授给别人的话,他早就传授给自己的那些女人了。

    魔屠听后一笑,对着赵厚刚道:“先脱掉蓝渃的一件衣服,一分钟之后,萧凌还不答应,就再脱掉她一件。”

    显然,魔屠根本就不信萧凌的话,是觉得他根本不想说。

    “刺啦!”

    蓝渃身上的蓝色外衣被赵厚刚撕掉,露出了身上的一件女式内衣,莲藕般玉臂也赤呈在外。

    “魔屠,你简直太卑鄙了!”见此情形,月裳茹在这边大声怒骂道。

    魔屠冷哼一声,道:“我从来就没说我是正人君子,何来卑鄙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