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绝世杀神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二章 :神脉之主,现身梦境
    刺眼的青芒刺的逆天麟几乎睁不开眼睛,迫使他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就在此时,整个青色石板在逆天麟惊讶的眼神中瞬间融化,变成了一捧青色的液体,散发着莹莹光芒!

    就在逆天麟惊讶的同时,那一捧青色的液体突然如同被注入了生命一般,径直朝逆天麟冲来。

    这一突变逆天麟根本就不曾想到,所以一时大意,那股青色液体竟然直接一闪而逝,没入了逆天麟眉心之中!

    逆天麟只觉脑中传来一阵清凉的感觉,整个人如沐春风一般,感觉整个心神都瞬间变得清明起来。

    还不等他高兴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脑袋之中就好像有某种东西炸开了一般,弄得他一时间头晕脑胀,好不难受。

    这种感觉并没有减轻,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快速的蔓延至逆天麟全身上下。

    此时。逆天麟的额上已经渗出了些许汗珠,满脸痛苦之色。

    这种情况大约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而且愈演愈烈,最终逆天麟终于难以忍受脑中传来的剧痛,眼前一黑,直接倒了下去。

    此时的逆天麟已经完全的失去了自己的意识,陷入了彻底的昏迷之中。

    但隐约之间,逆天麟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某种奇妙的空间之中。

    虽然闭着眼睛,但逆天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悬浮在空中一般,整个空间非常安静,除他一人之外,再无他物!

    缓缓地,逆天麟睁开了眼睛,在醒来的第一时间,逆天麟习惯性的扫视了一圈眼前的景象,然后便发现自己好像身处在另外一片空间之中。

    “这又是哪里?”

    逆天麟缓缓站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虽然已经站起,但依旧还是双脚悬空。

    低头朝脚下看去,除了无尽的青色之外,根本看不到底。

    四周皆是浑然一色,整个青色的空间看上去无比诡异,就好像一滴水滴一般,透明却又什么也看不到。

    “这是什么地方?”逆天麟剑眉紧皱,这种感觉令他感到非常不爽。

    “你终于来了!”

    就在逆天麟四处环顾寻找出口的时候,一道低沉的声音突兀的传进了逆天麟的耳中。

    逆天麟心中一惊,猛然回头,却发现眼前空无一人!

    “谁!”

    逆天麟立刻变得警惕起来,全身神经紧紧绷起,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幻境之中,逆天麟有着这样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只是让逆天麟有点不解的是,自己明明听到这个声音就在自己的身边,但却看不到任何人影。

    “你不用看了,我便是这个空间,这个空间便是我!所以你现在看到的便是我,亦不是我!”

    逆天麟剑眉一皱,对方的声音听上去很苍老,但是苍老之中却又透露着一股令人难以抵抗的强大气势。

    在这股气势之下,逆天麟渐渐放松了警惕,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此人对自己并无恶意。

    “晚辈逆天麟,受神龙指点进入神坛开启五行神宫,敢问阁下乃是何人?我为何又会在此?”

    面对逆天麟的疑问,那苍老的声音发出一阵长笑,那笑声之中带着一丝兴奋,又好像透露着一股难掩的忧伤。

    “这五行神宫就是我穷尽毕生心血所炼制的,你说我还能是谁?”

    那苍老的声音此话一出,逆天麟浑身一僵,双眼圆睁,一脸震惊之色。

    这五行神宫神龙在此之前就已经跟逆天麟说过,乃是上一世血瞳之主炼制而成。

    而如今这个声音却说这神宫乃是他自己穷尽必胜心血炼制而成,莫非他是……

    想到这里,逆天麟的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恐慌,这种感觉在逆天麟的记忆中是从未有过的。

    即使当初在面对强如神兽梼杌一般的存在也没有过这样的恐慌感。

    紧了紧双拳,逆天麟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狂跳的心平静下来。

    “难道前辈就是神龙口中那上一世的血瞳之主?”

    苍老的声音嗯了一声,而后开口道:“你不必惊慌,我对你并无恶意。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在一天之内就参透了五行阵法的奥义和破解之法,实在令我有点难以置信,看来这一世的神脉之主定然会令整个星河宇内为之骄傲。”

    听着对方这近乎天方夜谭的夸赞,逆天麟却一点也没有想要反驳的感觉,因为做为神脉之主上一世的主人,逆天麟相信他是不会轻易夸下海口的。

    但逆天麟也不是那种经不起夸赞之人,他只是微微一笑,便已经开口反问道:“前辈乃是上一世血瞳神脉之主,想必肯定知道这神脉的由来,不知可否告知在下,一解在下心中之惑。”

    “哦?”那声音发出一声轻咦,似乎没想到逆天麟竟然一上来就会向自己提问这样的问题一般。

    “很好,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临危不乱,而且还能够快速的稳住自己的心神,难得啊!”

    “其实这血瞳神脉的由来不是一两句可以说清楚的,就算我全部告诉了你,你也未必能够听得懂,有些事情以后你自然就会知道的。”

    苍老的声音似乎已经洞察到了逆天麟接下来想要问的话,所以一句话便将逆天麟所有想要发问的问题全部给堵了回去。

    轻点了下头,逆天麟也不再在这个问题之上深究,其实在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对方是不会告诉自己的,不过他还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多谢前辈指点,不知我现在身处何地,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这时候逆天麟才关心起这个问题,刚才他的脑袋一阵剧痛,而后醒来便发现自己躺在了这里。

    苍老的声音发出一阵轻笑,然后缓缓开口讲道:“这里只是一处幻境,你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如同梦中的景象一般,等你醒来,眼前这一切自然会消失不见。”

    逆天麟闻言又是一愣,这是梦境?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梦境也太过真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