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 征途从三国开始 > 章节目录 166、试炼场(五)
    此时,距离试炼场中央,西北方十余里的沼泽地中,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内,武斗宫主人北玄天的分身投影现身……

    “拜见至高无上的主人!”

    地球武斗宫主事人北影,拜伏于地,作为执掌地球这个下等下位面的武斗宫主人,他没想到今日能够有幸见到武斗宫主人北玄天分身投影。

    “起来吧,本宫发觉此间有圣灵之器出现,特来查询,你可有发现?”

    尽管这位大名鼎鼎的武斗宫主人北玄天,就站在北影面前,可北影却无法看清楚这位至尊高手的真容。

    “回禀主人,卑职无能,未能发现!”

    北玄天忽然笑了,语气变得和缓了很多:“本宫忘记了,你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天阶晚辈,根本无法察觉到这里的异象,你下去吧,本宫要会见一位故人后裔!”

    “遵命,主人!”北影退出大殿,已经紧张地浑身大汗淋漓。

    亲眼目睹大殿被一股无法探知的力量封闭,北影这才叹服,面对这种跨越位面的力量,一种望尘莫及的挫败感,让这位地球武斗宫主人心生感慨。

    “你来了!”

    武斗宫大殿内,空气中产生了一丝波澜,一个高大的身影凭空出现。

    “咦,怎么会是你?”北玄天显得有些惊讶:“树人族果然掌握了至少一种神通,北玄有幸再次见到吾兄,深感惭愧!”

    树皇奥古斯现身武斗宫大殿,其形象与地球人无异——一名儒雅的中年人。

    “北玄兄,不必介怀,当年若不是北玄兄出手,我这株老树早就魂飞魄散了!”

    北玄天威名赫赫,却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有人能够见到他的真面目。

    面对自己的恩人与故友,北玄天此刻表现得与普通人无异。

    “吾兄请上座!”

    “岂敢,北玄兄如今执掌武斗宫,当今武道第一人,神通境中人,我这棵老树岂能失了分寸。”

    北玄天却没有如此想法,面带笑容,席地而坐,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张白玉长案,案上摆满了各种奇珍美酒佳肴。

    “世俗之人,以修为境界排资论辈,我等岂可与之为伍!”

    树皇奥古斯闻言坦然坐下,举杯:“北玄兄高论,吾辈受教了!”

    武斗宫大殿内,这两位推杯换盏,畅谈叙旧之后,北玄天将酒杯推到一边。

    “吾兄,此番前来,除了叙旧,可还有事?”

    “却有一些俗事要劳烦北玄兄!”

    树皇奥古斯一挥手,两人之间出现了赵风的影像。

    试炼场第三层边缘,赵风面对暴怒的兽人格罗曼,形势岌岌可危。

    格罗曼的形象很怪,头部像是没耳朵的狗熊,光秃秃的脑袋上,中间顶着一撮白毛,嘴巴略凸,口裂很大,配合身体外形,完全是赵风没见过的。

    “臭狗熊,你别得意,哥迟早灭了你!”

    格罗曼根本不理会赵风说什么,大手拍下,一团尘雾伴随着大量碎石,逼得赵风在塔楼顶上,上蹿下跳。

    塔楼被大火焚烧之后,只剩下银质的骨架结构,赵风凭着灵活的身手,勉强能够避开格罗曼的攻击。

    “嗷!”

    格罗曼一击不中,双手抱拳举过头顶,猛地砸下,这一次力道更大,直接将塔楼外结构砸弯,这股强力的震动,震得赵风一脚踩空,差点掉下去。

    赵风急忙双臂在附近的塔楼骨架上借力,身体腾空而起,然而,格罗曼的实力比他高的太多,这时候,格罗曼右臂从骨架空档伸过去,臂长突然暴涨了三尺,一把抓住赵风的脖子。

    这一刻,赵风感觉到脖子被一个铁箍套住一样,气息难喘,憋的面红耳赤。

    “戛戛,小子,你终于落入本将军手中,我要将你生吞活剥,在你死之前,本将军要让你看着自己死去。”

    格罗曼另一只手拽住赵风的左臂,猛地用力,试图将赵风的左臂从身体上扯下来,结果,赵风情急之下力道大增,格罗曼这一下子竟然没扯动。

    “人类小子,你们天生躯体孱弱,你的挣扎只能说是徒劳无功。”

    赵风体内有生命之花,作为三魂合一的一部分,能够短时间提供最基本的生命需求。

    为了摆对手的控制,赵风飞起一脚,腿脚冒出紫红色火焰,他打算偷袭格罗曼的太阳穴,可惜格罗曼的身体瞬间虚化,导致赵风的这一脚如同踢在空气中,直接毫无遮拦的穿过格罗曼的头部。

    “哈哈,无知的小子,我拥有土和气两种元素能力,你的火焰对我无效。”

    格罗曼被赵风激怒,左手飞速抓住赵风的右腿,用力拉扯。赵风这下子有苦头可受了,颈部,右腿被巨大的力量拉扯,如果不是他本身也具有神力惊人的特性,此刻已然被兽人将军格罗曼撕碎。

    “老头,你又坑我!”

    南华老仙被赵风气得差点暴走,斥责道:“你小子不听我的,我让你稳扎稳打,你自己要冒险,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

    “老头,我死了,对你可没好处!”赵风有底牌在手,所以并不害怕。

    “你小子,真不是省油灯!可我真没有办法!”

    南华老仙深知巨人不会让赵风轻易挂了,却没想到巨人根本不打算理会。

    赵风已经开始翻白眼,距离死亡不远了,关键时刻,托德终于赶到。

    “小兄弟,不要担心,托德再次!”

    托德从木栅栏顶部飞身跃出,几个跳跃就到了塔楼底部,纵身跃起后,手中的黄金战锤直奔塔楼半中腰砸去。

    “切,想破坏我的金刚罩,就凭你,哼!”兽人将军格罗曼面对黄金矮人托德,一脸的不屑,可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轰隆一声,塔楼从半中腰直接被砸穿,晃了晃,开始向着一侧倾倒,格罗曼脚下一空,大头朝下掉落下来,赵风自然跟着他一并掉落。

    赵风可不是省油灯,格罗曼掉落的第一时间他就脱困了。为了报复刚才差点送命,手疾眼快的赵风一把抱住塔楼的顶部,随后腾出一只手,摸出十余枚火焰形状的飞镖,这些携带紫红色的毒火的飞镖,电光石火一般,直奔格罗曼而去。

    “啊!”

    这一次,格罗曼的虚化能力失效了,被毒火灼烧,这个自大的兽人将军瞬间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