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九域仙尊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 碧绿蝶衣
    在幸存弟子的带领下,魑长老也是慌张急促的赶到了魍长老二人身死的地方。当他见到倒在血泊中手拉着手的二人尸体时,他的身体顿时一阵剧烈的抖动,欲要迈步走进的步伐也终于是停了下来。他将头颅慢慢垂下又慢慢抬起,一声似是鬼哭的渗人大笑从他的嘴中发了出来,两道鲜红如血的光柱也从他的双目中夺眶而出。

    “天……道……门!”

    他一字一字的从牙缝中挤了出来,拳头因为握的太紧而发出的骨骼碰撞声音也接连而来。他的身体不曾动弹但脑袋却是诡异的转了一圈,用一种魔鬼审视灵魂的贪婪望着这些幸存弟子。

    “大……大……大长老,饶命啊!”幸存弟子们顿时被吓得跌倒在地。

    “嘿嘿……”他干干的阴笑几声,如同用指甲用力划过黑板的刺耳声音向四周传开,“既然三长老和四长老已经去了,留下你们又有何用?”

    “大长老饶命啊!”幸存的弟子们不断用脑袋猛磕地面,鼻涕眼泪也不管真的假的统统都流了出来,一个个的都跟死了爹妈一样痛哭流涕,“那些天道门弟子太厉害了,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啊!大长老大人有大量,就放了我们这些小人吧……”

    “杀了你们等于是脏了我的手!”他又是阴笑几声。

    “谢大长老,谢大长老!”幸存弟子们欲要起身离去。

    “将这些老弱病残统统丢进恶魔血池!”他返身招呼身后弟子手上又是扔出一物,连语气竟然也颇为的平静,“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回去告诉殿主,我……马上回来。”说罢,便孤身一人向前走进。

    哭喊声,凄叫声已经远去。

    脚步声,呼吸声也已泯灭。

    嘈杂的秘道内又开始恢复了宁静。

    “三弟,四弟~”

    他慢慢坐下身体将魍长老二人的手握住手上。现在的他,哪里还有一分阎煞殿四大长老之首的威严,不过是一个失去了亲兄弟的迟暮老人罢了。但见两颗老态的泪珠徐徐洒下,似乎想要温暖一下被自己紧握着的已经冰冷到不能再冰冷的手。

    “大哥对不起你们啊!”

    泪珠终于汇聚成线!他将二人的手掌放在自己的额头,像一个疯子一样无情的哭泣,尔后又用空出的单手攥成拳头不断的锤击着自己的胸口。或是用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一口老血终于是喷洒出来。

    “你们安心去吧!”他的嘴角处露出一丝笑容,像是在祈祷又像是在发着誓言,“大哥像你们保证,一定会用他们的血为你们祭奠!你们先安心的在这里歇息,待大哥宰杀那四个天道门小贼后,再回来带你们回家,回到我们真正的家!”

    他长呼了一口气,准备起身离去。

    “咔~”一声脆响从脚下传来。

    “阴……阳镜!”他先是愣了一下又突然醒悟过来,仰天长叹道,“三弟,大哥对不起你!当初大哥已经将它封印是才送予给你,却不想今日,竟然是它害了你……不然凭你的修为,即便无法取胜那几个天道门小贼,也绝对可以全身而退啊!”

    他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嘴中呢喃道:“临行前,你们为何不听大哥的嘱咐,为何不用我阎煞殿秘术困住他们,为何不等大哥前来就贸然动手,为何……”

    声音远去,步伐已稀。

    “过了前面这个弯道一直前行便到了百曲古狱的正中心!”雪曼寒停下身子在仔细的对照一番手上地图后,提醒道,“也就是圣女宫的位置所在了。”

    “说来也是奇怪!”南宫雨霏疑惑道,“魔教圣女应该是很崇高的地位吧,为什么圣女宫会建立在这个鬼地方?”

    “这恐怕就需要问一下魔教中人了!”凝亦水开着玩笑。

    “终于要到了!”凌影之的心中又是期待又是紧张。

    “小师弟。”南宫雨霏转头问道,“你干嘛这么兴奋啊?”

    “啊!”凌影之赶紧用手搓了搓脸庞,讪讪笑道,“我有吗?”

    “你说呢!”南宫雨霏白了他一眼,轻呢道,“也不知道你和圣女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之前你还说要告诉师姐的,结果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见你开口说过一个字。”

    “额~”凌影之尴尬的抓了抓脑袋。

    “我们继续向前走吧!”雪曼寒无奈一笑。

    过了弯道之后,呈现在他们眼前的便是一条没有弯曲没有延伸的笔直秘道。虽然这条秘道看起来不是很长,但还是花了他们数刻钟的时间方到尽头。过了出口,在距离他们正前方数百米远的地方,一个占地一个足球场大小不是很华丽的行宫安然矗立。虽然距离有些远,但位居其上成竖状的三个大字却是清晰无比,上书:

    “圣女宫!”

    “还真的是圣女宫啊!”南宫雨霏惊道,“想不到这幅地图原来是真的!”

    雪曼寒的眼中也有诧异流过,她看向凌影之,道:“凌师弟,圣女宫中住着的乃是魔教圣女,而我们与魔教的关系又……我们当真要进去吗?”

    凝亦水也道:“虽然我们不知道你为何急着去见圣女,但她毕竟是魔教中人!即便她的本性如同红娘子一般善良,但万一里面还有魔教其他门派的弟子,那我们岂不是有些危险!”

    “这……”凌影之有些犯难。

    “你们也别太担心了!”申屠满安抚道,“既然这是魔教圣女的行宫,想必里面也不会有什么人。但是也不好说,或许有魔教弟子在宫前保护圣女也说不定,但只要不是阎煞殿的人就行,毕竟我们只和阎煞殿有恩怨,至于魔教的其他门派我们又不曾招惹,即便是有的话,想必他们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去看看!”不等凌影之回应,雪曼寒便收起了地图。

    “雪师姐。”凌影之突然唤道。

    “怎么了?”雪曼寒看向他。

    “没,没事!”凌影之摇了摇头。

    雪曼寒微微一笑,道:“我们走吧!”

    “雪师姐。”凌影之顿了一下。

    “小师弟,你到底怎么啦?”南宫雨霏走过来用手在他的额头上摸了一下,“你不会生病了吧?”

    “师姐~”凌影之无奈笑道,“我没有生病!如果待会儿真的见到了圣女,就由我跟她对话吧!”

    “好!”雪曼寒没有一丝的犹豫。

    走到近前,望着四周并无人把手显得有些孤零的圣女宫,他们也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在他们相视了一眼之后,凌影之忙走到最前端充当领头带着众人来到了宫门面前。再三思量之下,凌影之用手轻轻的在宫门上推了一下,虽然他不曾用太多的力气,但诺大的宫门竟然是晃动了一下。

    “没有上锁!”

    凌影之转头提醒又看了雪曼寒一眼,征得她的同意后便加大了手上的力道。随着无息无声的力道轻若浮毛般散开,宫门也应声向里面两侧敞去。

    向里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干净好似不沾一尘的小道。小道的两侧空空如也未有一砖一瓦、一花一草,却是在小道的尽头处落户着几间简单却又庄严的屋舍。时有焚香之味缓缓而来,又有焚香之烟袅袅生出,入得鼻间似有百味流转无法辨之。

    “圣女宫怎么这么落魄啊!”南宫雨霏好奇的打量着。

    “霏儿妹妹。”雪曼寒谨慎道,“别分心了。”

    “何人竟敢私自闯入圣女宫?”

    就在众人抬腿欲走之际,从尽头屋舍中传来了一道若隐若现声如空灵的女子声音。除了凌影之外,其他几人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在一阵面面相觑之后不见有动静,这才又安静下来。

    “圣女。”凌影之努力的压抑心中的激动,大声应道,“我们已经疲惫不堪特来寻点食物充饥,还望圣女出来一见!”

    “你们是我圣教中何派弟子?”淡淡好似已经看破红尘的声音又是传来,“难道你们不知道圣女宫是不容外人打扰的吗?”

    “我们是……”凌影之心中一紧欲要点破。

    “你们不是我圣教中人?”一声惊疑随风入耳,却见一身碧绿悄然出现在屋舍面前,但却背靠众人无法望之。而她的声音未曾停止依旧继续,“你们是天道门的弟子?”

    “我们……”凌影之的心有些紧张,终于是应道,“我们是天道门的弟子,圣女可是名唤……”

    “天道门的弟子!”掺杂着些许怨恨好似哀悼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你们的胆子可真大啊,竟敢闯入圣女宫觅食充饥!我也无意为难你们,你们走吧,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她轻履迈步,纤纤玉手从蝶衣下探了出来。

    “圣女可是名唤宫翎?”凌影之依然不死心。

    “咦?”她将身子转了一角。

    “圣女可是名唤宫翎!”一面黑纱露出了半个身子,凌影之再次追问。

    “你……”无风似有风,蝶衣轻颤,黑纱微扬,她终于还是离去,“你认错人了!”

    “难道圣女已经忘记了空一心吗?”凌影之急的差点跑过去。

    碧绿蝶衣下的轻柔身子有些颤意久久未平,而她的身影也终于是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凌影之呆呆的站在那里,愣愣的望着已经消失的背影出神。几个呼吸的时间后,却见有数个包裹从屋舍中飞落在了凌影之的脚下,然,他却无心再去关心包裹中是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