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修仙狂少 > 章节目录 第496章陀罗舍利
    轰隆!

    这一刻,陀罗鬼主的身躯,猛的爆炸起来,无穷的神虫,在他的自爆之下,纷纷化成虚无,与此同时,他自爆的身躯,血肉翻滚,血肉之中,仍旧有无穷的神虫,蠕动不止,吞噬他的皇仙法则。

    嗡!

    陀罗鬼主自爆的刹那,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虚幻的界面,界面之中,群鬼咆哮,万鬼朝拜,这是鬼的国度。

    呜呜呜!

    陀罗鬼主的身躯爆炸,化成无穷血肉,就要进入到自己的国度之中。

    但是!

    一个声音,冷冷响起。

    “想进入到鬼界中?怎么可能?死吧!”

    哗啦!

    无数神虫在这一刻,突然直接,散发出金光出来,光芒一闪,竟是再次化成一尊尊佛陀,端坐在陀罗鬼主的血肉之中,发出宏愿声音。

    “啊!你想要净化我?”

    陀罗鬼主的血肉,惨叫连连。

    “不是净化,是炼化,我要炼化你的血肉,晋升皇仙,你的死亡之道,对于我的创世之道,非常有用,原本我晋升皇仙,可是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吞噬了你,哼,要不了多久,就可实现。”

    叶玄的声音,从无穷神虫佛陀中发出出来:“因果圣祭本源大佛法,圣祭之力!”

    轰隆!

    这一刻,陀罗鬼主化作的无穷血肉,纷纷震颤起来,随后一股股的因果之力,涌现出来,好似火焰燃烧一般,将陀罗鬼主的整个身躯笼罩起来。

    “不,这是什么神通,我竟然感觉到了我皇仙境界,法力神通,在流失啊,这是怎么回事?”

    陀罗鬼主的声音,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哼,什么神通?将你炼化过后,我会告诉你的。”

    嗤嗤!

    叶玄声音一落,陀罗鬼主的血肉晶体,啪嗒一声,开始了融化,化成了一股股黑色的液体,好似浆糊一般。

    “我是陀罗鬼主,我掌握死亡之道,诸天灭而我不灭,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既然如此,那就同归于尽!”

    陀罗鬼主的声音怨毒无比:“陀罗鬼葬,全部爆炸,所有一切,统统毁灭!”

    轰隆!

    一声震颤,整个陀罗鬼葬,在这一刻,开始了大爆炸和大毁灭,陀罗鬼主,竟然自爆了陀罗鬼界,他的世界,要和叶玄同归于尽。

    “不好,他竟然自爆了陀罗鬼葬,我们危险了。”

    八部炎龙惊道。

    紫玄女目光闪烁,没有说话,眼神紧紧看向了陀罗鬼主上面的无穷神虫。

    “自爆陀罗鬼葬?同归于尽?真是好笑,换做之前,你还有机会,但是现在你因果加身,神通力量,完全被我剥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因果业火焚烧,圣祭力量!”

    叶玄冷冷一笑,无穷神虫,一个闪烁,刹那之间,组成了一个人影,这人影赫然是叶玄,他的一只手掌,紧紧抓摄在一坨血肉上面,一道道的力量,神通,法则,从血肉之中,激射出来,流进了他的身体中。

    “圣祭!炼化!”

    叶玄眼神闪烁,冷笑一声,啵的一声,那坨血肉,业火滚滚,嗤啦一声,变成了一团晶体,好似舍利一般的法则。

    “啊!我不会这么死的,我不会被你炼化的啊!”

    黑色舍利之中,陀罗鬼主的念头,惨叫起来。

    “哼,死吧!”

    叶玄眼睛一眨,脸色狰狞,轻轻握住手中黑色舍利,就要完全吸收。

    “等一等……等一等啊……”

    陀罗鬼主的声音,突然惊骇的发出来。

    “嗯?你还有什么遗言?”

    叶玄看着手中的黑色舍利,淡淡道。

    “饶命!饶我一命啊!求求你,饶我一命!”

    这一刻,陀罗鬼主哀求起来,声音恐惧,黑色舍利,连连在叶玄的手中震荡。

    “饶你?”

    叶玄玩味一声。

    “放过我,我可以做你的奴隶的,我还会很多神通,绝学,你放了我,我会全告诉你的啊。”

    陀罗鬼主,苦苦祈求。

    “算了,我时间不多,炼化你,剥夺你的记忆,我一样知道,去死吧。”

    砰的一声,叶玄将手中的舍利,直接一口吃下了。

    “不……”

    最后一声不甘声音,刚刚响起,便是湮灭下去,彻底化成虚无。

    “很好!”

    叶玄吞噬掉了陀罗鬼主所化的黑色舍利,念头闪烁起来,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道信息,信息庞大,让他心惊不已。

    “原来,这陀罗鬼主,是一颗虚空杀星所化,偶然吸收到了一名死亡的真仙血液,开启了灵性,随后踏入到了修道之路,从一个蚂蚁,缓缓成长到了如今的皇仙境界,从血海尸山中,走了出来,领悟终结死亡之道。”

    叶玄脑海之中,一幅幅画面,不断闪现。

    “嗯,好厉害的神通,这是……”

    就在这时,叶玄从陀罗鬼主的记忆之中,突然发现了什么:“陀罗星宿法,化身陀罗杀星,汲取亿万杀星之力,凝练死亡法则。”

    “陀罗星宿法!”

    叶玄目光一闪,看到了这神通,目光爆闪:“化身杀星,汲取亿万星辰之力,好神通,我知道了,就是刚才陀罗鬼主使出的那星河显现啊,不过,没有完全被他使出来啊,现在却是便宜了我。”

    “创世神典!”

    叶玄心神一动,将神国之中的创世神典,仙灵法宝,摄取出来,嗤啦一声。脑海中,关于陀罗鬼主的记忆神通,全部打入到了创世神典中。

    轰隆!

    在陀罗鬼主的记忆,神通,进入到了创世神典中时,整个创世神典,突然之间,震荡一下,旋即其中一页,出现了四个大字“死亡大道”,下面是关于陀罗鬼主一生的记忆和神通。

    “好,如今将陀罗鬼主,炼成了陀罗舍利,只要积蓄足够达到真仙巅峰,就可将其彻底炼化掉,一举晋升皇仙。”

    一个黑色舍利,出现在了叶玄的神国之中,沉浮不断,正是陀罗鬼主所化的舍利。

    “叶玄,不好,这里要崩溃了!”

    就在这时,紫玄女的声音,焦急的响彻起来。

    嗡!

    八部炎龙和紫玄女身形一闪。就来到了叶玄的身边。

    “走!我炼化了陀罗鬼主的一切力量,已经知道,怎么出去!”

    叶玄看到四面空间,不断崩溃爆炸,宛如末日一般。却是丝毫不慌张,微微一笑。

    “陀罗星宿!刹那穿梭!”

    哗啦!

    叶玄看向了虚空,顿时之间,虚空之上,无尽的星斗,显现出来,降下一缕缕的星辉,笼罩三人,下一刻,唰的一下,叶玄三人的身影,就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陀罗鬼葬的千里之外,虚空上面,星斗显现,三道人影,从空间之中,爆射出来,正是叶玄,紫玄女和八部炎龙。

    “叶玄,这是什么神通?”

    紫玄女看到三人瞬息之间,就从陀罗鬼葬中,飞驰到这里,惊讶一声。

    八部炎龙也是眼神看向了叶玄,眼中困惑不解。

    “你们看!”

    叶玄突然眼神看向了虚空上方。

    两人顺着叶玄的眼神,就看到了冥冥虚空中的星斗显现。

    “我得到了陀罗鬼主的所有神通,这种神通叫做“陀罗星宿刹那遁形”,借助虚空星斗的力量,跳跃亿万空间。”

    叶玄道。

    “好厉害,那这样说,以后少主,你遇到绝世高手,敌不过的话,施展出这招,岂不是无敌了?”

    八部炎龙震惊起来。

    “那不一定,如过遇到大能力的人物,隔断虚空,这招等同没用。”

    叶玄推算着,突然看向了八部炎龙:“你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陀罗鬼葬中?”

    “两千年多吧!”

    八部炎龙皱起眉头,回想起来。

    “这陀罗鬼葬,从今以后,将不复存在了。”

    叶玄看向了前方不断崩溃的空间,眼神闪烁:“这次,我从陀罗鬼主的手中,顿悟了原来创世也是灭世的真谛,灭世大道,创世大道,我道恒久远,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啊,茫茫仙路,何人创世,站立在万界巅峰。”

    “仙使,叶玄何时来我通天门?”

    通天宫,仙界使者和宇焚天蹲坐在大殿中。

    “快了!”

    仙界使者,坐在王座上,仰起头,却是闭着眼睛,好似在感悟什么:“天道茫茫,道界大劫,就将来临,叶玄此子,乃是创世之子,不能够让他在大劫中,获取好处,否则的话,实力定然提升的很恐怖。”

    “不错,我们现在已经摆下通天大阵,就看他什么时候来了。”

    宇焚天沉思者。

    “通天大阵。你可知道,想要飞升仙界,携带宝物,这通天门其实也是一种方法。”

    突然,仙界使者道。

    “什么,通天门,可以凭借通天门,携带宝物,飞升仙界?”

    宇焚天震惊起来,即便他是通天宫的宫主,听到这个消息,还是难以接受。

    “你们的通天大帝,飞升仙界之时,就是靠着通天门,飞升仙界的,说到底,通天门和一线天之中的登天梯一样,暗渡飞升,仙界是不管的。”

    仙界使者坐直身体,笑道。

    “这么说,我如果凭借通天门,携带宝物,飞升仙界,是可以的了?”

    宇焚天道。

    “当然,就看你的本事了。”

    仙界使者正说话之间,突然眉头一皱,手指一点身前空间,顿时空间之中,一个同心圆画面出现了。

    “叶玄,现在,我们去哪里?”

    紫玄女道。

    “现在斩杀掉宇焚天,我们就好好修炼,等待大劫来临,飞升仙界!”

    叶玄微微一笑,看着八部炎龙和紫玄女,微微一笑,目光陡然一变,好似看到了什么,眼神一扫上方虚空间,双眼眯了起来,冷笑一声:“很好,竟然有人敢窥视我叶玄,找死!”

    轰隆!

    叶玄一拳之间,对着上方的空间,轰了过去。

    啪嗒!

    通天宫中,仙界使者面前的同心圆,突然之间,爆碎开来,化成碎片,消失不见。

    “好强的感知力,几日不见,创世之子,竟然实力又精进了,不行,看来我留在九天玄女身上的一丝念头,起不到作用了,只有亲自前去斩杀他,不然的话,这样下去,一旦此子晋升皇仙,我根本奈何不了他。”

    仙界使者看到空间上方的画面,破碎开来,猛的站立起来,神色甚是凝重。